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裡攥著邢嫵君的信,我目送她小跑步的背影遠去後,才拔腿飛奔回教室。我在走廊上停住腳步,稍微彎下身,遠遠的往教室內偷看,好在班導還沒來,而大夥此時仍是一片喧嘩吵鬧。

        我把信塞回長褲口袋,拉了拉制服上衣,故作悠哉從教室後門走回座位。

        林子欽翹著二郎腿、手托腮幫,嘴角揚起一抹微細到幾乎看不出來的笑,眼神中的深邃,是我跟他同學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見到。


        「阿潘。」

        「什麼事?」我故作鎮定回問。

        「我看到你打掃工作做一半就跟學妹跑掉喔!」

        「然後嘞?我不是幫你抓回三個人認真打掃了嗎?」我淡然道。

        「我也看到她有給你一封信喔!」

        「你會不會看太多啊?」我皺眉道。

        他伸出手、緊盯著我,賊笑兩聲說:「口袋裡有我的信吧?還不快給我?」

        「..................」

 

        生平頭一回收到女孩子送的情書,使我全身血液加速、腎上腺素激增也就算了,沒想到還要面對林子欽銳利眼神與犀利問句的襲擊。我就像被獵人盯上的獵物一樣,進退兩難。

        口袋裡的信明明是我的,怎麼可能傻到交出去?但要是拒絕交給他,又會百分之百換來被追問原因的下場.............這才頓時驚覺,無論我怎麼回答,似乎都要落入無法開脫的處境之中。一想到這,我不禁坐立難安起來,簡直比在街上裸奔還窘迫!

        幹!!我可不可以什麼都不說?可不可以讓我保有這份神祕?誰啊?來教教我.........


        「報告!!」

        教室前門傳來一聲洪亮的進門宣告,全班的喧嘩聲頓時消失,大家不約而同抬眼查看。

        林子欽倏地起身,大跨步伐迎上前去。


        我鬆了口氣,看樣子剛才的話題可以暫時斷線,心裡不禁暗自慶幸,想不到身邊竟有幸運女神降臨。

        竊喜之餘,我看著林子欽以一班之長的身分與來者交談的樣子,不得不承認,他真有當領導者的氣魄。在人群之中,就是會散發出一道奪目的光。有時候我在猜,這可能是因為他個子高所造成的錯覺,不過我比他還高五公分啊.........誰又能解釋這是怎麼回事?


        喊報告進門的同學在林子欽點頭致意後轉身退出教室。林子欽踏上講台沉穩宣布:「班導臨時有事,會耽擱二十分鐘到教室上課,所以現在請大家安靜自習。」


        什麼?!二十分鐘的自習?這..........這不是讓林子欽逮到質問我的機會了嗎?嘖,班導也真是的,什麼時候不好耽誤,偏偏挑這個時候來添亂?!我的幸運女神哪──祢千萬別走太遠,再多陪我一下吧!


        「班頭兒!」阿強舉手喊道。

        「什麼事?」

        「都考完試了,要自習什麼?」阿強一臉賊呼呼,嬉皮笑臉問。

        「隨你的便!」林子欽揮手說:「你拿秘笈出來練也沒關係,只要安靜就好。」

        阿強揚手指著林子欽,咧嘴笑道:「你說的喔,大家都聽到了。」

        笑聲、鬧聲此起彼落。

        林子欽雙手往胸前一抱,瞇起眼睛說:「我是不知道教官會不會走過、路過啦,我可不負責這個風險。反正只要你們不講話,其他什麼,我都無所謂,你們自己小心就好。」


        只要不說話嗎............呼,好險、好險,幸運女神還在!我決定等會兒放學鐘聲一響,就要立馬閃人,林子欽這小子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好啦好啦,大家安靜自習。」他立起講桌上的點名冊,敲出『叩』的一聲,再用親切燦爛到令人咋舌的笑臉,簡短說著語帶威脅的四個字:「別惹麻煩。」


        我推了推眼鏡,偷偷將視線掃過班上幾個愛帶頭作亂的同學臉上的表情,一點也不令我驚訝,林子欽的話,有壓制這些人的效果。真是服了他!天賦異秉的氣勢,誰也學不來。有時候我會想,如果這個班上少了他,到底會亂成什麼樣子?要是換成我的話,能做得到他的一半嗎?我在旁人眼中,是否也有一樣的氣勢?


        林子欽填寫完點名冊,慢步走回最後一排的座位上。他揚了揚眉,向我伸出手。


        可惡啊,這小子!還來?!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隨手抓起桌上這一週要完成的英文作業簿,重重放到他手上。

        他維持姿勢不動,瞪著我看,臉頰上隱約可見牙關咬緊的痕跡。

        我也學他揚起了眉毛,偷笑出來。

        他搖搖頭,甩回我的作業簿,一臉不屑的表情,用手指了指我。

        哈!真是天助我也,林子欽也有拿我沒輒的一刻!心裡忍不住飄飄然高興。這是不是學妹帶給我的好運?不但幸運女神相隨,連勝利之神都前來助陣。


        『教務處報告、教務處報告!』教室內的擴音喇叭,傳出全校都聽得見的廣播:『高中部二、三年級各班班長及副班長,請立即到教務處集合。高中部二、三年級各班班長及副班長,請立即到教務處集合。』


        教務處的廣播內容,在我腦中如雷一般霹下.............靠腰嘞!為什麼非得是班長和副班長?跟學藝股長不行嗎?真他媽的圈圈加叉叉!我的幸運女神、勝利之神嘞?祢們死哪兒去啦?難不成兩個看對眼,手牽手去卿卿我我了?Shit!


        林子欽的表情跟我完全相反,廣播後的短短十秒鐘內,他從低著頭憋笑,到昂起脖子轟笑出聲。

        聽到他的笑聲,我只能用力深吸一口氣來抑制自己想翻桌子的衝動。

        他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甚至嗆咳起來。

        周邊的同學紛紛投來不明就裡的好奇眼神。

        他拍拍胸口、順了順氣,像播放慢動作一樣站起來,重重在我肩膀上拍了下來:「走吧!親愛的副班長。」


        惱羞成怒,我看就是用來形容當時的我,再恰當不過的一句成語!人世間的事,有時真會令人氣結到不知該說什麼,我難以分辨這一切究竟是既定的,還是人為的。

        算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我鐵著臉,慢慢站起來,朝他皮笑肉不笑:「嘿嘿。」

        他皮的可以,也用同樣的笑聲回敬我:「嘿嘿。」

        這時坐在前面的歌神忍不住開口小聲問:「你們兩個又在玩什麼?我怎麼都看不懂?」

        「白痴啊!」阿強巴了歌神的後腦杓一下,神色緊張壓低了嗓音說:「我不就早跟你說過了,他們倆之間肯定有曖昧的啦。」

        「啊啊!」歌神登時恍然大悟一般鬼叫起來:「難道是..........是那個......那個什麼來著......」

        「靠!叫你讀書不讀書。」阿強勒住歌神的脖子,在他耳邊用不算小的音量說:「斷袖之癖啦!!」


        媽的,阿強你...........我非把你大卸八塊不可!


        『放你的春秋大屁!!』


        話一出口,我就傻住了。我怎麼會跟林子欽罵出一模一樣的話?!這下可慘,跳到『冥河』都洗不清了。

        我整個人僵在那兒,急得血往腦門上衝。


        林子欽倒是哈哈大笑起來,整個人率性掛上我的肩膀,大剌剌說:「我跟阿潘是好哥兒們,感情好是理所當然,你們愛怎麼低級胡想,是你們的事。」他搖了搖我,繼續問:「對不對?阿潘。」

        「唉──」我無力垂頭,低聲嘆息。


        好話壞話都給他說盡了,我能說什麼?


        林子欽像沒事人一樣,提醒說:「走啦,要立刻到教務處集合。」

        「是──」我沒好氣回道。

        「喂,風紀。」臨出教室前,他回頭交代:「交給妳啦,別讓他們鬧的太兇。」

        「知道啦!」風紀股長外號男人婆,一個班上完全沒人將她當女孩子看的跆拳道黑帶高手。她在座位上翹起腿,自信滿滿大聲回答。


        我三年高中生活裡,能跟這些人湊到同一班當同學,還真不知是修了幾輩子的緣份。我一直都以為自己的際遇在現代社會中,算得上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罕見,可當我與這班上的人互動越久,反而越覺得自己根本不算什麼,尤其是在我加入九人幫之後。一山還有一山高的真正含意,莫過於此吧!我想。


        「喂──」林子欽用手肘撞了我一下:「你可以回神了吧?」

        我邊走邊用手揉著發脹的太陽穴,不耐煩回道:「我沒有神了。」

        「你這是什麼回答?什麼叫做沒有神?這麼嚴重?」林子欽傻眼問:「阿強他們是開玩笑的,你不會呆到信以為真吧?」

        「噢──我知道啦!白痴。」

        他斜睨我,沒好氣說:「對,我是白痴。」隨即提高音量叫道:「信拿來!」

        「不給!」我彷彿看見林子欽眼窩深處的微細閃光,這讓我心底的疑問,有了印證的跡象。

        「很好。」他邊走邊摳著下巴鬍屑,陰沈笑說:「那請給我理由!」

        「嘖!林子欽,你真的是混帳加三級再乘N次方!」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18〉→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595004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