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廊.bmp 

雖說之前跟大家預告過,自己身上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要去完成,但經過十多天的努力下,我

發現這件看似很艱難的大事,其實.....不太難!我的快速度,讓朋友瞠目結舌,不知該如何評論。

唉!抱歉!我目前無法將這件事透露給大家知道,最主要的原因呢,可以歸納為以下四點:

 

第一、個性使然,不願人知。

 我的脾氣很怪,平常對任何事採取冷眼旁觀的比例居多,可要是真讓我遇上我認為值得出手相助的

情形時,我又會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再厚的城牆都擋不住的拼命三郎。

這種個性在自己的家人與朋友眼中,至今得不到認同,甚至責備我是神經病!我也沒辦法.gif

無所謂啦!我說過我看人不用雙眼,而是用心感受,這....正是我不按牌理出牌個性的最初緣由。

想當然,要在我面前玩小把戲、耍小手段,哈哈!那真是....關公面前舞大刀,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如果在我面前出現一位能讓我心服口服的人(或頻率吻合、觀念契合),那麼我將會傾囊相助(或相惜),

不顧一切,無論自己相助後的下場是什麼,我都依然會出手。

(哈!很傻,對吧?所以身邊人都說我...有毛病!)

 


第二、事由離奇,引人謬想。

這跟看小說的情形類似,我總認為小說是一本本不同的人生遭遇,雖然可能參雜一點作者的幻想,但不可

否認的是,它的確有其一定程度的真實性。(不過....你相信嗎?或看過之後,一笑置之,還是嗤之以鼻?)

隨意!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思想,就算是我,也無權干涉,同理可證,你們也無權左右我的想法。

我身上的這一件要事在一般人眼中,百分之八十的機率會被譏諷為無稽之談、荒謬之事,既然如此,

又何必多說?說了,不是讓自己被攻擊的更難受嗎?何苦來哉?翻桌子.gif

 


第三、信守承諾、守口如瓶。

我從小到大,不下我做不到的承諾,這是我的堅持!

可怎料這人世間多數都是一些顛倒黑白、口是心非的凡夫俗子,讓我備感無奈。

哈哈!沒關係,這不影響我的行事風格,別人是別人,我是我!

『寧願天下人騙我,我不騙天下人』,自己做不到的事,我決不輕下承諾;一但許下承諾,我必定

全力以付,至死方休。

 


第四、真誠心願,莫名萬分。

說到心願,可就還真讓我百思不得其解、苦笑連連。

人跟人之間的緣分與際遇,似乎冥冥之中早有定數,每一個人的背後彷彿都有一雙看不見的『黑手』

在掌控,時而出力拉緊,造成相聚緣分;時而使勁撥開,導致緣盡分離。

你說,這一切到底可以用什麼邏輯來解釋?

呵呵!你不用想啦!想破你的頭,也想不出來的......(因為,我試過了!根本是緣木求魚、白費力氣)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自己這樣心甘情願發自內心幫助呢?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 ^ ^ a )

真的啦!我比你們大家都還納悶......這一點....無解!不多討論。(再說,大家也看不懂!)你說啥.gif

 

根據以上說明,大家就別為難我,即使你耐不住好奇心作祟,拜託也別問!我....絕不會說!

嗯嗯!大家都是老朋友,應當懂我.....在此先行謝過。

接著呢,跟大家說說今天凌晨遇到的事.....

 

十二月四日PO出【寫詩樂】後,便埋頭努力做著自己身上的要事,沒想到時光飛逝,一下子就過了午夜

灰姑娘會變身的時辰。

『再二十分鐘好了,今天蠻順的,沒犯錯誤,再繼續二十分鐘就去睡。』

自己在心裡默默期勉,鼓勵自己將沉重的眼皮支撐住。(唉!其實,醫生強力不贊成我熬夜....熬夜會

讓我脊椎的疼痛...更難忍)

 


好啦!這不重要,我繼續說啊!

時鐘上顯示十二點三十五分,唔.....真的要睡了,否則等等清晨肯定爬不起來。

快速收一收,睡前刷刷牙,打開鬧鐘的同時,我看到此刻是.....凌晨十二點四十五分。

全身很痛,進入睡眠狀態前還必須經過一番掙扎,要『橋』出一個讓自己比較不痛的姿勢,才會比

較好入睡。

翻滾了十分鐘,睡魔終於戰勝神智,我睡著了。

 


嗚嗚嗚.......我又驚醒了.....時間是...凌晨一點五十分。

這...這....這又發生什麼事?我睡下去只有不到一小時,而且還被嚇醒......明早六點要起床上班呢....

天哪!別折磨我了,好嗎?

唉!祂聽得到嗎?

算了,認命一點,來跟大家說說夢境吧......

 


夢境裏跟現實世界差不多,但是,房子比較少......也就是說,地方很寬敞。

陽光雖然刺眼,但並不炙熱,跟現在能夠讓人曬到得皮膚癌的陽光不同,夢裡的....和煦多了。

身邊有人,我不認識他們,可在夢裡,似乎又跟他們很熟,熟到....知曉彼此的心意。

(只是一種在夢中的感覺啦......我也說不上來....反正是夢,我胡寫,你們就瞎看唄....)

我們分為兩組,好像要去尋找一樣東西,大家心裡都很急,我的心更急。

(兩人一組,要找什麼?嗯....不知道...夢裡沒交代...   冏   )

 


尋找東西時還要小心,不能被一種東西抓到,這個東西會纏住我們,並且加害到讓我們無法生存。

唔......這下更緊張了,簡直是如坐針氈、全身冷汗!


好啦!規則說完了,跟我同一組的是.....一個人!對!是一個人!

(這不是廢話!唉.....都說了是作夢嘛.....我不認識他,但是在夢裡似乎跟他很要好.....)

(厚!你們應該都有做過夢吧?拜託....想像一下唄....我...詞窮,好嗎?)

跟他並肩同行.........喔!說到這裡,我又想到了,在夢裡,所有的人都身穿白色衣服,樣式不同,

但都是白色。

我跟他並肩同行,一路上氣氛緊張,無法輕鬆閒聊,不過,真正讓我緊張的....是他身上散發出的

詭異氣息。

 


中間的過程已經模糊不清,我直接跳到後面被驚醒前的夢境好了。

『找不到、找不到.....怎麼辦?時間要到了....找不到...』我在心裡犯嘀咕。

「妳知道妳要找什麼嗎?」他冷冷問我。

咦?剛剛不是有告訴大家遊戲規則嗎?我沒道理不知道啊!幹嘛這樣問?

我面無表情看著他回:「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感覺你比我知道得多。」

他雙手後揹,垂眼淡說:「妳還是沒變啊!問一大堆無關緊要的問題,這樣怎麼躲避要抓妳的

東西呢?」

「是嗎?」我不客氣反譏:「那你告訴我啊!要抓我們的是什麼?」

 


他嘴邊浮現一抹邪邪的笑容,對我說:「好啊!」

我站直身體,雙眼緊盯著他,大聲道:「說啊!」

他笑開並露出潔白皓齒,緩慢移動腳步到我身邊,在我耳旁低喃:「我,就是...要抓你的人!」


驚.gif媽呀!夢境中,他搖身一變,成為電影中的異形,那東西.....啊.......(慘叫)該如何形容啦?

好好好!還是要寫一下,那東西跟『哈利波特』裡的『甘草糖』一樣,當哈利伸手拿取時,它們

不是變成會咬人的小東西嗎?

我夢中的那個東西,就是『甘草糖』怪物放大百倍後的樣子....一張血盆大口,幾乎要將我生吞活嚥。

開玩笑!不跑還得了?立刻拔腿飛奔........

 


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

現實生活中,我對跑步很不在行,沒想到在夢境中,竟是賽跑健將?

(唉!我常常在夢裡被『東西」追.....真的,沒命的跑,整個夢中都在跑......)

(有時候夢的結局.....就是我掉落懸崖......所以,我很能體會跳樓身亡的人,他們死前的感受.....)

(沒辦法!墜落的感覺很真,就像自己真的去跳樓自殺一般,有時,我甚至認為...死,不過是如此...)

 


話說我一直沒命的跑,心裡還不斷嘀咕怪物竟然是他......自己不斷自責未能事先發覺異樣。

(這在現實中,又不太可能發生.......嘿嘿!夢與事實相反,對吧?)

終於,跑得夠遠了,應該脫離危險範圍,我以手撐膝,半彎下身子,大口喘氣,此時,天色已漸漸昏暗。

一個人漫無目走著.......『到底要找什麼?』我不禁在心底問自己。(這裡最莫名!這是什麼夢啊?)

 


走著、走著,看到另一組人,我上前好心向他們提醒:「喂!跟我搭檔的是要抓我們的人,你們要

多小心。」

「........................」

他們不相信的眼神讓我很受傷,感覺自己多事,還是走為上策。

轉身要離去的瞬間,他們其中之ㄧ開口喊住我:「嘿!妳說的是真的嗎?怎麼可能?」

唉!我哪知啊?還正想問你們呢.......

我苦笑說:「親眼所見,信不信隨你們!」

「........................」他們相互對望,半天沒說一句話。

 

算了!無所謂,我自己也能完成任務。

正當自己在心裡嘀嘀咕咕發牢騷時,他們其中之一又叫住我:「等等!」

「怎樣?」我停下腳步,半轉過身看他。

他一臉無措樣說:「看妳變成一個人,我們認為妳說的應該是實話,那麼,加入我們吧!多個伴總是比

較好,對嗎?」

嗯......說得挺誠懇的,想想他說的話也沒錯,一個人完成任務的困難度的確比較高,而且天快黑了.....很害

怕耶.....

我邊朝他們的方向走去,邊說:「也好!希望我的加入,不會造成你們的負擔。」

「哪的話!別這麼想!」他大聲說。

 

與他們一起尋找的路途中,天已完全黑下來,雙腿的疲累讓我忍不住喊道:「我們是不是要找個地方休息

一下,看樣子今天不太可能找到。」

他們又是相互一看,其中一個(每次都是這一個說話.....醒了以後才覺得奇怪)才說:「嗯!也好!東西要

找,覺也還是要睡。」

「YA!!」我高舉雙手,高興大呼說:「太棒了!」

他們之中一直都不說話的那一個,抬手往左前方不遠處指著,另一個似乎馬上就明白他的意思。

「哈哈!真好!有小木屋耶,我們找到睡覺的地方了。」

 

三步併作兩步,一下子就來到小木屋前,只不過這小木屋看來十分破舊、荒廢.......

我皺起眉問:「這,能住人嗎?」

其中之一回道:「不能也要能啊!就今夜而已,湊和一下吧!」

嗯.......話是沒錯啦!但.....很恐怖的說.....

我看他們兩人並未動作,看樣子是想讓我一馬當先.....氣人!利用我...

硬著頭皮,伸手將門慢慢推開............

 

吶喊鬼臉.bmp天哪........我的搭檔.....那個『甘草糖』怪物......竟從木屋黑暗中,撲面而來........

哇....................(在夢中慘叫)

我.....我醒了!

嗚嗚嗚.......我又驚醒了.....時間是...凌晨一點五十分。

這是什麼意思啊?

最近我心裡確實有一些事情困擾我,反覆思索也不得其解。

而今天凌晨的這個夢,究竟代表什麼?要預告我什麼嗎?

嗚嗚嗚.......

害我今天一整天都昏昏沉沉、心驚膽跳的。蹲下雨角落.bmp

 

夢境,真有可能成真嗎?

夢境,真是上天對你提出警告嗎?

夢境,是否是自己的元神出遊,飄至未來的體驗?

夢境,有無可能是另一個虛幻空間中的另一個自己曾經遭遇過的事?

 

嗚嗚嗚.......我為什麼總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夢啊?

有朋友會解夢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