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寂靜的屋裡傳來雕花鐵門將要被開啟的聲音。

        我抓回不知飄遊到何處的思緒,雙眼看著手掌上閃爍著黝黑光澤的髮絲,心中不禁猛然驚覺該是送紀虹筠回去的時候了。否則,我和紀虹筠獨處的畫面讓室友看到的話,總是有些不太理想,我不想成為茶餘飯後的八卦主角。


        我沉聲道:「開車送妳回家,好嗎?」

        「那個.........」紀虹筠還想繼續話題,可能也是考慮到眼前狀況,所以只是緩緩點頭,沒再說下去。

        「妳先準備一下,我去房裡拿鑰匙。」

        紀虹筠默默點頭,一雙眼睛深深的望著我,那眼神說不上是深情,但卻隱藏著期盼。


        我能說什麼?人生諷刺之處莫過於此。縱使自己心裡非常渴望要一把抓在手裡,但命運卻殘忍地限制你,讓你只能遠遠觀看,而且不能動手。如果真的不能動手也就罷了,可惱的命運,居然在這個時候安插一個你無法接受的人到身邊來折磨自己,同時也折磨被派來的那個人。

        我不明白人生數十載,究竟為什麼要走這一遭?

        為什麼有的人走得洋洋灑灑?有人走得千辛萬苦?為什麼有人走得渾渾噩噩,如同形屍走肉?又為什麼有人得受著一生病痛纏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雖然沒有體會過窮困生活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日子,但是在心靈世界中,我卻飽受忍耐與掙扎之苦。不願傷害任何人的心,卻常常讓身邊的人受傷.............非我所願,但又該如何?


        如今,命運開始在我身邊安插各種不同的人,到底是希望我放手一搏,還是試驗我能不能忠於自己的心,守候下去?

        然而,放手一搏會如何?忠於自己又怎樣?在人生旅途中,來,是我一人;去,也依舊,有誰能夠替我走我不願走的路?

        答案應該肯定是沒有!


        我拿著車鑰匙回到客廳時,並未看到其他人在。我好奇一問:「是王瑋婷回來嗎?」

        「嗯,打了個招呼,一溜煙就鑽進房去了。」

        「喔,也好。那我們走吧!」我朝門口指了指說。

        「嗯。」她一臉靦腆低聲應允。


        一直到上車,紀虹筠都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我一方面好奇她的靦腆表情,一方面動著腦筋,想打破這個讓我幾乎要窒息的沉悶氣氛。


        我趁她從包包裡拿面紙擦汗的同時,開口問道:「熱嗎?」

        她又是靦腆笑答:「有一點點............」

        我立刻調整冷氣說:「我開強一些,等等會冷的話再調弱,好不好?」

        紀虹筠忽然語不驚人死不休,沒頭沒腦冒出一句:「大概是緊張吧!」

        我縮回調整冷氣的手,故意驚道:「緊張?為什麼?我雖然沒有小菁厲害,不過開車也不至於會撞車。妳大可安心看窗外的街景,放輕鬆點。」


        紀虹筠口中的緊張,九成九不是因為我說的這個理由。之所以這樣裝傻回話,只是想快點打破沉悶而已。


        「噗哧!」


        紀虹筠的失笑反應,在我意料之中............她果然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而緊張。


        她笑說:「你真是愛說笑。我看起來有這麼害怕嗎?你想錯了,坐小菁的車才會比較害怕。真討厭,害我噴口水了。」她拿剛剛擦汗的面紙擦著自己的手背。

       「呵呵,是這樣啊?」我跟著陪笑。


       『妳喜歡我對不對?所以坐在我旁邊會感覺緊張。』要是我這樣說,紀虹筠百分之八十會『暗爽在心內』。然後一陣粉拳亂打發嗲說:『哎呀,你真討厭,我哪有...........』

        有些異性的心思很好揣摩,但像娪君就是個超級困難的例子,想破我的腦,都無法理解。


        我隨口扯說:「也許是跟江承豪相處久,被同化了,感覺自己跟他越來越像。」

        「嗯,真的!朋友交往久了,個性確實會慢慢接近。」


        紀虹筠倒是挺認同我的,她這副『我說什麼都好』的樣子,卻跟她常膩在一起的朋友──許宛菁完全不像。

 

        「妳要找的信,有沒有找到?」

        「嗯,找到了。」

        「喔,真是太好了。」

        「謝謝你送的食品和洋酒禮盒。」

        「喔,那沒什麼,應該是我要謝謝妳們願意收下。」

        「為何這樣說?看起來很名貴耶。」

        「哪裡。」

 

        然後嘞?真慘,腦筋打結了,想不出話題.......難道真要這樣悶到送紀虹筠抵達住所?

 

        「..............」紀虹筠把玩著手上的面紙團,低頭低聲緩緩說:「對不起,我的突然介入,讓你為難了。你現在心情一定不是很好,對嗎?」


        紀虹筠這個正中要害的問題,應該歸功於她的觀察入微,還是歸咎於我將心情行於色?

        不對!隱藏心情這種事對我來講,早已駕輕就熟了才是,怎麼如此輕易便讓紀虹筠摸透?不管怎麼樣,都要趕緊想辦法力挽狂瀾、扭轉一下形勢才好。就算心情差到想撞牆,也死都不能承認。


        眼前的大十字路口亮起紅燈,我拉起手煞車,低聲說:「不對!」

        紀虹筠倏地轉頭看我,驚訝道:「不對?為什麼?據你所告訴我的訊息,你應該很愛她才是。我的出現和表白不會讓你困擾、心情差嗎?」


        不出我所料,剛剛紀虹筠的問題純屬她的片面猜測而已,還好我的功夫夠深,沒有自露馬腳。


        我得意笑道:「不論妳有沒有出現,我都還是我啊!」

        「啊──」她拉長了音,語氣急切說:「那我不是完全沒有機會了?你愛她愛到不為所動。」


        好特殊的形容詞!

       『不為所動』的愛情是怎樣的愛情?不為他人干擾而影響自己的愛情,還是任何愛情都無法動搖自已?

        嘖,現在不能再分心多想,這個值得深思的問題,留到回程時再慢慢思考。


        「這麼說好了,機會永遠降臨在準備好的人身上,這句話我一直都奉為圭臬,不知道妳同不同意?

        她點點頭說:「我同意!可是我自以為我早就準備好了,但機會總是來來去去、捉摸不定。不瞞你說,其實我十分懷疑這句話的真假程度。」

        「妳真的準備好了?」我盯著她問。

        「是啊,怎麼這樣問?」紀虹筠滿臉疑惑回說。

        「妳真的準備好接受命運安排機會到妳身邊了嗎?」

        紀虹筠面對我這種追問,不禁猶豫起來,怯怯說:「是.....是......是吧,到底怎樣啦?」


        我不是有意要嚇她,純粹只是希望給她啟發。


        我轉開廣播電台,緩緩飄出的旋律是徐懷玉蠻久以前發行的『誓言』。我再一次重覆問:「無論命運安排哪一種機會,妳都準備好要接受嗎?」

        「嗯......這......這..........」

        我輕笑說:「看!我才問妳三個問題,妳就遲疑了,可見妳還沒準備好。」

        紀虹筠用更加疑惑的眼神問:「你好像很肯定命運會安排什麼機會。」

        綠燈亮起,我放下手煞車,腳踩油門讓車前進:「不是我能肯定,而是當妳領受過之後,妳就會體認命運在安排機會的殘忍程度有多高。如果妳沒有十足的準備,那肯定是一場考驗,絕對不是妳想像中的那樣美好,更沒有可能如妳的願。」

        「真的?那我沒領受過不是該慶幸了。」紀虹筠伸手將冷氣轉小,話語中帶有些譏諷之意。


        忽然想起小時候在山上常聽到的一句話,現在用來十分恰當。


        我仿效居士老師的樣子說:「天機不可洩露,不知可謂幸福。」

        「哇,你到底幾歲啊?這種古言古語都說得出口?」

        我笑而不答。


        何須多言?她不知道的事還多的很,沒必要什麼都對她說。


        紀虹筠好奇心十足繼續問:「你覺得命運幫你安排的機會很殘忍嗎?」


        啊?怎麼又說到這裡來了?

        我真是作繭自縛!為何話題總是強迫我去思考娪君的事?這不也是另一種殘酷對待?


        我用右手推推眼鏡,藉以擋住我的不悅:「殘不殘忍端看每個人當時的立場。我說過,如果妳已準備好接招,那處之泰然的心,就不會感受到任何殘忍。怕只怕妳尚未準備好之前,就被打趴在地上,那才叫做欲哭無淚。」

        紀虹筠被我說得也恍恍惚惚起來:「是啊,難怪我常常趴在地上哭不出來。原來是自己沒準備好。嗯,我懂了!」

        「哈哈哈..........妳的領悟力蠻不錯的嘛,這麼快就懂啦?」

        紀虹筠一下子表情又像跌入谷底一樣陰沉說:「我有選擇機會的權利嗎?」

        「沒有!沒有選擇機會的權利,妳只能決定要不要接受選擇。」我斬釘截鐵回答她。


        好繞舌的一句話,假如不仔細聽,或許會聽不懂。

        其實意思很簡單:當上天給人機會時,絕對不會詢問人:『給你這個機會,好不好?』

        相對的,當人做好準備時,無論上天給予怎樣的機會,這個人都能甘之如飴、歡心領受。甚至,從中獲得領悟、大展長才。對於做好準備的人而言,任何旁人看不上眼的機會都是『好機會』。


        紀虹筠瞪著眼,急急問說:「那我怎麼能判斷祂給的機會是我要的啊?」

        我嘆口氣回道:「沒有人知道當下做的決定是不是自己想要的,除非這人有異能。不然,沒有任何人能夠事先預知自己的未來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這就是人生好玩又殘忍的地方。有人過得如魚得水,想再來好幾輩子;有人卻活得痛不欲生,千方百計要了結生命。」

        紀虹筠撫著胸口,嬌嗔說:「明輝,你的人生觀好黑暗喔!被你一說,連我的心情都變得好差。你真的只有二十五歲嗎?我怎麼覺得你.............」


        我看她噤聲不語,自己乾脆就替她說吧。被說老成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沒什麼值得隱瞞。


        我笑說:「像五十二歲嗎?沒關係,妳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我無所謂,反正我就是老成,不行嗎?」

        「唉──」紀虹筠嘆氣問:「明輝,你活得不開心,對嗎?」

        「不,我很開心。」我回得很快,也很肯定。


        但是,除了感情以外.........

        不過,捫心自問:感情,真能當飯吃嗎?再說,每個人都有屬於他的獨特人生,我似乎不該用我的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


        我無力說:「這都是我的個人觀感,如果覺得不舒服,下一次我就絕口不提。

        她搖搖頭微笑說:「不用到絕口不提!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想法,我覺得你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仔細想想,自己以往的很多情況都能解釋得過去,今天跟你一談,沒想到還能得到這麼多啟發。」

        「承蒙妳不嫌棄!我的目的只是希望對妳有所幫助,而潛移默化中,對我也會有相對的好處。」

        紀虹筠聽完後,一臉不解的眨動眼睛,咀嚼著我說的話。


        我的節奏有點『跳tone』,對嗎?將開導紀虹筠跟讓紀虹筠對我死心這兩件事用這樣的方式連結,一般人大概不會這麼輕易明白。

        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但我並未準備好!在這種狀況下,紀虹筠大膽抓住這樣的機會,顯然將會是一場不順遂的考驗。如果我一直抱持著自己沒準備好的想法,那麼對紀虹筠來說,就是殘忍!

        因此,試著讓紀虹筠去了解命運、機會,並能夠淡然看待感情、際遇,可能就不會死腦筋、鑽牛角尖,抓著我不放。

         只要紀虹筠不抓著我,也許就不會有人受到傷害,多麼兩全其美啊!方想至此,我難忍得意之情,嘴角淺淺掛上了一抹笑意。

 

        紀虹筠看見我的笑容,登時明白了話中含意。她鼓起腮幫子教訓我說:「潘明輝!我不會是那種乖乖讓你說幾句就騙過的人,無論你怎麼說,我都還是甘願選擇等你,因為你......你......你很特別,我很想好好認識你。」


        喔喔!勇氣可佳、值得嘉許。不過等我的結果,可能會讓她很難過.......甚至很受傷就是了。

        算了,我能說、該做的,不都已經行動了嗎?剩下的,就是她個人的選擇。很想努力試試,但,扭轉乾坤這種事,絕對不是我一個人能完成。紀虹筠要如何決定,就不是我能任意左右的了。

        然而,聽到紀虹筠這樣的回應,我是真的莫可奈何的笑了。笑她癡情用錯地方;笑我自己執迷不悟........或許我應該試著將紀虹筠放到結婚名單中儲備.....可是來自心底的堅決抵抗又讓我沒法這麼做。真的弄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固執什麼.....


        「認識,不一定非要往男女朋友交往那邊去認識,作普通朋友反而會認識更深。妳確定要等我這個老頭子?」我自嘲般打趣問紀虹筠。

        她賭氣說:「我就是要,你管我!」


        紀虹筠的家就在眼前,我已經不想再多作爭論。

        我聳聳肩隨她堅持去,雖然自己管得了自己,但卻真的管不了別人。


        她直到下車前都還在氣我想用幾句話哄騙她,最後關車門時還給了我一個俏皮的鬼臉作為Say Goodbye!

        回程的路上,我獨自享受著2000年周蕙發行的『好想好好愛你』,沉醉在她『聽覺系藝人』的實力派美聲中。滿腦子思索著紀虹筠的那一句『你愛她愛到不為所動』,同時飛速疾駛在晚間十一點的台北街頭...............


  我口袋裡 還有你給的溫馨 我的手心 還有你吻的氣息

  低低的雲 讓想念的人喘不過氣 而你的背影 會在哪裡平靜

  跟蹤記憶 我才能和你接近 除了可惜 眼淚沒有聲音

  有一些人 容易動情也容易忘情 我愛過了你 心永遠在那裡

  好想好好愛你 這一句話只能藏成秘密

  關上窗外的雨 反覆觸碰你愛過的痕跡

  好想好好愛你 卻沒有權利再把你抱緊

  從今以後 如果你能快樂 就別管我想你

(想對你說 You're always be my love 我還是好想你)

               §周蕙「好想好好愛你」§

 

【愛到不為所動,是怎樣的一種心緒?】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42→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725332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