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進停放在地下室的愛車,我發動引擎暖車,扭開廣播電台,讓車內空間不那麼寂靜。

        娪君前不久在E-Mail裡告訴我一件讓我驚訝的事──她又交了一個男朋友。當年那個非邱致全不可的娪君,竟然在還與邱致全交往的情況下,背地裡交男朋友。

        真是跌破我的眼鏡,娪君也學起『劈腿』?!
 
        我把車開到停車場一樓入口處停妥,站在車門邊點起一根菸,狠狠吸上幾口。娪君電話裡特意找我出去,十之八九跟這些事脫不了關係。我開始思考等一下跟娪君談話的內容,想著想著,心頭又扭成死結。

 

        遠遠看見娪君的身影,我丟下菸蒂踩了踩。她穿著鵝黃色T恤、藍色牛仔褲,從社區大門出來。她踮腳往我站的位置看了一眼後,開始小跑步過來。半年多沒見娪君,她的一頭長髮,此時正迎風飄曳。
  

        「大哥──」娪君朝我身上撲過來。

        我刻意抬起手阻擋住她,笑說:「喂喂喂,小姐,別這麼興奮啦!」

        娪君煞住衝勢,嘟嘴向我抗議說:「大哥,為什麼擋我?你以前都給我抱的。」
  

        是沒錯,但以前能做的事,不代表現在能做,相同的,現在在做的事...........也無法保證未來可以繼續做!
  

        我將雙手放入長褲口袋,笑回:「聽說那是小時候的事了,而且現在妳有男朋友喔。怎麼?妳一點也不擔心阿全會看到?」

        娪君一聽我這麼說,立刻鬼頭鬼腦、左右張望,隨後裝起鬼臉抗議:「阿全又不住在這裡,怎麼可能看到?大哥你會不會擔心太多了?」

        她的鬼臉仍然如此可愛,我伸手在她額頭輕敲一下,語帶責備說:「就算阿全看不到,妳也不能忘記自己是他女朋友這件事,萬一他又跟我打起來怎麼辦?」

        娪君吐吐舌、摸著頭笑回:「大哥你為什麼老是教訓人?人家看到你高興嘛,阿全已經很確定知道你是我大哥了。」她皺起雙眉,繼續說:「你想真多,比真大哥還囉嗦上百倍。」

        「是。」我沒好氣回嗆:「妳就當我是『真』大哥好啦。」
  

        我願意這樣嗎?只不過不想惹麻煩罷了。這裡是社區,左鄰右舍間發生什麼事,有時很快就能『一傳十、十傳百』,我怎麼能不替娪君多做提防?但,有時候我又會想,我是不是真的太拘謹了?幹嘛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

        唉──沒錯,我就是做賊『心虛』!!
  

        娪君不以為然看我一眼,沒再多說什麼。我指指車門,示意她上車。

        我跟娪君坐進早已開好冷氣的車內時,她抬起手,撩了撩長髮──這是娪君坐進車後的習慣動作。
  

        「大哥會開車真好,不像阿全只會騎機車。」她抱怨說。

        我收回視線,邊繫安全帶邊說:「會騎車也不錯啊,要不然,妳跟妳爸學開車,也可以。」

        「我才不要!」

        「跟他還是處不好嗎?畢竟他是妳爸爸.........」

        「哎喲!大哥,我不要聽你說教,我們說別的。」娪君皺起整張臉,高聲抗議。
  

        她的家庭問題似乎依舊存在,看來,娪君與她爸爸之間的隔閡不減反增。這............我幫不上忙。

  
        「那要說什麼?」我看著前方路況,苦笑問。

        娪君想了想,一臉頑皮說:「台北好不好玩?大學好玩嗎?」

        「哈哈哈哈.........」我被她話中的『玩』逗得大笑:「小妹,妳怎麼滿腦子都是玩啊?我是去讀書,哪來那麼多時間玩?妳的玩心太大了。」

        娪君不太高興撇嘴咕噥:「幹嘛笑我,我只是想知道台北長什麼樣子嘛!大哥你跟阿全一樣討厭。」
  

        嗯?為什麼拿我跟阿全比?妳眼中、心裡難道從頭至尾都只有阿全?

  
        我忽然想到車正朝著『沒有目的地』前進,試著轉移話題說:「好啦好啦,妳先說要去哪兒,好不好?這樣漫無目的開車很費油。難得我回來,想去哪?」

        娪君垂下眼,咬了咬嘴唇,語氣不滿低聲說:「隨便大哥!你難得回來,去你想去的地方,我陪你。」
 
        是嗎?如果我要妳一直都陪我呢?妳會隨我的意嗎?
 
        感覺出她的不對勁,我伸手過去摸摸她的頭,表示安慰:「生我的氣?」

        「沒有.........」娪君低頭說。

        「怎麼啦?」我邊開車邊擔心詢問。

        「................」
  

        眼角餘光撇見娪君放在腿上的手背,滴落了兩滴淚水.........不會吧,是我剛剛把話說得太重的關係嗎?有嗎?不然,娪君哭什麼?

  
        我趕忙將車停靠在路邊,拉起手煞車,面向娪君問:「我跟妳道歉好嗎?不是故意取笑妳,對不起.........」

        她立刻擦拭眼淚搖頭說:「不是大哥,你誤會了.........」

        我看到她那裝滿淚水的雙眼,真叫我心裡七上八下、一陣慌亂:「怎麼了?為什麼哭?」

        「...............」
  

        真是急死人,到底在搞什麼?女孩子的情緒為何總是如此難猜測?前一秒還說說笑笑,下一秒馬上就可以狂風暴雨。真是的.........

  
        「不能對我說嗎?」我幾乎近似懇求的問。

        她握緊拳頭,繼續落淚低聲說:「阿全他交了另一個女朋友.........大哥,他交了另一個女朋友。」
  

        這.........怎麼這樣?娪君的漂亮拴不住阿全的心?因此娪君才會.........
  

        「所以妳就另外交一個男朋友?」

        「.........嗯。」

        「妳怎麼發現他有其他的女朋友?」

        「..........我就是知道,他對我,跟以前不一樣了。」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光憑感覺,就能判人死刑定讞嗎?

        咦?我幹嘛幫邱致全講話?他當真如此也好,無辜被冤枉也罷,我不是正好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不不不,我不是這種人,我幹不出這種落井下石的事!
  

        我無奈說:「沒經過查證的事情,為什麼要說得這麼肯定?我覺得會不會是妳自己疑神疑鬼、想太多?」

        「阿全不會承認,他不可能會承認嘛!」娪君對我咆嘯,像是在發洩悶氣。

        「可不可以當做沒這回事?是妳自己選擇做他的女朋友,妳這樣做,反而會讓人覺得是妳不對。」

        「所有的人都知道,就只有我不知道,你以為呢?大哥。」
  

        什麼時候輪到我以為了?一把無名火莫名昇起。

  
        我不耐煩回嘴:「我以為?我以為妳願意喜歡他;我以為妳是喜歡他到沒有他不行;我以為妳應該跟他當面求證;我以為妳可以繼續裝做不知道!這樣可以嗎?」

        「為什麼要我裝做不知道?」她反應激動,音量越來越大:「我不想跟別人分享阿全!!」
  

        不想跟別人分享,是嗎?妳可知道我又何嘗願意與別人一同分享妳?

  
        按奈住快要爆發的脾氣,我低聲問娪君說:「那妳還喜歡他嗎?」

        娪君的笑容很慘淡無奈:「就是因為還喜歡,所以才不願跟人分享啊!大哥你連這個都不懂?」

        感覺自己的笑容跟娪君一樣無奈,我強打精神、裝做無所謂說:「當然不懂!我又沒這個困擾。」

        她白我一眼,惱怒說:「大哥你今天是故意回來氣我的嗎?一直跟我唱反調!」

        我兩手一攤,乾笑說:「不是早就跟妳說過我沒學過唱歌嗎?五音不全連正調都不會,怎麼可能跟妳唱反調?」
  

        她瞪著我,而我卻故意笑咪咪看著她..........心底開始默數秒數。

  
        「噗哧!」娪君破涕為笑,拳頭落在我的手臂上:「大哥,你真討厭!每次都愛鬧我。」

        看她笑了以後,我才正坐回駕駛座,將車慢慢開動,柔聲安慰說:「笑一笑不就沒事了嗎?只要妳還喜歡他,一切都必須自己運用智慧去解決。不過,劈腿這件事,我不認同。」

        娪君低下頭說:「我故意要氣阿全的,並沒有真要交另一個男朋友的意思。」

        「妳這樣叫玩火自焚。那被妳拿來當替身的人,妳又該怎麼補償他對妳的感情?」

        「這.........這我還沒想到,是他自己願意的。從國一跟阿全交往,到現在我都專三了,有誰不知道?他自願靠過來,那也是他自己的決定,我從頭到尾都沒強迫過他。」
  

        要不是我跟娪君從小認識,這一番女孩子心底的肺腑之言,我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聽見。男女之間的交往,難道真如娪君所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嗎?打人的心裡或許沒什麼,但挨打的心裡會這麼甘願?而且絲毫不起怨言?

        我不相信,因為我自己就做不到絲毫不起怨言!這些年低姿態隱藏自己的心意,難免有時會對自己埋怨不已。

        甚至會想:不過是個女朋友,強硬些搶過來還不簡單?

        但,強摘的瓜,不甜;強搶的愛,未見得好。
  

        我搖搖頭,嘆息問:「這是妳的真心話?」

        「是啊,能跟大哥說的話,一定是真話。」

        「呴呴,好榮幸啊!」我乾笑道:「不管妳怎麼說,不認同就是不認同!這樣做,對第三者太殘忍。妳還是趁早跟他把話說清楚,免得最後傷了自己。」

 

        娪君怔怔看著我,沒說話。

 

        我想了想自己剛才說的話:「怎麼?我說錯什麼?」

        她笑回:「大哥什麼也沒說錯,只是我忽然很好奇大哥為什麼對一個沒見過面的第三者這麼體貼。」

        「是嗎?單純替他感到可憐而已。」

        「嗯──大哥真溫柔。」

        我直覺回道:「妳終於發現啦?」
  

        靠!慘了,話已出口...........

  
        「『終於』?什麼叫我終於發現?」她一臉狐疑問。

        「呃..........」我抬起右手扶扶眼鏡回道:「是說妳第一次誇我體貼、溫柔。」

        「嗯?是嗎?」娪君歪頭想了一下,不好意思笑說:「好像是耶,我好像真的從來都沒誇獎過大哥。」
  

        跟她相處這麼多年,不但無法讓她對我動心,甚至連讓她專心注意我,都沒有辦法做到!然而娪君的一舉一動,卻無時無刻左右我的心弦。

        反觀她對我的無動於衷?這............到底為什麼?到底是什麼因素在背後阻擋?

        不懂,真的不懂!

  
        「大哥,你怎麼都不說話?」

        思緒被娪君的柔聲詢問拉回,我淺笑回答:「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沒有刻意不說話。」

        「是喔?大哥還是一樣沉悶,思考的時間多過開口說話。」她不滿說。

        「呵呵,我本來就悶,妳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怎麼?不喜歡嗎?」

        娪君鼓起兩頰說:「我哪敢?喜歡都來不及了。」

        「喜歡?那妳跟邱致全分手怎麼樣?」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立刻接口問了這一句話。

        娪君一副看見我頭上長角的表情,瞪大眼問:「大哥你說什麼?我為什麼要跟阿全分手?」
  

        啊──看樣子,時機還不到。

  
        我苦笑道:「分手以後,妳就不會總為了他難過、心情不好。」

        她撩撩頭髮,嘆氣說:「不行,分手以後,我就少了避風港,心情會更不好。」

        「我這兒也有避風港。」我淡淡說。
  

        當兵前的掙扎,試著做些什麼吧,總比什麼都不做,然後在未來後悔要來得好。

  
        「我知道。」娪君銀鈴似的笑聲,動聽極了:「大哥照顧妹妹,本來就理所當然。但總不能一輩子麻煩你,你還是會交女朋友的,我才不想當電燈泡。」她忽然想到什麼,調皮的眨眼問:「說到這個,大哥你是不是又交女朋友啦?」
  

        如果事不關己的話,我肯定會肅然起敬,給轉移話題毫不落痕跡的娪君一段熱烈的掌聲,這是連經常顧左右而言他的我,無論如何學都學不來的高招。
  

        趁眼前路口紅燈,我拉起手煞車,讓長腿稍事休息。捏著鏡片下的鼻樑,我深吸一口氣,無奈說:「我沒有『又』交女朋友,從高二那一個女朋友以後,一直都沒再有過。是誰跟妳胡說我有女朋友?」

        「阿全說你這麼少回家,絕對是因為交了女朋友。」

        「妳倒是很聽邱致全的話,他說什麼妳都信?」我沒好氣說。

        「也不是啦!」娪君紅著雙頰笑說:「你不常回家是事實,我也覺得八成跟交女朋友有關係。」

        「對不起,我就是那個兩成的機率,忙於課業的關係。你們都猜錯了。」

        娪君搓搓鼻子,笑說:「我一直都很好奇,你為什麼不交女朋友?交不到,還是不交?」

        「不想交!」

        「大哥──書讀太多,會變書獃子耶。」

        「我無所謂。」

        「不會很孤單嗎?」

        「不會!」

        娪君翻翻眼,搖頭嘀咕:「大哥真怪!」
  

        有時候,連我都不明白自己在堅持什麼?明明是一句話這麼簡單的事,卻怎麼都開不了口。這份孤獨不被人所理解的心,看來就只能這樣繼續深藏。
 

        車一轉彎,駛進市區。

 

        「好啦,別再說那些了,妳記得要跟那個人說清楚,這是我給妳的忠告。」

        「喔──」娪君懶懶回應。

        我張望市區街道,徵求她同意:「我好久沒看電影了,妳陪我,好嗎?」

        她看看手錶,點頭笑說:「好哇,反正阿全到晚上才能陪我。」

        「.............」我苦笑一下,沒說話。
  

        充其量,我不過也是個替身。

  
        「什麼時候要回去?」我淡淡問了一句。

        「嗯.........」娪君歪頭想了想說:「大概七點半吧。」

        「那要跟我一起吃晚餐嗎?」

        「不了,阿全晚上有聚會,說好要我一起去,我到那時再跟他一起吃好了。」

        如我所料,沒什麼好意外的。我淡淡說:「也好,我媽還等我回家吃飯。」

        似乎沒把我的話聽進耳裡,她傾身,隔著擋風玻璃往外看:「嗯,最近有什麼好片子呢?大哥,你想看哪一部?」

        「都可以,妳有沒有想看的?」

        「我.........」娪君的話讓手機鈴聲打斷,她立刻低頭從小皮包裡翻出手機:「喂?」
  

        發明行動電話的人一定沒有料想到,在使用方便的背後,還隱藏著令人厭煩的,走到哪裡都能被追蹤的缺點。娪君的手機鈴響,使我不由自主皺起眉頭。
  

        「嗯,我在外面.........跟同學.........沒做什麼,就聊聊天.........咦?不是晚上的事嗎.........不不不,沒什麼.........到哪裡等你們.........好,一心二路的碳烤店.........好,我知道了。」
  

        我聽到地點後,在心裡嘆口氣,手指輕撥,打了方向燈,準備在前面路口轉向。

 

        娪君按下停話鍵,跟著廣播電台播放的歌曲節奏,輕輕搖動身軀打拍子。她把手機收進皮包,抬頭看了看車外街景後忙道:「大哥,對不起,阿全的聚會臨時提早了.........你會不會很失望?」

        我無奈笑道:「怎麼會?妳陪阿全比較重要,反正我也有事要忙。」

        「嗯,下次再找你看電影。」她笑說。

        「好啊,下次.............」
  
  

        下次、下次,人生中無數個下次,究竟什麼時候才能等到這個『下次』的到來?
  

        我看著滿心歡喜的娪君,蹦蹦跳跳下了車,勉強自己笑著目送她離去。回程時的路上,只剩在風中搖曳的行道樹陪伴。

        無論我怎麼看,都覺得飄動的枝椏,在笑我傻!!
  
 

【可曾數過,人的一生中,說過多少個下次?】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15〉→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589599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