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回來,娪君被留級,難道是因為與邱致全之間的事而導致的結果?

        與邱致全分手,是在她升專五後那年的寒假前夕,娪君的心情,跌落谷底。而我.........只能把握到那麼一點點的機會,充當使她暫時遺忘情傷、找回笑容的大哥。

        如果不是老媽提及娪君的一席話,我完全已經記不得在當兵期間,還有這麼一段與娪君的會面...........一段我刻意遺忘的事實;一段我根本不想承認曾發生過的回憶;一段讓我足以解開謎團的重要關鍵.............. 


        ######           ######            ######

 


        「難過,可以發洩出來。」

        與娪君並肩坐在自家樓下對面行道樹外圍的涼椅上,身旁傳來令人窒息的沈悶寂靜。娪君不發一語,除了呼吸以外,沒有任何動作;低垂的頭,幾乎讓人看不見她的臉。我將手肘頂在自己的膝關節上,憑感覺去猜測她的心念。對娪君低聲說了這一句連自己都做不到的話,只是單純希望她能抒發出來。

        「大哥.........」

        「嗯?」

        「兩千多個日子的感情,到底算什麼?」

 

        好快啊──兩千多個日子過去了.........到底能代表什麼?

        在歲月惱人的催促下,娪君的思想的確一點一點發生變化。她開始懂得去思考付出與結果之間的微妙關係,也慢慢能體會自己身處在夢想和落空當中的懸殊差距。十九歲的花樣年華,似懂非懂的人生起步,老天讓她吞下了第一顆失戀苦果。

        其實,這苦果可以拒絕不收,只要娪君當初能發現我,在邱致全之前。

 

        看到娪君跟邱致全這樣的結果,我承認心裡確實有那麼一點竊喜成分作祟,但是娪君此時此刻糾結的表情,卻讓我昇起一波又一波自我厭惡的罪惡感。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娪君的痛苦上,這是我該做、能做的事嗎?

        假使不這麼做,我所付出的十多年相思之苦,又該叫誰來買單?


        我淡淡笑了笑,抬頭遠望天際回道:「算一場經驗、算一份努力、算做一夜好夢、算寫下一篇回憶。」

        娪君低聲啜泣,說不出話。

 

        聽到她的哭泣聲,我的心彷彿也緩緩滲出血淚。

        何奈?一切都是自己促成的結果。要是娪君當初聽我的勸,把跟那個在她專三時介入的第三者之間的後續處理好的話;要是娪君一開始就明白我的心意,不再四處追尋看似真愛的枉然.........那麼,現在的心傷,是不是可以根本不用發生?

        我喪氣垂下頭。

 

        說到底,難道這件事跟我一點關連也沒有嗎?

 

        不,我有!

        我應該拋棄自以為娪君還小,不懂情事的迷思,早邱致全一步,將娪君攏在懷裡。就像小時候玩家家酒一樣,把童玩延伸為真實人生情節;更應該丟開不做卑鄙、橫刀奪人愛的執著,在今日結果形成之前,大刀斬斷娪君與邱致全之間那條令我百感交集的假紅線。

        我.........似乎也做錯了。那麼,現在是否還來得及?


        娪君嗚咽的哭聲越來越叫我心痛,我回頭看著她,發現她手裡的隨身面紙已經用完,開始用手拭淚。然而,止不住的淚水,愈抹愈氾濫,她的雙眼變成了我從未見過的紅腫不堪。

        我疼的心亂如麻,一時顧不得其他,回身一把將娪君瘦小的身軀攫入胸前。

 

        她的哭聲稍稍停頓,身體微微抗拒了一下。

        我收緊手臂,在娪君散發著自然髮香的耳邊,用自己也意外的沙啞聲音說:「到我懷裡哭,無論如何,我這裡是妳可以自由來去的空間。」

        「哇──」的一聲,娪君在我懷裡嚎啕大哭起來,久久不歇。

 

        十五年的漫長等待,我終於在娪君最痛苦的時刻,嚐到了第一次縱情擁抱她的感性滋味。

        娪君柔弱的身子,哭得不斷抽動,我只能默默安撫著她的髮、她的頸、她的背。指尖傳來的觸感,使我更貪婪進一步假想:未來的日子裡,娪君將由我獨享!

        真的嗎?但她剛才似乎對我的擁抱有所抗拒.........是我的錯覺?還是.........

        兩顆靠得如此相近的心,為什麼總是無法猜透彼此的想法?我一次又一次試探,換來一回又一回閃躲。難道真的只是我的錯覺?我已經深深陷進娪君在潛移默化中撒開的網內,越掙扎、陷越深;陷越深,就越迷惘,週而復始,難以釐清。


        我,抬頭仰望,無語問蒼天:這張遮擋住兩顆困惑糾結心念的情網...............何時才能成為緊緊纏繞包覆我與娪君的愛繭?

 

        或者,這只是一張專為我一人準備的網,普天之下,只有我會傻傻的被捆住手腳、無法動彈?

 

        請妳再為我點上一盞燭光 因為我早已迷失了方向

        我掩飾不住的慌張 在迫不及待地張望 深怕這一路是好夢一埸

        而妳是一張無邊無際的網  輕易就把我困在網中央

        我愈陷愈深愈迷惘 路愈走愈遠愈漫長 如何我才能捉住妳眼光

        情願就這樣守在妳身旁 情願就這樣一輩子不忘

        我打開愛情這扇窗  卻看見長夜日淒涼 問妳是否會捨得我心傷             §情網──張學友§

 

 

【誰有讓自己心傷的能力與權力?】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29〉→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07955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