說也奇怪,江承豪從看完租屋啟示以後,就十分篤定房東是女性,而且是年輕女性。

        對於他的猜測,本來我是不置可否,但稍微推敲一下,便能了解其中原因──『男性不太會玩這種心思;年紀大的女性沒心思玩!』

        我心裡認同江承豪的猜測,並給了他支持的表情後,他就更興奮莫名,嘴上一直念著:年輕美女、年輕美女、一定是個年輕美女....看他雀躍的樣子,我忍不住翻眼嘆氣,真是一個『食色性也』的男人,難以想像他沒有女人的生活該如何過?
  


        跟江承豪依照租屋啟示上的地址,來到師大附近的租屋處。這是一棟社區大樓,當我們一走進大廳,那體態微胖的警衛便迎面上前詢問:「請問兩位是訪友還是租屋?」

        江承豪興奮之情難掩,搶先一步回道:「租屋!」

        警衛打量了江承豪跟我,微微笑說:「看樣子也是。那就不用押證件了,請問地址是幾號?」

        我低頭自長褲口袋取出租屋啟示,並對警衛報上門號。原本問了問題便向後緩緩走回訪客簽到台的警衛,在聽了門號之後,又再一次抬眼看著我和江承豪:「喔喔,原來是許小姐的房子啊,難怪哪...」

        「難怪什麼?」

 

        江承豪衝口而出的問題,也正是我心中的好奇,難怪什麼?莫非租房子有什麼『莫非定律』嗎?
 
        (註:莫非定律(英語:Murphy's Law),又譯墨菲定律,它的具體內容是「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必定會出錯」,指的是任何一個事件,只要具有大於零的機率,就不能假設它不會發生。在科學和演算法方面,它與英文所謂的「worst-case scenario(最劣情形)」同義」。在實驗上,證明了最劣情形不會發生,並不代表比它輕微的情形就不可能,除非能夠很有信心的推論事件的機率分佈是線型的。在文化方面,它代表一種近似反諷的幽默,當作對日常生活中不滿的排解。直到1958年,「莫非定律」正式被列入韋氏字典(Webster’s Dictionary)。摘錄自Wikipedia)
 

        被江承豪一個立即性的反問,警衛突然楞住,不知該如何回答。他抬手摸了摸自己微禿的頭思考著,然後尷尬笑道:「難怪都是俊男美女啦!別誤會,許小姐的房子正常的很,你們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住進去。」
 
        這是什麼跟什麼啊?難怪都是俊男美女...喲!江承豪的猜測,看來是十拿九穩了。一想到這兒,我忍不住斜睨還在琢磨警衛話中含意的江承豪。

 

        似乎想通了,他一彈指問道:「啊哈!房東是個美人嗎?」

        警衛以靦腆一笑代替回答,手足無措的一會兒抓耳、一會兒撓腮。真是看不出來,眼前這位年紀不算輕的警衛,還會有這等害羞之態,想必應該是心存愛慕之情吧?
 

        那我呢?在想到『她』時,會不會也是相同的樣子?
 
        看著窘迫的警衛入神的我,肩頭突然被江承豪一拳捶中。不算太痛,但總是吃了一驚,我揉揉肩膀冷冷問:「幹嘛?你不知道打我的都要付出代價喔。」

        無視我的威脅,江承豪興奮的說:「你看我猜中囉!美女、是美女耶。」

        「是是是,那又怎樣?」我無奈嘆道。

        「欸──話可不能這麼說,剛當完兵,能跟賞心悅目的人住在一起,不是很幸福嗎?」

        我聳聳肩:「會嗎?沒啥感覺。」

        江承豪被我的回話激怒了,將兩手指關節折得咔咔作響,憤憤然說:「你最好是沒感覺...噢──我知道了,你有你心目中的人就夠了,對嗎?算了,話不投機。」他轉頭向警衛問:「請問,要怎麼走才能去看許小姐的房子?」

        「喔,從這邊走,穿過中庭向右轉,第三個電梯上樓,出電梯以後會看到一個很氣派的雕花鐵門就是了。」警衛急急交代完,便低頭忙著接聽正好響起的電話。
  

 

        「環境不錯喔!」江承豪有感而發。

        「嗯...很有生氣的社區住宅。」
 
        不可否認,我還蠻喜歡這樣的居住環境,但要說到想自己擁有一戶的話,我看非得靠點奇蹟吧!
 
        「喂!」

        「什麼?」

        「你在軍中一副能言善道的樣子,等一下殺價的機會就交給你囉。」

        「我?!」瞪眼看著江承豪,立刻搖手說:「沒辦法,我最不在行殺價,還是你來吧!」

        江承豪抓抓頭,為難說:「我什麼都會,就是不會殺價,總覺得殺價是不人道的事。」

        「沒錯,就好像佔對方便宜一樣,而且對方要是裝起可憐,我就一毛錢也殺不下去了。」

        他聳聳肩,笑說:「好吧,我看我們就任房東宰割吧,先看了再說。」
 
        言談之間,電梯門已然開啟,江承豪一副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樣子,讓我十分樂得退居後方,任由他衝上前去按門鈴。

        門外清楚聽見悅耳的鈴聲響起,片刻之後,銀色雕花鐵門便被開啟。
 
        「呃......您好,有看到妳的租屋啟事,我們現在方便看房子嗎?」

 

        越過江承豪的肩頭,我的視線看到了前來應門的人──是一位年輕女性,個頭在江承豪下巴的位置,大約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典型鵝蛋臉上,有著一雙水靈大眼,看似柔軟的髮絲十分隨性的從兩耳處向後夾住,前額髮際明顯易見的美人尖和褐色瞳孔形成正三角的比例。清秀的臉龐,薄施淡淡妝容,讓人看了以後,不由自主定睛幾秒。

        一絲孤獨與漠然的氣息,自她眉宇之間淡淡傳出。不知道為何她給我這樣的感覺,說不上來,大概這就是直覺或第一印象吧,很難具體說得清楚。

        粉黃色領衫搭配深藍直桶牛仔褲,白皙膚色、勻稱身形,整個人看起來年紀雖然不大,但卻散發著穩重的氣質。

        她嘴角揚起淡淡笑意。
 
        礙於初次見面的不好意思,我垂下眼,抬手推了推眼鏡,避開自江承豪前方投射過來的視線。


  
        她點點頭說:「當然方便,請進。」簡單乾脆說完後,她向後退出一步,順勢將鐵門大開。

        江承豪反應慢了一拍,也不往屋內走。

        我用力在他腰際搥上一拳,算是報了剛剛在樓下被搥的仇。這一拳是有點力道,他下意識立刻挺直腰桿,並按揉痛處,回頭皺眉嘟囔著唇語:『臭小子,你給我記著!』

        我拿衣角擦拭眼鏡,刻意裝做沒看見。
 
        「哇──這裡環境很棒耶,許小姐。」江承豪直率誇獎道。

        「是很棒喔!」她的笑容中,十分得意。

 

        我跟在江承豪後面一起走進屋內,寬敞的客廳空間與雅緻品味的擺設,使我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嗅覺傳給大腦的訊息,是令人心曠神怡的精油香氛。左手邊佔據半面牆的落地窗外,有一組類似露天咖啡廳裡使用的桌椅,想必住在這裡的房客,可以趁著涼爽夜晚,到陽台上去偷個閒。

 

        「你呢?還喜歡嗎?」雖然是問我的意見,不過她的語氣很有自信。

        我頷首道:「很清雅的環境,可以看看套房嗎?」
 
        話一出口,我就挨了江承豪一個老大的白眼。什麼啊?我剛剛有說錯話嗎?

        「我們蠻喜歡的喔,許小姐,客廳都這麼漂亮了,想必房間也差不到哪去!」江承豪稱讚個不停。

 

        她看著江承豪笑了,隨即向後退開一步,揚手指向旁邊走廊說:「既然喜歡這裡的環境,那你們先隨意參觀,目前套房和雅房都空著,等你們看完,我們再洽談後面的事情。」說畢,便轉身往陽台走去。
 
        我看著她的背影,那髮絲與肩膀的組合,一陣熟悉感浮上心弦:『好熟的感覺,她的背影......像誰?』

        我一邊在腦中搜索記憶,一邊跟著江承豪,往走廊移動腳步。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3〉→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559974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