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承豪打開第一間房門,才剛探頭進去就立刻囋嘆起來叫說:「哇!阿輝,這間大套房,看起來比十二坪還大,裝潢的不錯耶。」

        「我什麼也看不見!」我抬起右腳,作勢要踢他屁股。

        江承豪馬上身手矯捷往房內閃去,嘴裡嘀咕說:「厚,真是防不勝防!跟你一起當兩年兵,算不清被你背後襲擊多少次,嗯,以後要讓你走在我前面。」


        當阿豪閃開的瞬間,我眼前為之一亮。左右環顧一圈,確實如江承豪所說,視覺感受上十分寬敞。其實房間的坪數都一樣,真正改變的是房間擺設與裝潢,這也是室內設計師厲害之處,藉由他們的巧思,而讓空間產生或大或小的錯覺效果。

        房間右手邊是一面落地窗,掛著粉藍色素雅窗簾,窗外是個可以曬衣幅的小陽台。左手邊,並排放了兩張深木色書桌,其上各有一組十九吋液晶螢幕,螢幕上方是組合式書架。我彎身往書桌下方看去,嗯,是華碩電腦,挺不錯的配備。

        衛浴設施座落在書桌同一側的角落,其內是淋浴設備,老實說,這倒省去了清洗浴缸的麻煩。沒辦法,兩個大男生洗澡多半速戰速決,至於浴缸嘛,無論用或不用,它多少都會髒,為了一個很少使用又需要關照的東西,還不如沒有來的省事。


        很敬佩屋主的居家品味,同時也在好奇屋主是誰?會不會是那位許小姐?

        我甩甩頭拋開這個想法,她的年紀跟我絕對差不了多少,怎麼可能是屋主?如果她真是屋主,那我應該去找地洞躲起來......不!也許,她出生時是含金湯匙外加祖上有德。

        嗯?莫非,她是繼承?

        也不對啊!這年頭連世界首富都不見得會在活著的時候分產業,她父母就更不可能這麼早開始分家產。

        難不成她是樂透彩得主?這......有那麼容易嗎?


        再說,中樂透還要靠租房子來謀生?


        房間正中央放有一張『雙人』床,噯!這是我對這個房間唯一有意見的地方。餘光撇見江承豪也正皺眉檢視這張床,他想到的問題應該跟我一樣。

        我笑對他說:「很棒的房間,但,這床有問題。」

        江承豪用『英雄所見略同』的表情,點頭道:「嗯,我喜歡跟女人同床,但可不想跟男人。」


        真是莫名其妙!他的言下之意是什麼?難不成是我想跟男人同床嗎?

        「我也沒這個癖好!」忍不住翻白眼,沒好氣說。

        我放下背包,趨前研究,心裡不禁又開始佩服屋主的貼心。


        「別擔心,這是兩張單人床拼起來的大床,有必要時,把它拉開就好。」

        「真的?」江承豪也上前來到我身邊,再一次做著跟我一樣的動作:「這樣就完美啦!」


        走出套房往左還有三個門,猜想應該是兩間雅房跟另一間公共盥洗室。由於我們已經決定租用套房,因此沒再浪費時間往後去一一參觀。

        回到客廳,隱約看見客廳後方還有房間,距離有點遠,同時也怕失禮,所以沒再深入研究。


        我轉回視線,發現沙發上除了許小姐外,還有另一位女子。

        她,擁有一頭黑到發亮的及腰直髮,整個像瀑布一樣,披在身後與前胸。看她肩膀的寬度不大,暗自推測她應該屬於嬌小身材,柳眉單眼皮,戴著時下流行的無框眼鏡。以她的面容來說,是不太會留下很深印象的臉孔,唯一會讓人加深印象的部分,我想非她那頭又黑又長的頭髮莫屬了。


        我蹙眉想:『現代人很少有耐心會留這樣長的頭髮來虐待自己。』這是說真的啊!趕上班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整理這麼長的頭髮?我開始計算她每天花在頭髮上的時間有多少。

        長髮女孩一看到我跟江承豪走出來,立刻中斷跟許小姐的談話,站起來笑瞇瞇的對我說:「你們好,我是紀虹筠,可以叫我小筠,我是這裡的常客。」


        她大方伸出手等待我的回禮,可我不知是哪根筋不對,竟然忘了自己應有的禮貌,就這樣怔怔看著她。

        其實我心裡想的是:『只在我胸口的身高果然嬌小,她頭髮真長,像瀑布一樣閃著如同黑曜岩般的光澤。』


        在我發楞時,江承豪不客氣擠開我,握住她的小手,滿臉堆著笑說:「妳好妳好,我是江承豪,這個呆頭呆腦的是潘明輝,很高興認識妳!」

        我呆頭呆腦?這個見色忘友的死傢伙,等一下江承豪屁股上肯定會有我的鞋印!

        我晃了晃手中的租屋啟事,向坐在沙發上的許小姐問:「那間套房我們很喜歡,租金是一萬一嗎?」

        紀虹筠的手被江承豪搶去握住,眼中閃過錯愕與一絲不悅,但,那是不仔細觀察就不容易發覺的眼神。

        她指指許小姐,笑答:「她叫許宛菁,那一間真的只租一萬一,歷年來都不二價的喔!」


        一句『不二價』,封住了想殺價的話題,好一招先發制人的說話術。見到紀虹筠搶在許宛菁前面回答的情況,不禁開始懷疑許小姐到底是不是房東。

        江承豪立刻回話,稱讚道:「喔喔,宛菁嗎?好名字,啊?當然妳的也不錯,小筠。」


        真是左右逢源,不但如此,他的手仍然緊握著沒放。這小子,看我怎麼整你。

        「阿豪,給你!」

        「咦?什麼?」他低頭看看我伸過去的手,繼續問:「幹嘛給我衛生紙?」

        我刻意指著他跟紀虹筠握在一起的手,臉上假裝厭惡說:「給你擦口水用,你看你看,快滴到人家小姐手上了!」

        我話一出,紀虹筠立時花容失色抽回手,並且一臉驚恐看著自己的手背。

        江承豪深吸一口氣,兩手往嘴邊摸著問:「哪有?」

        我並未答腔只是冷笑看他,他瞪我一眼,隨後立即笑瞇瞇對紀虹筠說:「我演得像不像啊?我們兩個常常表演雙口相聲喔!」

        「噗哧!」花容失色的紀虹筠跟坐在沙發上的許宛菁同時笑出來。

        許宛菁終於開口說話:「你們倆個感情不錯嘛。」

        「Oh,My lady!我們只有在美麗小姐面前才會表演。」江承豪伸出右手食指左右搖晃。


        媽呀!真是被江承豪打敗,為了女人連形象都不顧。我頂他一下,正色說:「你別鬧了,先談正事要緊。」

        「啊!是是是......許小姐,我們很喜歡那間套房,決定要租的話,是跟妳洽談後續簽約的事嗎?」

        「是的,承租簽約的事,都是由我決定。」

        「妳真的是房東啊?還是房東的代理人?」江承豪瞪大眼問。


        「哈哈哈哈......」紀虹筠笑出聲來,就像聽到了一個非笑不可的笑話一樣。

        許宛菁摳著鬢角,靦腆笑道:「我就是房東,別懷疑。」


        我和江承豪對望一眼後,也都笑了起來。嘩喔,這下可以確定江承豪的願望成真了,算他運氣好。能住在這樣賞心悅目的地方,我也很高興,往後的日子...應該會很熱鬧。


        許宛菁展露出甜美笑容說:「你們這麼有誠意,我當然沒問題!但是,你們應該知道我有租屋規定吧?」

        我跟江承豪再一次對看,同時笑著點頭,並輪流說出我們失去的東西。


        唉,沒想到,這年紀跟我不相上下的妙齡女子,真的是房東...唔,上天對人的『準則』到底是什麼啊?

        奇怪?感覺紀虹筠比許宛菁還要熱衷,問東問西的,彷彿跟我們認識很久了一般。

        還有,許宛菁的身影,到底在哪見過......

 

【對一個人似曾相識的感覺,也許正是前世因緣的累積】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