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說人生,笑看紅塵;如有雷同,純屬虛構】

 

第一次接觸小說,是距離我現在人生的二十六年前,『迷上、戀入、掉落、刻進』都是小說給

我的感受!

但,人生中,無法光靠小說,就能完成所有事。

為了現實、生活、名利、勢利,我不得不退出小說世界。沒想到,這一退......竟長達二十六年........

 

 
這也沒什麼!如今,我拖著在人生歷練中所獲得的一身傷痂,笑到合不攏嘴,又回來了!

其實,這很符合自己牢記在心的兩個理念:『天生我材必有用』、『天將降任於斯人也』。

人世間的眾多紛紛擾擾與汲汲營營中,誰能稱霸?誰能堅持得點?誰可以豁達看待?

嗯!請大家允許我,為其下一個最佳解答:真正『生不如死』過的人,才能凡事『豁達』。

『豁達』之後,處之泰然、笑看一切,靜待良機,最後方能『堅持得點』。

如果命中注定,那麼『稱霸天下』之舉,必將『指日可待』。

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數。


當然!這些定數之中,還有變數!

一位朋友聽完後,向我提問反駁:「照妳這麼說,沒走過生死線的人,就沒有稱霸天下的可能?」

「不!」我笑回:「一切皆是命中注定!全天下,每個人的命跟運都不同,雖然最終目的地一樣,

但過程卻不盡相同。這個道理跟『條條大路通羅馬』有些類似,比方說妳跟我都是老師,可在取得

教師執照的過程上,絕不相同。」

朋友皺著眉,用力思考。

看她想得出神,我忍不住伸手將她深鎖的眉頭舒開,笑說:「不要皺眉!以我們倆的年紀來說,

皺眉動作,會讓皺紋加深。」

她認同我的說法,點頭回道:「妳的意思是......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嗯!孺子可教也!不虧是我朋友。

「對!這個世界在無形之中,一定有一股力量,在左右人的命運。這,就是我一直強調的理論。」

「好比妳我的情場失意?」她立刻追問。

唔?怎麼又提到這上面來啦?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苦笑說:「真命天子尚未來到,多情公主自然情傷。」

「哈哈哈哈.......」她笑到無以克制,接著說:「好一個多情公主!所以,你我的真命天子都尚未到?」

唉!不然呢?如果到了,我還需要一個人行單影隻嗎?

「妳終於懂了!恭喜施主頓悟,願我佛慈悲,助妳一臂之力。」我雙手合十,對朋友行禮說。

她啞口翻翻白眼,未作任何回應。


呵呵!話題再說回小說世界。

其實,在台灣當作家粉辛苦.....不!不只當作家,舉凡寫作、歌唱、演藝、戲劇、編導等,都算在內。

台灣是個適合作育人才的地方,但在保留人才上,就顯得千萬分不足。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也不用

太吃驚!


不過,台灣不救,不代表我們不能自力救濟,網路資源,便是個很好的媒介。

寫小說,為了什麼?

嗯嗯!當然為了想成名!這是人之常情,無庸置疑。

但,原因只有這一個嗎?

不只吧.........像我,就是例外。


對我來說,成名並不代表什麼,只是希望透過『寫』,來抒發一下自己的心境罷了,假使剛好遇到知

音,那會比靠寫小說賺錢來得更開心!

這是我的最大目的,我的心,很小!

(我個人是這麼認為!大家毋需認同,畢竟每個人想法各異。)


前一陣子,跟另一位朋友談到時下網路論壇的話題,他對論壇這件事似乎有些微詞。

「要經營一個論壇社群,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需要強大的耐心、執行力和規劃能力。」他帶著不滿之

情,說話的語氣非常沈重。

「唉!」我嘆氣回說:「這是一定的啊!」

他知道我對網路論壇有興趣,貼心對我繼續解釋:「基本上,人都很現實,尤其是作家這個行業,根

本與演藝人員無差。除了需要創作才華外,還必須具備勢利和見風轉舵。因此,妳若想打造一個網路

小說的重鎮,這將會需要一番周全規劃和耐心等待。

我以前也遇過幾個熱心想建立網路文學地標的網友,但是,那些人執行力差得很,大多是看到某些網

站的熱門盛況,盲目跟進。其後沒有耐力,更沒有規劃力,經常都是半途而廢或是胎死腹中。」


朋友的這一段話,說得我的心直直沉入海底深淵、最陰暗酷冷的溝底。

從十八歲到今天,我在社會大學裡滾了將近二十年,這些人間最無奈的事,我怎會不知道?怎會不痛

心?

這現實人類社會的陰險凶殘,扼殺了許多極具個人特色與風格的創作家。我明明親眼所見,但卻只能

黯然搖首,一點忙也幫不上。


以前的我,認為即使我管了,也無濟於事,我能管幾個?幫多少?人家會不會讓我幫,讓我管?

弄不好,忙沒幫上,反倒惹了一身腥,何必呢?自掃門前雪吧!

但如今,經過這麼多年來的歷練與磨難後,我改變了想法。

讓自己手中握有可能的力量,盡自己這份薄弱之力,救一個算一個;能幫半打就算半打。

即使到最後,白忙一場,又如何?


聳聳肩、拍拍塵,挽起衣袖,再來一次!就算頭點地,那也不過是碗大的疤,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這是我希望創造一個網路文學論壇的最大目的。

我的身上沒有創造網路文學論壇的相關專業知識,但我擁有的,卻是一顆鮮活熱衷、即使被潑冷水也不

絕的『心』。


我看著朋友憂鬱的臉,淡淡說:「如果『胎死腹中』的話,那就『另起爐灶』,再懷一個嘍!人像蟑螂

樣,哪會死光啊?」

朋友聽到我把人比喻成蟑螂,不禁莞爾。

他拍拍我的肩說:「不瞞妳說,其實我自己也曾打算以後聯合幾個作家開一個論壇,打造一個平民式的

小說世界,希望到時候可以為台灣,培養出更多文字創作的人才。只是.........台灣的作家中,大多自視

甚高,難以取得平衡。」


哦.........為了這個在煩惱啊......

我笑著也拍拍他的肩說:「我們死都走過了,其他的算什麼?頂多就是白忙一場唄!整座青山尚在,哪

有燒得完的柴?」

他聽得懂我的隱喻,一時之間也難以回話,只能瞪著我看。

看他被我說到無法反駁,我很是高興,繼續對他說:「『沒有名家理論與看人低的狗眼』,這是你說的

喔!

因為自己痛過,所以感同身受。還望你到時,不會成為你自己口中所說的這兩種人!」

人哪!一旦嚐了甜頭,很快就會忘了剛剛挨過的打。

不是嗎?這就是人,墮落的天性。這跟『有了媳婦,就忘了娘』的道理有點像,娶進新嫁娘後,會記得

當初含辛茹苦將自己撫養成人的娘親嗎?


很多企業家第三代、第四代的少東之中,真能記得自己手上繼承來的江山出自何處嗎?當年第一代捉襟

見肘、有一餐,沒一餐的辛苦,誰還記得?

這就是人,墮落的天性。


朋友搓搓鼻子苦笑說:「妳放心,我應該不會變成那兩種人!」

「呵呵!我們一起加油嘍!以後的事.....誰知道。」


夢想,是什麼?

什麼是夢想?

『心中有夢,遠大理想』,還是『癡人說夢、非份之想』?


真正扼殺創作者的,並不能完全歸咎於台灣市場的現實勢利,來自於自己身邊人口中所說的『癡人說

夢、非份之想』,才是,澆熄自己心中一把火的.......原罪!

你,在寫作嗎?

敢讓家人知道嗎?

還是,你也跟我一樣,默默一個人挑燈夜戰?

希望自己在成名出書的那一天,才將喜悅分享給家人知道?


呵呵!

成名出書,你才能在家人面前『抬起頭』、大聲說話,對吧?

沒成名、沒出書之前,什麼都是........『白搭』!

(但我的家人會更狠,即使我真有成名的一天,他們也會冷嘲熱諷對我說:「小說?能賺多少錢?寫

這個....沒出息啦!能得諾貝爾獎嗎?可以當飯吃嗎?妳還是乖乖工作,比較實在啦!」)

(看!這.....是不是符合我剛剛說的『澆熄自己心中一把火的.......原罪』?)


哈!無所謂!我不把得失心放太重,關於心裡的夢想,我抱著輕鬆看待的態度,有機會就試試、沒機

會就...算了!

人生中的事,『機緣』是起源,『隨緣』是過程,『善緣』是結果,而『無緣』也是另一種結果。

但是,有一點大家一定要記得:『靠山山要倒、倚人人會跑』。

自己想做的事,絕對要『靠自己最好』!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