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紅的烈日頑皮地躲進地平線,我拖著疲累的身心,疾步在台北街頭。

今天是七夕情人節,心中突然想起多年前的他……

當年的ㄧ個巧遇的機緣,擦出我與他之間的此生緣份,或許,是我不該,

牽著他的手一起跨入紅塵遊戲中,也許,是我天真,自以為能夠填滿我

與他孤傲無垠的心。

紅塵遊戲中,最怕遇到考驗!

不幸,我遇到了最難熬的考驗,也是最不堪的考驗,三角習題中,我選

擇繳出白卷,默然離開紅塵試場。我悄悄告誡自己,紅塵禁地決不再踏入

,即使必須忍受孤獨,只為了不再受傷。



故事就悄悄的開始在8年前台北某個天空下~~

玥菱,出身在一般小康家庭的我,個性與夢想都十分單純,希望有個能

共度一生的伴侶,平凡過一生。守柏是我的初戀情人,我與他走過7年

的戀愛期,在沒有理由拒絕婚姻的情況下與他結為連理。

已經相處2500個日子後的蜜月,就如同隔夜的咖啡般,根本走了樣,

我雖有無奈,但也欣然接受。

新婚之夜,他在昏暗的枕邊看著我說:「玥菱,我們結婚了!這個新房

妳還喜歡嗎?」

我點點頭:「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歡。」

「這不是我的!」他搖了搖頭:「這房子是我爸爸借我錢買的,我希望

能靠我們的力量擁有它。」

「你的意思是?」我不解的問

他在我額上親了一下:「我們一起存錢還給爸爸,可以嗎?」

當年的我被新婚的喜悅沖昏了頭,還高興的說:「當然好!那我以後每

個月都交給你一部分錢去存著當房屋基金,好嗎?」

「玥菱,娶到妳真是幸福,我這一輩子只有妳一人!」他滿臉都是笑,

高興的說著。



守柏是警職人員常有勤務在身,保衛人民的他眼中理應國家排第一,

我沒有說不的權利,因為我決定與他共度一生。還好他有體貼的一面

,他總是告訴我:「玥菱,我們雖然結婚了,但是我仍然是公職人員,

當我沒辦法回家陪伴妳的日子,妳可以回到娘家。一方面陪伴父母;一

方面也不會孤單。」我們約訂休假日,每個月都還是維持8-10天的夜

晚是在一起度過的。

朋友都戲稱:「小別勝新歡,感情才會歷久彌新!」

 

當年的我也這麼認為!為他持家;為他打理;為他洗手作羹湯,但就是

無法為他帶來新生命的好消息......我開始遍訪名醫,醫學報告也證明了

我與他都是正常人,只是消息始終不願前來。長子壓力下,我開始疑神

疑鬼、焦慮憂鬱,甚至連薪資優渥的工作也放棄了。

「守柏,我不想工作了!」

「為什麼?妳的薪水不錯啊!少了妳的薪水,目前雖然不成問題,但是

以後有孩子的話怎麼辦?」守柏微微蹙著眉,眼睛依然盯著手上的報紙說著。

我拉下了他的報紙:「我就是想幫你生兒育女所以才甘願放棄工作。這

個工作壓力太大了,醫生說壓力太大的生活會影響生育能力。到時,媽

又要埋怨是我都不生。」

他抖了抖報紙又將眼神移回報紙上:「我媽有這麼說嗎?」

「她以後一定會這麼說!我可不想揹這麼罪名。」

他斜睨了我ㄧ眼,不耐煩的回著:「哎呀!妳就是愛亂想,隨妳的便啦!

到時不要又後悔,我也不想揹上”逼妳放棄工作”的罪名。」



當我錯怪是工作壓力造成我不孕的同時,我發現我與他之間那8-10天

漸漸短少了。今天剛用完晚餐,我小心翼翼的詢問:「你最近好像比

較忙?放假的次數變少了…」

他盯著他愛看的新聞:「勤務需要!沒辦法,最近才剛政黨輪替,我

們內部也諸多變動,妳不知道嗎?」

「可是,你也好歹要考慮一下我吧…」我憂鬱的語氣或許讓他感受到了

「不過有時我是跟人應酬,我也身不由己,妳也應該體諒我,只不過少

陪妳2、3天。」

「我們還算是夫妻嗎?一個月見4、5次面?你又不是跑船的!」

我有點惱火了

拗不過我的要求,他開始邀約朋友到家中來聚會,美其言是方便陪我,

實際上朋友與他是徹夜在牌桌上大戰方城。一開始我為他做足了面子,

讓他的朋友羨慕、誇讚不已,時間久了,

在我忍無可忍之後,我開始對他相應不理,而他,在男人的尊嚴下,

也不願妥協。

之後,我與他開始同枕異夢、貌合神離,他增加了「勤務」時間;

我頻繁了回娘家的次數。在一次巧緣下,我遇到了「鈞哲」!


我其實是個百分百會使壞的女人,凡是我決定要,肯定就會在別人

平靜的心湖上撩起大片漣漪。為了報復守柏愛上"交際應酬",我允

許自己挑逗比自己年少的工程師朋友,鈞哲是我在朋友的生日聚會

中朋友的朋友,彼此透過名片交換而認識。我記得他當年是西門子

手機公司內的程式工程師,文質彬彬又多金,藉由對該廠牌手機的

興趣而與他多聊了些,順便問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來來來,玥菱,我幫妳介紹認識一下,這位是西門子的工程師鈞

哲!鈞哲,她是玥菱!」我的死黨喧嘩著幫我介紹。

「您好,我是玥菱。」我大方的伸出手

他微笑著,與我握了握手:「我是鈞哲,很高興認識妳!」

「玥菱是我的死黨,你們先聊聊,又有朋友來了,我先去招呼一下,

等等再過來!咦?玥菱妳不是對手機有一些興趣嗎?鈞哲可是專業

呢,你們先聊喔!」

「好~~妳先忙吧!」我笑她真像個忙碌的麻雀



閒聊過後,大約知道了一些他的事,因為他有個遠在英國留學交

往中的女友,所以我在他魅力十足的眼中看到了些許寂寥:「有

沒有人跟你說過?你有一雙漂亮的眼睛!」

「啊?」他眨眨眼,剛到嘴的飲料差點吞不下去:「抱歉!妳說

什麼?」

他的反應如我所料,所以我開懷的笑了出來,當我正要開口嘲笑

他時,我的死黨從後面拍了我ㄧ下,眼神中帶著責備:「嚇到

鈞哲了啦!妳這個人真是老樣子!鈞哲,她一直都是這樣對待

對剛認識的朋友,尤其是男性。」

「幹嘛這樣說?我說真的啊,鈞哲的眼睛本來就很漂亮啊!我

又沒說錯…」我嘟囔著抗議

死黨無奈地搖搖頭:「是沒錯啦!但妳也太唐突了吧?鈞哲,

你別見怪,玥菱沒別的意思。」

鈞哲豪邁的笑了,我突然發現他也擁有令人羨慕的皓齒:「嘿!

我知道她沒別的意思,她結婚了不是嗎?我女朋友也說我的眼睛

真的是漂亮啊!只是玥菱的直率讓我一時反應不及…哈哈......」

我與死黨也一起笑著,想消除談話中的些許尷尬氣氛,但死黨的

眼神卻像是清楚知道我的內心一般……清澈,讓我許久不敢與她

對上眼。自己在怕什麼呢?說不上來,反正就是一絲絲罪惡感襲

上心頭。



幾天過後是我的生日,守柏在我生日當天下午電話告訴我:「今

晚有勤務,無法回家!以後多的是時間,妳今晚回娘家去跟妳家

人聚聚吧!」

「你不是答應我了嗎?為什麼又變卦?」

「沒辦法!臨時勤務。」他淡淡的回答。

「我知道了!掰。」強烈的厭惡感衝上了眉心,強壓著胸口砰砰

的心跳,呼吸也跟著不安份起來。我佇立在客廳呆望著眼前的這

一切佈置,腎上腺素與血壓的急速上升,讓我眼前一陣昏暗。



放下手邊正在佈置小晚宴蠟燭的我,半帶著賭氣拿起手機,與鈞

哲連上線:「鈞哲,今晚有空用餐嗎?」

「嗯...應該有空,怎麼啦?」他說"怎麼啦"三個字時的聲音真是

好聽,充滿著詢問、溫柔、關懷的語氣,甚至可以看的到他電話

那一頭的笑容。

「我想幫我的男人挑一份禮物,想借助你的眼光,可好?」

他有點訝異:「挑給妳老公的嗎?怎麼會想到我?直接跟他一起

去挑不是更好?」

「你別管我要送誰,我就是要一份驚奇嘛~~~」我吵著:「你

不肯賞光喔?小氣!我又不會吃了你,你怕什麼……」

「哈哈..我從不知道怕字怎麼寫,妳不怕就好!妳在哪?我6點

下班後去接妳,可以嗎?」他簡直笑翻了。

我也不示弱回嘴:「哼!我打從出娘胎就沒學過怕字!」



我們如約定半個小時內在台北衡陽街麥X勞門口見面,那天好冷

。坐進他的深紫色福特天王星內,他笑著看我:「冷嗎?工作

累不累?」

他還不知道我沒有在工作,算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不說

也罷。倒是他問話的方式讓我心中一陣苦澀翻騰,這種話是守

柏到目前為止都不曾說過的:「工作都是差不多啦...不過倒真

是冷!氣象局仍舊沒長進!」

他轉強了暖氣,臉上仍舊掛著笑:「先去吃飯吧!妳應該不會

希望餓著肚子逛街吧?」

「當然是啦!不過別問我要去哪吃!你決定就好。」我說的有

點心虛,畢竟是我約他。

他做了三秒鐘的驚訝,接著仍然是笑:「妳真可愛!好!那就

跟我走吧!」



雖說每天六點應該是塞車時間,不知為何,那天居然一路順暢,

很快來到板橋實踐路上ㄧ家歐式自助餐的餐廳,裝潢與菜色都

堪稱水準之上,完全能夠表現出鈞哲的品味。各自拿餐點回座

位後,桌上多了一壺溫熱的清酒,我有點粗魯的笑著:「你是

真的想讓我怕你嗎?」

他紅著臉,連連搖頭辯稱:「妳誤會了!因為妳冷,所以想讓

妳暖暖身啦!我沒別的意思!」

「我開玩笑啦!看你嚇的,我的酒量那天聚會上你不是見識過

了嗎?別在意,我開玩笑!」

「挖勒~~~~敢嚇我!」他舉起右拳作勢要搥我,我下意識閉

起眼縮著頭,等著挨他一搥。

「我沒那麼容易動怒啦!」他拂了拂我額前的瀏海,這時,在

他瞳孔深處看到了情愁…


獨自坐在家中的我,把玩著剛買來的禮物,那是一瓶「BOSS」

的男用香水,欣賞過後,又將香水裝回包裝袋中,往自己的大

提袋中放,為了不讓禮物曝光,打算隔天帶到公司去借放。我

的生日是元月底,也就是說過完生日沒幾天就是西洋情人節,

2月13日守柏說是排除萬難才排到的ㄧ天休假,用過了中餐,

忽然沉沉的跟我說:「等一下我們去士林夜市走走,順便提早

過情人節!」

「為什麼要提早?」我繼續摺著剛收下來的衣服淡淡的問道,

心頭閃過嘆息。

他從我身後環抱著我,語氣稍帶有一絲虧欠:「因為我明天

又要值班啊!」

「喔!」我反身,順手將他推開並裝出笑容說:「好吧!提

早過。」我說完後,就逕自晃去廚房洗起碗來。



跟他相處久了,早已明白他是那種就算吵了,也不給糖吃的

個性。與他的夜市行剛要結束時,天空又飄起了細雨。"真

是剛好啊!"我心裡不禁嘀咕著,因為他從不在下雨天讓我

坐在他機車後座。他皺起了眉頭:「我直接回宿舍,妳坐

計程車回家吧!」發現沒?與他之間的對話多是決定句!

「我可不可以說不要?」

「為什麼不要?下雨啦!我怕等一下下大了,妳會感冒的。

以前遇到下雨不都是妳坐車回家嗎?妳知道下雨天騎車很累

的,視線不好,載著人在後座有時輪胎也會打滑。我今天陪

妳一天了,就別耍脾氣了好嗎?」

「我在你眼中.......就是耍脾氣嗎?」我越來越覺得他的話

刺耳,難道相處七年來的認知就只是這樣?

他移開了他的視線,伸手招了台計程車:「YM-549,我記

住車牌了,妳到家時再打手機告訴我一聲,那我明天有勤務

在身就不陪妳了,我在床頭櫃上有留了幾千塊錢,明天妳看

著約家人或朋友出去走走吧!」

「..............」我盯著他看,頓時感覺眼前的人比路人還陌

生,我開始想著我在他心中的位置到底在哪?


無言地鑽進了計程車,我心中先是陣陣酸楚,在眼淚尚未落

下時,酸楚已轉變成滾滾波濤,多年前那個一切都為初戀情

人的心,猝然隕落。

手機上按下了通話鍵,打起精神讓自己不帶哭音:「喂!鈞

哲,又是我!我想知道你明天有沒有空?」

「................」手機那一端停頓了幾秒:「妳知道明天是

什麼日子嗎?」

「我知道!但我猜想你跟我都是一樣一個人,不是嗎?」

「................」手機那端再度停頓:「唉!玥菱!你一定

要說到我的痛處嗎?」

「同樣也是我的痛處!」我語帶堅定,但感覺出微微抖著。

他深吸一口氣:「我不能否認我孤單,但是妳真的知道妳

在做什麼嗎?明天需要我做什麼呢?」

我強迫自己笑著:「傻瓜!只是出來走走,陪我散散心罷

了,別擔心!你有她、我也有他,能做啥?」

「.................」他在電話那頭很認真的思考我話中的意

思,一時之間竟是無言以對。

我心中嘆了一聲:「不勉強你!就當我沒提過,以後有機會

再出來走走吧。」

「玥菱!等等!」正當要將連線切斷時,他忽然出聲:

「我明天可以陪妳,但這一次別問我要去哪,好嗎?我希望

我只是當妳ㄧ天陪客」



在台北與他走了一整天,當夜色低垂時,我提議要去看夜景:

「你會開車,所以應該可以推薦一個可以看夜景的地方吧?

當作是今天的Ending,如何?」

他眼中閃爍著如星般的光,笑著點了點頭。

當我與他站在一處觀星、看夜景都美的地平線上時,我自提

袋中拿出那一瓶香水,我感覺到我自己的緊張:「希望你今

後的每一個情人節都快樂!」

「....................這不是妳要送妳老公的嗎?」他臉上滿

是疑問,眉宇間透漏著抗拒。

我搖搖頭,笑道:「我只說我要送給我的男人,並沒說是

他!這時的我希望將這份驚奇送給這時的你。」我深吸了

一口氣,像是想增加一些勇氣吧:「現階段的你我心中都有

個不算小的缺口,願意一起填補嗎?」

「妳在玩火知道嗎?....................」他蹙起眉頭,帶

著不悅的語氣咕噥著。

我遠望著萬家燈火:「你有選擇不接受的權利,再加上我

也並未做出要你承諾的要求,只希望能互補缺憾、共留回

憶而已。」



他眼中閃動著暗黑色的深思,緩緩地在我身邊踱著步。寂

靜中,我聽到他深沉的ㄧ聲嘆息,他靠近我並紳士般地執

起我的手,我感覺到他溫熱的唇印落在我冰冷的手背上。

他將我擁入懷中,我也回擁著他,享受那片刻滿足。人

與人之間命運的轉輪,在這片刻闃寂中,緩緩轉動了。

他啞著音低聲問:「妳會後悔嗎?」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問道:「你夠理智嗎?」

他眼中帶著深深的遺憾:「我無法給妳承諾!」

此時的我,為了證實自己的決定,堅決地抬起頭對他

說:「你知道我要的不是承諾!」



人生中有許多折磨人的地方:

不想要的,總是很早就跟在身邊;想要的,卻永遠得不到!

無風無浪的,總是嫌棄太平凡;世俗不容的,卻義無反顧!

故事的最後,玥菱仍然選擇兩邊都放手!

為什麼?

有了鈞哲之後,玥菱發現除了守柏以外的天空,

認識了鈞哲的她之後,玥菱發現均哲心中仍然無法放下

她時,玥菱選擇黯然退出。

必竟,

當時鈞哲問玥菱的是:「妳會後悔嗎?」

而玥菱反問鈞哲的是:「你夠理智嗎?」

不後悔、能理智的人,才有資格遊戲在這飄邈人間;

笑看這片繁華紅塵。

 

感謝您將本篇參加月光大道創作的短文看完,給玥菱一點鼓勵吧!

下方連結請點入,點選『投我一票』+『確認』即可,再一次感謝支持!


http://www.webaal.com/viewthread.php?tid=1401&extra=page%3D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