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好啦,看在我剛才幫你分析問題、提供辦法的情份上,就幫幫忙煮個簡單湯麵讓我祭祭五臟廟好不好?對你來說一點都不難,而且我好一陣子沒嚐到你的手藝了。」

        「要吃就自己去煮!!」

        「噢──你這麼無情啊?枉費我花了好多腦細胞幫你想法子、出主意,煮一下啦............」

        「厚,廚房裡沒有麵啦!」還是想逼江承豪自己外出覓食,我故意想盡藉口推托說:「下午我已經看過冰箱了,什麼都沒有。我想煮也沒辦法吧..........」

        「嘿嘿,就知道你會這樣講。」他忽然發出賊笑說:「我買回來了,只等大廚出手!」

        「..........................」

        江承豪一臉『贏得勝利』的模樣,不容我有再多做藉口的機會。他使力把我推進廚房,然後笑著說:「拜託你啦!煮好請記得叫我。」


        我現在漸漸能體會家庭主婦的辛苦了。一家人都可以在家中自己的空間,用自己的時間,做著自己的事情,而自己卻孤零零一個人,花費自己的時間,在不經常有人前來陪伴的廚房空間,做著幫別人填飽肚子的事。

        這份孤寂,確實會造成女人嘀咕嘮叨的反應,而這也是人在看到表面狀況時所下的定論,殊不知自己也有錯..........誰希望看到若干年後的自己,變成愛碎唸、煩死人的樣子?


        算了,反正我從中午吃完那一頓讓我筋疲力盡的餐宴後,到現在都還沒再進食,感覺上是有點餓了。另外,念在江承豪好歹幫我分析了情勢,讓我有了一點頭緒的情面上,就勉為其難煮吧!

 

        我翻看著江承豪放在櫥櫃上的食材,靜靜地一個人洗洗切切。嗯.......要用現買的肉絲,還是用先前冰箱裡的蝦仁爆香?是放現買的小白菜,還是冷藏了三天、快要不行了的莧菜?心裡稍微猶豫之後,仍然決定使用蝦仁爆香,加上小白菜的搭配。

 

        這是娪君愛吃的麵料............

        以前娪君最愛到家裡來吃老媽煮的麵,哪怕湯麵裡只有蝦仁跟小白菜,她也總能瞇著眼、笑咪咪狠狠吃個兩大碗。

 

        記得那一次是我大二返家過年,娪君突然到家裡來用餐。正忙著大掃除,根本還來不及採買的情況下,老媽只能用家中現成的材料,勉強做出一頓方便中餐。

        當娪君吃到像鴨子一樣坐在沙發上摸肚子時,我忍不住取笑說:「就算妳已經挨了三天餓,也不用吃成這樣吧?」

        她笑得天真回說:「伯母的麵,百吃不厭嘛!」


        是嗎?原來娪君很愛吃老媽煮的麵哪?我差點以為娪君是個大胃王,還挺替她未來的身材走向擔心。


        我笑問:「我媽的麵很平常,根本沒什麼特殊的地方,而且妳也吃過好幾次了,真想不透妳這麼愛吃的原因?」

        娪君歪著頭、認真想了想後回答:「不知道,也許就是因為平凡。」

        「要是妳以後吃不到我媽煮的麵,怎麼辦?」

        「哈哈!」娪君的笑很自然,連話都回得很輕鬆:「那就叫阿全來跟伯母學嘍。」

        「..........................」

        娪君看我沒回話,收起臉上的笑容小心問:「不過,大哥應該比阿全厲害,對不?」

        我裝起笑臉回道:「一點也不想煮給妳吃,省得到時候又讓邱致全誤會。」

        「嗯......說得也是,到時你又跟阿全打架怎麼辦?」娪君伸伸舌頭,繼續撐著她的鴨肚往沙發靠躺去。


        『為了妳,我一定會跟我媽學會煮麵的絕活兒。到那時,我再煮給妳吃,好嗎?』

 

        在娪君口中『叫阿全來跟伯母學』的打擊下,堵得我不但一句話卡在喉間說不出來,而且還久久無法找到能安撫自己心情的方法。


        事隔三、四年後的如今,我已能將娪君愛吃的麵煮得很熟練了。只是,當時的問句,依然找不到機會向娪君尋求解答。

        而且,娪君到家裡吃飯的次數,越來越少..................


        「嗯──好香啊!」


        哇!嚇我一跳,原來是紀虹筠。還真是個子小,走路靜悄悄。


        我故做鎮定說:「喔,是妳啊。下次要先出點聲音,不然會嚇死人。」

        她頑皮吐舌說:「看你個子那麼大,又沒作虧心事,這麼容易受驚嚇啊?還是在想女朋友?」

        我轉回視線繼續切菜說道:「煮東西要專心,才能煮出好吃的味道,再說我沒有女朋友。」

        紀虹筠縮了縮頭,頗為識相轉換話題說:「嗯,看樣子你常常自己煮東西吃,好香啊!」

        我看紀虹筠嘴饞的樣子,不禁好笑問:「怎麼?妳餓嗎?」

        「嗯!」她的視線在我手中食材與冒著蒸汽的鍋子間游移:「為了等小菁,我到現在還沒吃晚餐。她說要幫我買宵夜回來,可是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聽紀虹筠這樣說,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還真是可愛,沒想到這年頭居然有這麼依賴人的女孩子。


        我掀開鍋蓋,放入最後一道食材──小白菜。轉身從冰箱裡取出提味用的鰹魚粉,往湯鍋裡灑入少許。和緩對身後的紀虹筠說:「那妳先吃一點麵,等小菁回來,再把宵夜分一些給我,如何?」


        「阿輝!!」


        我又被沒預警、忽然衝進廚房大叫的江承豪給嚇著。


        他邊走邊喊:「你麵煮下去了沒?我朋友突然殺到樓下來..............咦?小筠還在啊?」他看看紀虹筠、又看看我,豎起大拇指對我說:「小筠在就沒問題啦!你把我的那一份給小筠解決好了,我現在要去赴生死宴!」

        『赴什麼生死宴啊?』我跟紀虹筠異口同聲問。

        一問完,三人相互對望三秒。

        江承豪會心一笑說:「默契不錯,你收小筠做你相聲徒弟嘍?」

        『我(他)才沒有!』


        我的背上冷汗涔涔,這下可被江承豪抓到話題,我跟紀虹筠又同時回答一樣的話了。


        「哈哈哈哈...........」江承豪登時大笑起來,絲毫不顧女孩子的害羞。他大手一搖說:「算了算了,當我沒問。我朋友要幫我慶祝退伍,今晚可能會喝到躺著回來,這不是生死宴是什麼?你們忙,我先出去嘍!」

        「喂,機車留在樓下不要騎,結束時打電話給我,我去載你回來。」我立刻轉小爐火,快步走出廚房,在迴廊上提醒他不要酒後騎車。

        「不用啦,我坐計程車來回。你早點休息不用等我了,掰啦!」他帥氣揮手,像旋風一樣離開了客廳。


        這個人真是的,無論做任何事都這麼率性。我回身走進廚房後,看見紀虹筠紅到耳根的俏臉,這下應該要想辦法緩和一下氣氛,不然,讓她產生誤會就不妥了。


        我摸摸後腦,尷尬說:「江承豪愛開玩笑的功力妳已經領教過了,他沒惡意的,妳就當做是每日一笑,好嗎?」

       「你不介意就好,我是沒關係..........」紀虹筠低著頭,囁嚅道。

       「我早習慣了,那妳就不要再臉紅了喔。」我安慰紀虹筠的同時,也完成了湯麵的烹調。我關上火,接著說:「來,我們趕快吃麵。小菁沒說什麼時候回來?現在都九點多了,她是想把妳餓死,還是妳曾經把她餓死過?」


        我端著一鍋麵,小心轉身放在餐桌上,心裡很是好奇紀虹筠依賴許宛菁的程度。我暗自揣測紀虹筠一定要等許宛菁回來才吃飯的原因,當然更納悶紀虹筠把自己餓成這樣的理由。這年頭外面什麼沒有?自己出去買不就好了。


        她放下手裡的兩副碗筷,逕自拿起其中的一副,邊撈麵條邊說:「沒有像你說的那樣啦!這是我自己的壞習慣,我不喜歡一個人吃飯。」


        我發現紀虹筠挑麵的動作很是笨拙,不太會用筷子的感覺。


        我連忙拿起筷子,幫她夾麵:「為什麼?妳們家人很多,所以現在一個人住外面不習慣嗎?咦?不對,妳又不住這兒.............嘿!」


        她果然不太會用筷子,麵被她夾得不斷扭動、四處飛濺湯汁,一根麵條居然大剌剌躺在我的手背上。滾燙的溫度,刺激了痛感神經,經由大腦中樞的傳導與判斷,使我的手不由自主『抖』了一下。


        「哎呀,對不起,很燙嗎?對不起!」她慌慌張張丟下筷子,抽了好幾張面紙幫我擦拭手背。可一不小心又把她左手拿著的麵碗傾斜,連湯帶麵弄了一桌子都是。

        她慌亂得不知該照顧我被燙到的手;還是放下麵碗;還是擦拭快要流到桌邊的湯汁。


        我幾乎可以判定:紀虹筠對廚房裡的事接觸不多。從跟紀虹筠初次見面到現在,我一直都覺得她是賢妻良母型的女孩子。相對的,許宛菁給人的感覺就比較像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女強人。

        人跟人總是要在相處過,才會知道彼此的特質。現在看到這樣的情況,心裡不禁責怪自己應該又估計錯誤。

        不對!此時不宜多想,趁紀虹筠還沒把餐桌弄得更狼藉之前,當下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她的手不要再有動作。


        我雙手齊出,一把抓住紀虹筠的手腕,讓她停下動作。我柔和安慰說:「小筠,沒關係!就算不習慣也別慌。」

        「.......................」

        紀虹筠眼神中有點腦火、有點羞赧、又有點感激,不過手上的動作終於停了下來。她嘆口氣說:「對不起,我就是沒辦法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從小都是別人幫我做好,如今想學都覺得困難。小菁常罵我是生活白痴,連煮開水都會把水壺燒到乾,更別提生活上的其他事情。」

        「妳別緊張,我來比較快。」我拉開椅子讓她坐下來,笑說:「能不能說說為什麼是別人做好?這個別人是誰?」


        我把桌面稍微清理一下,重新盛了一碗麵放在她面前,遞給她一副乾淨的筷子。這時我心裡有點猶豫:她該不會要我餵她吧.............這對我來說就有點傷腦筋了。


        「謝謝。別人是我父母請的傭人,我從小是讓傭人帶大。她們什麼事也不讓我做,到現在依然如此。」


        看見紀虹筠已經順利把麵條送進嘴裡,我心裡這才鬆了一口氣,還好她會自己吃。老實說,我真的不太想把『餵食』這個第一次經驗,現在就用掉。


        我從冰箱取出飲料,接著說:「聽起來妳父母似乎不常在妳身邊。吶,果汁給妳。」

       「謝謝。我一個月見不到父母幾次面,他們忙著賺錢。」


        慘了慘了,她快哭了。快快快,潘明輝,想想辦法。


        我連忙裝起羨慕的表情說:「那很好啊!有些人的父母都是等孩子賺錢回去。比起世界上的那一類人,妳應該要慶幸了。打起精神!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的,對吧?」

        她抬起頭看我時,還很自然的發出吸鼻涕的聲音。


        我不確定那是要哭的鼻涕,還是吃麵太熱所造成的鼻涕。我趕緊遞上一張面紙,並將她手上的筷子接過來放在桌上............還是小心一點好,真怕她為了擦鼻涕又把麵碗打翻.........我不想打掃餐廳。


        「你怎麼跟小菁說的一樣?」她擤著鼻涕、含糊不清回話。

        「是嗎?我的直覺啦,而且這應該也是一般人都會說的話吧!」

        「也許我真的太不知足,小菁連父母都沒有,一個人奮鬥到現在............啊?抱歉,害你到現在都還沒吃麵。你快點吃吧,麵都涼了。」


        居然到現在才發現我還沒吃半口?唉,廚師的無奈就在這兒了──總是最後一個入座。


        我笑回:「沒關係,我習慣吃涼一點的。麵......合口味嗎?」

        不太明白她為什麼又臉紅,只見她一個勁的頻頻點頭讚賞道:「嗯!很好吃,味道很好,比小菁的好。」

        「哈哈哈.........」


        喔,拍我馬屁?還是............其實我拿手絕活還沒施展出來哩!


        「妳是飢不擇食吧?餓壞的孩子。」


        我說笑著盛了一碗麵給自己...........咦?紀虹筠沒答腔,怎麼?我說錯話了嗎?她為什麼這樣看我?我臉上有麵嗎?


        「怎麼啦?」

        「沒有............」她低頭閃過我的視線,攪和著自己面前的那碗麵,低聲問:「潘大哥你失去的青梅竹馬,真的移情別戀了嗎?」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40→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71125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