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對那一年的記憶已經不是那麼清晰,唯一印象深刻的,應該是居士那雙溫暖有能量的大手。

        老爸轉述,本來想找一個黃道吉日,再帶我上山正式登門拜師。不過除了當下遭到居士拒絕以外,又加上我哭鬧說不要回家,所以,最後決定擇日不如撞日..............我從那一天起,便留宿寄住山上。

        我的童年就這樣隨著居士和他另外幾位門徒一起,開始了從灑掃、打坐、吐納到合氣道基本技法的鍛鍊過程。剛開始,老爸老媽還天天往山上奔波探視。就他們一個多月的觀察發現,我除了原本呼吸窘迫的情況仍會偶爾發作外,其他那種沒來由胸腹內臟疼痛的問題,竟沒再聽我提過。

        據老爸說,這一點,令他們百思不得其解,即使到了今天,都還是一頭霧水。

 

        後來,在居士委婉要求下,老爸老媽才慢慢拉長前來與我見面的時間間距。五年身處山林的光陰中,不但讓我改變原本的身體狀況,還跟居士學了不少除合氣道以外的修身養性之術,直到快七歲,才回家著手準備接受義務教育。

        老爸說故事的天份,使我對當時有了充分的了解。我認為也可能是這段經驗太過特殊的關係,以至於老爸在事隔多年後,對那時的每一個細節,甚至彼此的談話表情,都依然記憶深刻。

       然而,在他們不明白的眾多事情中,我唯獨對我小時候不吃肉這個點感到好奇。

       為什麼不吃肉?

 

       這我哪知道!!真是的...............不過我在居士那兒的五年裡,確實茹素。可是我在下山讀小學後,老媽的美味料理和愛心便當中,並沒有因為我曾經吃素而完全沒有肉類菜色。我想,老媽老爸應該是刻意要讓我吃得『營養均衡』。

       只是我承認...........少吃肉對我當時的消化道來說,的確感覺比較舒適。這一個非常私人的祕密,目前沒有任何人知道,就連老爸老媽也不曉得!他們倆總納悶我為何對肉類興趣缺缺,無論老媽如何施展廚藝,我都仍舊偏愛蔬菜。


        雖然後來與居士的互動接觸越來越少,但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就像第二個父親一樣,我對他總有一種難以言表的莫名感情。服役前,特意找個時間上山拜見居士。那次的見面,我向居士提出了心中的問題。

 

        「居士,我一直沒向你提,為什麼我老是有跟你相處不只五年的感覺?」

        居士語重心長說:「說出來可能你也不相信。」

        我啜了一口茶,笑說:「這麼神祕?說說看囉。」

        居士瞅了我一眼,低聲說:「我們之間存有幾世的因緣關係,你父親才能找到我。」

 

       跟他五年的相處,我對因果關係論早已知悉。

 

        我放下茶杯繼續問:「我爸說你等我很久了,這是什麼意思?」

        「..............」他瞟了我一眼,接著挑眉回應:「就是等你很久的意思。」


        嘖!什麼跟什麼?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不過,畢竟是帶大我的長輩,沒辦法回嘴。


        我耍皮再問:「多久?」

        「你要問這一世?還是累世?」他淡然說著驚人之語。

        我一愣:「這...........居士,您鬧著玩?還是說真的?」

        「小子,你看我像鬧著你玩嗎?」他瞇起眼問。

        覺得自己喉頭乾澀,我用力吞嚥口水,小聲說:「先說這一世好了。」

        居士伸出三根手指說:「三十年!」


        這...........居士剛過六十大壽,我離開他時才七歲,稍作時間推算,再用通俗的話來說,他十歲便知天命?!這..........這話題要我怎麼往下接?雖說我是他門下學徒之一,但不知為何,居士堅持不讓我正式拜師,更何況我對這些神神鬼鬼異能之事的了解,根本還不到火候。


        我縮了縮頭,轉而對另一個好奇發問:「你剛才說我們有幾世因緣,是怎樣的機緣?怪不得我在你身邊一點都不陌生。」

        他閉上眼說:「這目前不能讓你知道,不過從現在開始我要你明白、並且牢牢記住兩件事。這很重要,你千萬別忘了我的交代。」

        「是。」居士嚴謹的語氣,讓我不由自主端正坐姿、挺直背脊,低聲答應。

        他緩緩擦拭手中的茶壺,慎重說:「一是你的武術切記只能用在強身。」


        我看居士沒接下去說,立刻向他點頭承諾道:「我懂,您的意思是不可以打架。」

        「................」他頓時停下擦拭茶壺的動作,一雙銳利的眼光,如梭般飛射過來。

        「是,只能用在強身,我記住了。」感受到居士攝人的氣勢,不禁使我馬上修正用語,改口說。

        他又看我一會兒,才緩緩放下茶壺,起身往窗邊走去。面朝窗外,抬頭仰望掛在星空的上弦月,用獨特的渾厚嗓音說:「二是絕不要輕易動怒。」


        這可不能不問仔細了。人活在世間,無時無刻都需要與周遭人事物互動,哪有可能事事如意?再說,七情六慾本來就是人的自然情緒變化及生理反應,怎麼可能絕對封鎖?

        不行!就算被罵,我也要問個清楚。


        「為什麼?」

        「嗯,問得好!」居士並未回身,只是微微點頭給了一個精簡的讚許。隨後他直接了當說出原因,低沈的語氣,使人有種下沉的錯覺:「因為,你前幾世都是在盛怒時結束生命。」

 

        他的話,一直在我耳中、腦裡盤旋至今。

        一般人聽到這樣的對話,或許會哈哈大笑,不過當時我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人在怒火中燒時所做的事,向來不計後果,影響甚鉅,而報章雜誌上,這樣的駭世聽聞也時有所見。居士所言雖然是人之常情、其來有自......不過,一旦牽扯到命運以及虛幻先知先覺的異能時,任誰也無法估算可信度,只能姑且聽之。

        唯一可以採信的,就是我順利長大成人這一點。

 


          ######          ######          ######

 


        「好吃嗎?」老媽溫柔的詢問,將我的思緒,從遙遠的過往記憶中撈回當下。

        「嗯,好吃。」

        「多吃點,別剩下。」

        「好!」

        老媽露出滿足笑容看了我一會兒,才小聲提問:「在台北還好嗎?現在住哪?」

        「好,都好,別擔心。我跟朋友在師大附近合租了一間套房,過得很好。」我貪婪吸吮著夾菜時噴濺到食指上的肉渣,從眼鏡頂端用模糊的視線看著老媽回答。

        「哼,金窩銀窩,怎麼比得上自己的窩?」她『啪』的一聲,重重放下碗筷,一臉不滿,皺眉質問:「臭兒子,你真的不打算搬回來?」

        「老媽──」我苦笑求饒:「我有我的打算.......」

        不等我說完,她立刻插話:「那我跟你爸的打算呢?你都不管啦?」


        唉,又來了。有時候想想,我不願意回家的理由之中,這可能算是另一個關鍵因素。


        「媽,這種事急不得,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怎麼可能說來就來啊?」心裡清楚這個話題不可能輕易讓我閃過,我快速喝完碗裡燉得精華盡出的排骨湯。

        「我幫你安排相親,好不好?說不定.............」

        「老、媽。」我皺眉插嘴,制止她繼續說下去:「讓我喘口氣,好不好?」 

        「好啊,你想喘多久?」

        「唔...........」口中飯菜餘香尚未散盡,老媽的問話卻讓我嚐到無話可回的苦澀。誰能體會我的心?我放下碗筷,無奈與老媽對看。


        她的說詞委婉,眼神卻十分堅決。我就像被打中七吋的蛇一般,全身無力癱軟,待人擺佈。


        「臭兒子,我看是你根本不想讓我抱孫子吧?長得一表人才,怎麼可能沒有女孩兒追?」她揚起稍有贅肉的下巴,說得是自信滿滿,跟真的一樣。

        我扶扶眼鏡,蹙眉回道:「哪有像妳這樣自誇的啊?老媽。」如坐針氈,我真想立刻回台北。

        「你別轉話題,快說!你是不是在台北交女朋友了?所以才不回家?」

        「噢──」正對該如何回答發愁時,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竟巧妙響起。


        「哈!」真是天助我也,我對老媽賊笑說:「電話電話,接個電話。妳先去休息,碗筷我等一下幫妳洗。」

        老媽掀動嘴唇沒說話,一臉不滿意、悻悻然離開餐桌。

        我看了看手機上一組陌生來電號碼,快步走回房間,接聽這通可愛的解圍電話。


        「喂?」

        『大哥!』


        這聲音......這聲音是......


        「娪君?」

 


【人生,無處不是驚奇,是好是壞,全由當事者的心態而定】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24〉→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07824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