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眼六年過去,這中間我不曾主動找過嫵君,而嫵君也很有默契似的,完全沒有任何音訊,彷彿我與她之間的一切,都靜止在六年前的畢業典禮後..........

 

        有時我會假想:如果在娪君之前先遇見嫵君的話,或許,我跟她的時間會更長久一點;也或許,我能更專心去了解嫵君;也或許的或許,我就不會經歷之後的所有一切。

 

        ######        ######        ######

 

        畢業典禮那天,是個萬里無雲、陽光遍灑的炙熱早晨。嫵君前來約我等她放學後,在老地方見面。我看得出她笑容裡充滿著複雜的情緒,而當時的我,也是如此。半顆心迫不及待想要離開這裡,另外半顆心卻又難以割捨、仍舊眷戀著兩份情愫。

          我為這一天的到來,花了好幾個夜晚思考,到了那個當下,該準備什麼禮物、該如何面對...........我想,嫵君大概也跟我一樣,因此我們足足半個多月沒有碰面。

 

        「怎麼?邢嫵君跟你說什麼?」林子欽悄悄來到我的身後,慢條斯理問。

        我收回遠望嫵君背影的視線,轉身淡淡回道:「沒什麼,約我等她放學後見一面。」

        「道別儀式嗎?」林子欽簡簡單單說著讓我五味雜陳的話。

        我瞪著眼看他,悶哼一聲,逕自走回座位。

        「喂喂喂,別這樣嘛。」他一步一趨跟在後面,知錯一般陪小心:「我是關心你,你為什麼老誤會我的心意啊?我們就要各奔前程了,不能對我友善一點嗎?」

        「都是我不對,可以了吧?」我皺眉揮了揮手說:「你別理我!」

        「那怎麼可以?」林子欽掛上我的肩膀,仍然不死心繼續以他的方式安慰我:「別騙我說你根本沒事!連我都心裡不舒服,我不相信你一點都沒感覺。」

        「你又沒跟你的方倩儀分手,不舒服什麼?」我沒好氣說。

        「哦?」他濃眉一揚:「所以,你...........真的要跟邢嫵君分啦?」


        嘖,氣死人了!我怎麼又中了他的道?!沒事提哪門子的分手啊,白痴!!


        我撥了撥他掛在我肩上的手臂,不耐煩說:「不分又怎樣?我總不能叫她在高雄傻傻等我四年吧?」

        「為什麼不行?」林子欽問的一派理所當然。

        「你白痴啊!這樣做,公平嗎?」額頭上的血管鼓脹,我忍不住吼道。

        他聳聳肩,無所謂回說:「我從來不認為這是不公平。如果邢嫵君不介意的話,你又何必在意公不公平?」

 

        我瞪著林子欽半响,最後終於認清自己的腦跟他的,是完完全全的『道不同,不相為謀』。

 

        搖了搖頭,我不客氣罵道:「靠!!你離我遠一點,我不想跟你說話。」

        他皮的要命,賊笑說:「你呀,就是要人逼到極點,才肯把話說出來。」他拍拍胸脯,大言不慚:「沒關係,我犧牲一點,捨命陪君子、送佛送到底。」


        幹,簡直是瘟神上身!我怎麼會跟這種人是好朋友?


        「送你個死人頭!」我冷笑反譏。

        林子欽收起不正經的表情,低聲問:「阿潘,你老實說,跟邢嫵君在一起,真的沒感覺?」


        我聽完不禁一愣...........這,確實是我不曾好好認真思考過的問題──我對嫵君究竟有沒有感覺?我經常把她當成娪君的影子看待,照說應該是沒有感覺才對,可是若說真沒感覺嘛............好像也不是那麼百分之百。


        「我.........我不知道。」

        「你有點男人氣概,如何?」林子欽兩手一攤,無力說:「媽的,我真是敗給你了。」

        「林子欽,我勸你最好快從我眼前消失,否則我會用你所謂的男人氣概扁你!」

        他看了我一眼,搖頭嘆氣說:「就算被你海扁,我也一定要逼你自己認真去想。這是身為好朋友送你的畢業賀禮,你不收都不行。」

        看樣子,林子欽非打破砂鍋不可。我也嘆口氣回道:「怎麼沒發現,你比女孩子還『番』哪?饒了我,好嗎?」

        他抬起雙手,往我肩頭使力,讓我坐了下來後,才小聲說:「這不是我饒不饒你的問題。」

        「那不然是什麼問題?」

        他也坐了下來,翹起長腿,指著我的鼻尖說:「這是你,饒不饒你自己的問題。」

        「我?!」

        「對,你!」他微微笑道:「邢嫵君雖然有些小缺點,但卻真真實實陪在你身邊一整年。她的撒嬌也好、任性也罷,不是都毫無保留讓你接收了嗎?你為什麼要這麼堅決放掉她?」

        我緩緩搖頭說:「如你所說,沒錯。可是兩個高中生的戀愛,能天長地久嗎?」

        「噢──你想太多了啦!」他翻了老大一個白眼,無奈道:「再說,你跟葉娪君能天長地久嗎?」


        天長、地久............天有多長、地有多久?一個帶著『不願放下』的靈魂,似乎真能做到天長地久。無論經過多少次的生生世世,都能..........不忘,好似與天共長、和地同久的不忘。


        我的眼神,越過林子欽的臉龐,似光一般,射向教室窗外的遠方。


        「葉娪君或許不能跟我天長地久,但,我卻願意在心底安排一處空位,天長地久等她。」


        唉,有時候話說得太感性,好像沒什麼人會懂。結果,林子欽趁我遠望窗外晴空出神的空檔,給了我力道十足的一拳,正因為完全沒防備,這一拳痛得我幾乎喘不上氣。真是可笑,擁有打人被記兩支小過記錄的我,竟然落了個給林子欽打卻還不了手的下場?!

        林子欽揍我以後,仍無法洩憤,鐵青著臉,一個反手肘擊翻了自己的桌子出氣。巨大的聲響,引來還在教室裡閒嗑牙、抬槓的同學注目,尤其是阿強、臭蟲他們,一個個錯愕向我投以詢問眼神。


        我摸著疼痛的肚子,苦笑說:「喂,你竟敢來真的?」

        「廢話!!你真的是太欠我揍。」打了我、翻了桌子以後,維持單膝跪地姿勢的林子欽倏地起身,用丹田之力吼道:「阿強,跟我去抽菸!!」

        阿強一臉為難說:「班頭兒,現在不好吧.........畢業典禮再十分鐘就要開始了,你還得代表領獎,會被老師聞到煙味啦。」

        林子欽皺緊眉想了想,憤憤朝我發飆:「都是你!氣得我連菸都沒得抽。」

        臭蟲躲在阿強背後,出聲打圓場:「班頭兒,我們好不容易要畢業了,有話好好說。」

        歌神摟著她女朋友的肩膀,故意營造氣氛說:「就是就是,要像我們這樣相親相愛。」

        「班頭兒,今天犯校規還是有可能被記過耶,沒這個必要吧?」阿強一臉擔心道。

        「幹!都給我閉嘴──」


        一群人似乎發覺林子欽跟我並非打真的,因此聽到他怒吼後,紛紛笑著一哄而散。


        我慢慢站起,瞇眼說:「很痛,真的。」

        他也瞇眼回道:「氣到了,當然。」

        「該跟我道歉吧你。」

        「該讓我消氣吧你。」


        什麼叫做好朋友?隨時隨地能懂自己、真誠實意對待彼此、無時無刻可以用頻率相同的默契互相支持而已。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謝謝你這麼替我擔心。」

        林子欽摳著鬢角,不好意思說:「對不起,一下子失手。」

        「沒事啦!」我拍拍他的肩,笑說:「我沒那麼脆弱。」

        「唉──在我看來,你的心卻已經被折騰的脆弱不堪了。阿潘,有這個必要嗎?邢嫵君真的不錯。」

        「你為什麼老幫邢嫵君說好話?」

        他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語氣低沈道:「不是我幫她說好話,而是她好像對你放了真感情。」

        我側頭想了想:「不,我覺得沒有。」

        「對呀!」林子欽故意升高語調說:「你從頭到尾都沒認真過,怎麼能自信滿滿說沒有?」

        「....................」我僵在當下,無法開口反駁。

        他拍了拍我的肩,像是給我安慰說:「算了,認識你,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要扭轉你的死腦筋,肯定比登天還難。我想你應該早有定案,無論我怎麼說,都是白費。我只想告訴你,從你眼裡看出去的世界,並非你想像中的大,往後千萬別用自己單方面的認知來解讀別人,甚至不要小看毫無利害關係的旁觀者,他們的見解或許更接近事實。」


        來自旁觀者更接近事實的見解?我不認為。對事情來龍去脈完全不清楚的旁觀者,怎麼可能會有接近事實的見解?林子欽你胡謅也該有個限度。


        我無力回問:「敢問您今年貴庚啊?」

        「嗯?」他眨眨眼,納悶道:「小生年滿十八。」

        「靠!」我噴笑說來:「你..........咳咳,我真好奇方倩儀會不會被你搞瘋。」

        「哼,怎麼會?」他一臉得意說:「我的小倩愛死我這個調調,沒有我不行嘞!」

        我大口深呼吸,搬起翻倒的桌子,坐回座位不客氣消遣說:「最好是這樣,你跟我都是十八歲,別跟我說那些人生大道理,我知道的不會比你少,還旁觀者嘞,真是瞎掰。」

        「.................」林子欽直瞅著我,沒答腔。

        我推正眼鏡,揚眉問:「怎樣?我不是你的小倩,別這樣看我。」

        「嘖!!」他抓了抓頭,丟下一句話:「跟關上耳朵的人說什麼都沒用,反正你以後就知道了。」

        我拉著自己的耳朵,裝皮嬉笑說:「開著哪,班頭兒。」

 


        ######          ######          ######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事實證明我當年的心智的確不如林子欽成熟,非但無法體悟出旁觀者清的真正含意,也自以為是、漠視他人的離譜。

        這跟喝醉酒的道理相同,明明已經醉到歪走斜行,嘴裡依然堅持自己沒醉。當年明明就是我徹徹底底關上了耳朵,但卻責怪林子欽滿口胡說八道、歪理一大堆。

        人,為什麼總要在一切成為回憶之後,才能看清自己的漏洞與錯誤?天底下資訊工程師這麼多,為什麼沒有一個人能研發出『模擬錯誤體驗程式』,讓人能夠有效率提前學習?把有限的人生,用在有意義的事情上,不是更符合經濟效益嗎?

        唉──問了也是白問!老天不可能讓這種人活在人間。一旦這個發明成真,人類可能從此便不需要再輪迴下去,人生.........就不再是試煉場。

 

        ######          ######          ######

 

        畢業典禮後的傍晚時分,我比約定時間提早三十分鐘來到小書店前,想把看了半個月的免費書在今天做個了結。當然啦,我今天會貢獻一份為數不小的零用錢,買下一套歷史文學,算是對書店老闆容許我這一年來只看不買的感謝之意。


        「喔,歷史文學。」書店老闆依舊帶著親切笑容,與我寒暄:「看就知道是你會喜歡的書。」

        我會心一笑道:「這麼厲害,看就知道?」

        「是啊──」他感嘆說:「我在這開書店十五年啦,來來往往的學生客人不計其數,大致可以從面相、舉止上看出些端倪。」

        「我這麼明顯,臉上寫著歷史嗎?」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打趣問。

        「呵呵...........」貼心的老闆幫我從櫃檯角落找了個合適的箱子,一本一本將書放入,其動作之輕柔,似乎就怕傷了書一樣:「怎麼會有人臉上寫字嘞?」

        「那不然你怎麼知道?」

        他停下動作,將手上的書翻開捧著說:「你看書的樣子。」

        我不明白話中意思,疑惑問:「好玄的說法,我不懂!」

        他淡然一笑道:「每個人看書的樣子都不同,有的人是隨手翻閱,一本接著一本換;有的人是心不在焉,手裡抱著書,但腦子卻想著其他事。至於像你嘛..........我發現你總是很專注投入在吸收一本書,從頭到尾、完完全全,所以,書裡的內容也經常引發你的沉思。」

        「我的沉思...........」不自覺跟著複誦。


        是啊,老闆說得或許有道理,這的確是我的看書習慣沒錯。我認為,每一本書都是作者拼了命、絞盡腦汁的嘔心瀝血之作,看的人若不能體恤,再好的書也入不進心,當然更別提能真正看懂作者的心意。


        看著老闆裝書的動作,我不禁稱讚道:「你很惜書。」

        我的話讓他眼神一亮,開心說:「這是當然,每一本書對我而言都是寶貝,說我把它們當掌上明珠也不為過。」

        「可你是開門做生意的老闆,難保前來參觀的顧客每一個都是愛書之人。」

        他輕輕嘆氣,無奈道:「沒辦法,偶爾還是得為五斗米折一下腰............」他苦笑繼續說:「人生有苦有樂,不是嗎?」

        我點點頭,表示認同。


        老闆的視線落在我手上,他忍不住讚嘆道:「好漂亮啊──是你的畢業禮物,還是要送人的畢業禮物?」

        「............」我看了看握在自己手中的禮物,沉聲道:「是我畢業,準備要送人的。」

        「喔喔──也對,一個大男生收這個禮物有點不適合。」老闆十分技巧的轉開話題,指著書箱說:「先寄放我這裡嗎?你應該還有事。」

        「嗯,先寄放這兒,我等.........等再回來拿。」

        老闆的笑容,有種讓人心安的祥和之感。他回頭從身後架上拿了一本書,柔和詢問:「我想你還沒看完吧?」

        我看見他手中書的封面,頓時臉上升起燥熱:「沒......還沒。」

        「送你!」他看著我,笑說:「算是我送你的畢業禮物。」

        「..................」

        「咦?」老闆眨眨眼,好奇問:「不要嗎?」

        「要!!」連忙開口說明:「怎麼這麼突然?嚇死人了,老闆。」

        他笑而未言,繼續打包書箱,就像替心愛女兒裝扮新嫁衣一般。


        我深深覺得,人生有很多種選擇,而在選擇之後,又還有很多際遇。無論如何,最高興的選擇,絕對是做了自己喜愛做的事。人生最樂,莫過於此,小書店的老闆,似乎就是這樣的典型。

 

        在老闆的好意下,我得到了那本免費書,接下來的二十分鐘,一下子不知該如何是好。

        二十分鐘後,嫵君就要來了............該來的時間,依然會來。跟嫵君之間的後續,我仍然沒有改變心意............今天,將會畫下句點。

        這最後一次的約會,對我來說,應該跟往常一樣,不會有什麼特別之處,等時間過去,一切.........便會成為回憶。不過,在心中期望能平淡度過的最後一次約會,卻怎麼也想不到,竟然發生兩件令我當時不解的事──

        其一是,明明離相約時間還有十五分鐘,卻遠遠看見嫵君的身影已自巷口轉角出現,這是有史以來她最早到的一次,讓我忍不住抬頭確認太陽是不是從東邊下山。

        嫵君這麼早到,是因為她終於發覺我一直都會提前來這裡等她了嗎?或是她想在這最後一次約會裡,讓我留下對她的完美印象?還是她刻意想營造使我改變心意的氣氛?

        我揣測她的心,這次竟然無法在第一時間確認哪個答案最接近事實...........

 

        其二是,相處一年多以來,從來沒有胭脂妝扮的嫵君,此刻特別化了可以讓我輕易看出的淡妝...........很自然、很亮眼、很適合她。

        原本在她臉頰上淺淺的雀斑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吹彈可破』的皮膚,我必須盡全力,才能克制自己要去觸摸的衝動。本來就擁有一雙靈活眼神的她,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然,那輪廓更加鮮明、深邃的眼眸...........我的靈魂幾乎有要被攝走的錯覺。接著是嫵君晶瑩剔透的粉嫩唇瓣,因快步行走、呼吸急促而微微閉合著。彷彿快要滴出蜜一般的雙唇,令我一瞬間意亂情迷........

        我沒想到,化妝對女孩子而言是如此的神奇!怎麼也無法將面前的嫵君,與這一年以來我心目中的殘留形象做連結.......我真的看傻了眼。

        忽然,腦中閃過一個問題:不知道娪君畫了妝以後,是不是也會讓我看到眼鏡掉下來...........

        .......................................

        我知道自己的矛盾之處,這一年來的掙扎,我都清楚。不過,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使自己的心,安於當下、眼前,不做根本不確定能不能實現的空想。

        此時此刻,我無奈咬緊牙關,仍不覺得自己的決定有什麼不妥。

 

        急忙收斂雜念,我開口說話的聲音沙啞:「妳.........來得真早。」

        嫵君淡淡一笑說:「嗯,不好嗎?」

        「好、當然好..........」我像個傻子一樣發問:「妳化妝了?」

        她若有所思的看著我,咯咯笑出聲:「嗯,不好嗎?」

        「好、當然好............」


        媽的,我怎麼真的跟傻瓜一樣?!


        「明輝..........」她低聲輕喚,臉上帶著交往一年多以來首見的表情,將一盒對筆捧到我面前:「祝你前程萬里,金榜題名。」

        我深深看著嫵君的不捨笑顏,左耳旁登時出現幻聽:『潘明輝,你這個瞎了眼的大白痴!看不到邢嫵君捨不得你?跟你打賭,只要你開口,她肯定留在這裡等你。』話到這裡才剛結束,右耳邊也傳來聲音:『拜託──讓邢嫵君等個屁啊!從頭到尾都是她一個人在那裡一廂情願,我們帥哥潘要的是葉娪君,懂不懂啊?你這個有頭無腦的超級大智障!』


        「明輝?」嫵君的呼喚,使我回神。

        意識到她的手停在往我臉頰的半空中,我一個衝動將之抓住。

        「?!」嫵君被我的動作嚇到,手縮了一下,訝異問:「怎麼了你?」


        我怎麼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沒、沒什麼。」我放開她的手,再順勢接過禮物,淡淡說:「謝謝妳的祝福,希望妳的好運能讓我順利考上學校。」

        「喔。」她鬆了口氣笑說:「一定的,我會用力幫你加油。」

        我的心情在她的笑容裡慢慢復原,剛才的情緒,肯定是錯覺。我也緩口氣,將藏在身後的金莎巧克力加小熊玩偶花束遞到嫵君面前,笑說:「我的第一束花,送給我第一個女朋友。」

        「明輝──」她看了看,如往常一樣,又用讓我腿軟的聲音嬌嗔道:「這裡沒有花耶。」

        「哈!我就知道妳會這麼說。」我聳聳肩,自己找臺階下:「店員說金莎巧克力也可以算是另類花種。妳瞧!」我掏出上衣口袋裡的金色花朵,靠近嫵君眼前轉動:「這是店員教我用巧克力包裝紙做的,怎麼樣?蠻漂亮的,對吧?」

        「...........」她默默接過去,學我轉著。

        再次將整束巧克力送到嫵君懷裡,我低聲對她說:「祝妳每天都快樂,心想事成。」

        嫵君第一時間並未接下,就只是兩眼發直盯著花束看,然後用很輕的聲音,像是自言自語一樣說:「少了你,怎麼可能快樂...........你好殘忍,真的要從我的世界裡消失嗎?」


        我的心揪了一下,想不到我會被說成殘忍..........其實,有人對我........更殘忍。


        「別這樣,好不好?我們之前就討論過這個問題了,對不?」我低頭看嫵君的臉說。

        「..........」她點點頭,立刻換了個表情說:「嗯,我們說好今天要好好道別的。」

        我壓抑著心中的感覺,輕聲安慰說:「我是真心希望妳快樂,看到妳快樂,我也會比較放心。」

        她抿起嘴唇接過花束,眼中泛起淚光,完全沒有任何預警突然上前抱住我..............而我剛剛的心情竟趁機死灰復燃,讓我的理智起了變化。

        我藉著滿滿金莎巧克力的甜膩氣味遮掩下,俯身低頭給了嫵君一個淺淺的吻,在她溫暖潤澤的雙唇上。

 

        ######          ######          ######

 

         如果說我跟嫵君最後這個畫面算是『吻別』的話,我想我應該會把歌詞稍作置換,改變成我心中想說的話,獻給嫵君,以及這段不算長的戀情...............


          想要給我的思念 就像風箏斷了線

          飛不進我的世界 也溫暖不了我的視線

          妳已經看見 一齣悲劇正上演

          劇終沒有喜悅 我仍然躲在她的夢裡面

          總在剎那間 有一些了解 說過的話不可能會實現
 
          就在一轉眼 發現我的心 已經陌生不會再像從前

          我的世界開始下雪 冷得讓我無法多愛一天

          冷得連隱藏的遺憾 都那麼的明顯..........

                                                                   §吻別──張學友§

 

 

【一開始就註定沒有結果的選擇,對人生而言,真的是必經之路嗎?亦或是南柯一夢?】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22〉→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02411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