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五歲大的小女孩,坐在床邊準備就寢。她一臉憂鬱叫喚身旁幫她鋪床的梁青慧。

        「嗯?怎麼啦?」

        「為什麼我常常看到有黑影在屋子裡呢?」

        「什麼黑影?現在嗎?」梁青慧神情緊張,立刻停下手上動作、壓低了嗓音追問。

        小女孩看看房間四周,煞有其事,吐了口氣說:「現在沒看到。只要有媽媽在,就會看不到。」

        梁青慧拍了小女孩一下,責備道:「小孩子滿嘴胡說!」

       「我沒有胡說!」小女孩翹起嘴抗議。

       「楊欣莛,媽媽說過不可以亂說話的。」梁青慧皺起眉頭指責說:「在自己家裡,哪來的什麼黑影?別自己嚇自己。」


        已經歷練五年人情世故的楊欣莛,早已清楚忤逆大人的後果,因此,她十分機伶的閉上嘴,不再提黑影二字。


        梁青慧鋪好被窩,引導楊欣莛小小的身軀躺進去。她像是完全沒把剛才的話題擱在心上一般,溫柔笑說:「好囉,睡覺囉!妳看,妹妹都比妳乖,她都不用媽媽哄就睡著了。妳當姐姐,應該要更懂事啊!」


        自從妹妹誕生的那一刻起,楊欣莛幼小的心靈便經常接收到類似這樣的話語。她發現自己一直以來享有的專利,正一點一滴流失在大人口舌間的比較中。


        「媽媽,我也會自己睡覺,只是我常常夢到被人從高的地方推下去,或者是自己往下跳。好可怕,我都是這樣嚇醒的,為什麼妹妹不會?」

        「哎呀,那是妳在『長』!身體長高,骨頭拉長,就會夢到從高處摔下來。」

        「為什麼?」楊欣莛不懂媽媽的理論,滿腦子的問號,恨不得全部倒出來。

        「.............」梁青慧被自己女兒問得一愣,似乎從來都沒想過這個問題一樣。她虛假裝懂說:「摔下來會嚇得一抖,這個一抖就代表骨頭在拉長,妳外婆在媽媽小時候都這麼說。」

        「喔,所以被嚇到的一抖,就是骨頭在拉長...........」楊欣莛的小臉上,問號更多了。不過,媽媽是天,媽媽說的話一定不會錯,記著就是了。

        「好啦,被被都幫妳弄好了,可以睡覺囉!」

        「那在夢裡一直跑、一直跑,是不是也因為身體在長呢?」

        「對啦!跑來跑去當然就會長得快啊。」

        「媽媽,那為什麼我的夢裡都是黑黑的?」楊欣莛伸出小手,拉住梁青慧的衣袖,怯怯問:「黑黑的也會讓骨頭拉長嗎?」

        梁青慧的耐性幾乎到了一個快要噴爆的程度,她用力把楊欣莛的手塞回被窩,語調生硬說:「每一個人都在夜晚睡覺,所以夢裡會黑黑。妳要是怕的話,我就幫妳開小燈,這樣妳就不會夢到黑黑了。」

        「好。」楊欣莛像快溺死忽然抓到浮木一樣,立刻高興回答。

        梁青慧莫可奈何嘆了口氣,從衣櫃抽屜翻出夜燈幫女兒點上。她再次檢視兩個女兒的床鋪狀況,低聲說:「好了,這一次真的要睡覺囉,再問東問西就打人了。」

        「喔,媽媽晚安。」


        楊欣莛假裝閉上眼,讓梁青慧安心離開房間。她在媽媽腳步聲遠去後睜開雙眼,很不幸的,她又看見在自己床尾處的那團黑影。

        楊欣莛對那團黑影除了心理上的害怕恐懼以外,還有一種她自己也不理解的『虧欠』情緒。原本以為開了小燈的房間就不會出現黑影的楊欣莛,嚇得立刻緊閉雙眼,努力蜷縮自己的身軀,只希望這個當下困惑她兩、三年的三件事,能在她一夜夢醒之後,消逝無蹤。


        不過可惜的是,一直到楊欣莛十五歲以前,她的身高都維持在同年齡孩童水平之下的一百五十公分,並沒有因為常在夢裡玩『大怒神』而使自己『高人一等』。另外,黑壓壓的夢境也不曾藉由點夜燈而消失。那不時出現的黑影,更是如影隨形,一直跟到楊欣莛年滿十四歲生日那天。

        這一切,楊欣莛全都無法訴諸於人。原因並非她個性孤僻、不愛說話,而是任何人聽了以後的異樣目光與鐵齒指責,讓小小年紀的楊欣莛領悟到要在這世間找個知心對象有多不容易。

        楊欣莛很想弄清楚自己與一般人不同的理由,但在不能與人討論的情況下,也只有自己反覆思索問題的答案,甚至等到基本學識養成之後,瘋狂似的埋首書堆追尋始末。

        在不明就裡的旁人眼中,楊欣莛就只是一個不像正常小孩的『怪小孩』。

                         90  


《未完待續》

 

前往【05 絕】→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73026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