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林子欽追問學妹名字未果之後,原本每兩、三天會見到她一次的頻率,受到將要來臨的期中考影響,足足間隔了半個多月,都沒等到她出現。其實,這名字之謎正如林子欽所言,無論我有沒有開口問,等下次見到她時,答案便會揭曉。不過,我超級懷疑林子欽吃了秤砣、鐵了心的態度,他異常固執非要我自己去問出答案。哼,隨便!反正早晚會知道,裝什麼神祕?真是的。 


        剛考完的星期五第七節下課打掃時間,班上每個人都沉浸在精神鬆懈的放假前夕氣氛中,三五成群的東拉西扯、嬉笑叫鬧,根本沒人用心打掃。林子欽為了等一下能對早就告誡說要驗收成果的班導師有所交代,即使心中有一百個不願意,也還是硬著頭皮、板起面孔,站在講台上指揮督促。相較起來,我這個總是躲在角落的副班長,似乎真的不夠盡職...........

 

        機伶的林子欽彷彿偵測到我的愧咎眼神,立刻瞇起眼朝我做表情:『你也幫幫我的忙,叫這群脫韁野馬趕快幹活兒!』

 

        我真佩服自己,竟能解讀林子欽那麼複雜的表情。可惜,看得懂是一回事,答不答應又是另一回事。我拿著掃把,聳聳肩,對他比手畫腳說唇語:『拜託,我不喜歡被人管,所以,別再強迫我去管別人,如何?』

        他在講台上惡狠狠瞪我一眼,隨手拿起黑板溝槽上的粉筆,振臂一擲。

        我看粉筆如飛箭般朝我射過來,立刻身形一矮,避了開去。我向朝他豎起中指,以示回禮。

        林子欽氣得回身將板擦抓在手裡,做了準備扔出的姿勢。

        我忍不住笑著快閃到走廊,悄悄來到正在口沫橫飛、閒扯淡的臭蟲身後,搥了一拳,罵道:「你還聊天?快點去裡面掃地!」

        「為什麼?我明明是掃走廊的。」臭蟲馬上提出抗議。

        「快去!」我故意裝兇吼說:「班頭兒要我跟你換,誰叫你要聊天!」

        「噢──」臭蟲一臉不情願,抗議嘀咕:「每次都這樣,頭兒很奇怪,為什麼都找我麻煩...........」

        「囉嗦,快去!!」我憋著笑趕走臭蟲,再轉頭對跟他哈啦的兩個女同學說:「妳們也快點打掃,班頭兒要發瘋了,拜託。」

        她們倆互看一眼,雖然有點不樂意,不過還是賣了面子給我,異口同聲說:「好啦!」


        哎──真是辛苦,沒想到當副班長還得犧牲形象、賣弄我的楚楚可憐.........

 

        忽然身後飄來熟悉到不行的聲音:「學長。」


        『來了!』我心想。

 

        回身將視線降低,跟她打招呼:「嗨!學妹。」

        她眼神飄忽,有點心不在焉說:「學長,你好。」

        「這一次隔比較久。」

        「嗯,因為考試。」她迴避我的視線,眼神中帶著手足無措的緊張顏色。

        「考得還順利嗎?」

        她笑了,但不像先前幾次見面時的自然:「嗯,託學長的福,還好。」


        還真的嘞,託我的福?!連說話都動聽。

 

        我笑問:「今天還是要我轉交信?」

        「.....................」


        咦?她第一次這麼沈默,間隔這麼久沒來,莫非跟班頭兒發生什麼事了?

 

        「怎麼了?還是今天想自己去找他?」我有點替她擔憂問。

        「不.......不用。那個..........學長...........」她抬起頭看著我,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嗯?」我一面回應她,一面研究著在講台上刻意閃躲我視線、做出置身事外樣子的林子欽。

        她雙手將信遞到我面前,低頭說:「從今天起,我不再幫同學轉交信.............」

        「幫同學轉交信?!」我聽得一頭霧水,連忙問。

        「嗯,之前的信,其實是我們學藝股長寫給林學長的.............」她抿嘴輕聲說。

        「那,這是............」我看著她手裡的信,不解問。

        「這才是我寫的信。」

        我的心臟沒來由跳得厲害:「然後,要我拿給誰?」


        靠,真是莫名其妙的明知故問!!


        她今天沒綁馬尾,低垂的臉頰讓及肩的髮絲遮住。她怯生生道:「是給你的,學長。我希望能和你交往。」

        「...................」


        媽呀,什麼跟什麼?事情怎麼會變這樣?難怪我好說歹說,她都不願意親自將信交給林子欽............媽的,林子欽這個混蛋!這其中八成有鬼!

        我拿著掃把杵在她面前,一時不知道該不該接過她舉到我胸前的信。正當猶豫之際,餘光撇見林子欽和死黨五、六個人,鬼鬼祟祟從教室裡往外探頭探腦,一群人起鬨、吹口哨的聲音越來越大。


        我迅速將她手裡的信抽過來,往長褲口袋藏,尷尬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走遠一點,好嗎?」

        她聽見旁邊鬧哄哄的聲音後,笑容裡有點竊喜、又有點羞怯:「好。」


        帶著她往校園走,來到那棵我經常用來發呆的老榕樹下。不可否認,當時情緒確實有些複雜,腦子裡也很雜亂。口袋內透出來的感觸,讓我一直以來堅不可破的感情銅牆.............出現了令我料想不到的缺口。

        『不行,不可以把她當替身。』我暗自告誡自己。這樣做對她太殘忍,我不希望自己滿足了,卻傷害了別人。


        「學長..........」她斂去臉上笑容,輕聲說:「我............是不是造成你的困擾了?」


        在願望實現之前,先考慮對方的想法。多麼善良的女孩!那麼,我更不能對她有所隱瞞。


        我將信自口袋中取出,低聲問道:「妳確定這封信要給我?」

        她點點頭,表情認真說:「確定。」

        「但我的心裡有一個意中人。」我苦笑說。

        她微微蹙眉,雙手在腹前握得很緊:「所以學長有女朋友了?」

        「沒有!」

        「怎麼說?」她疑惑反問。

        「我和她並沒有在交往。」我心虛回答。

        她側頭想了想,意會後淡淡笑說:「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介意。老實說,世界上也幾個人能夠把心淨空,全心全意永遠愛著一個人。」


        嗯,學妹說得妙,這種人的確不多見..........

 

        「妳肯定不介意?」我再次詢問。

        「嗯,我肯定,只是...........」她順了順鬢邊髮絲,紅著臉低聲說:「先交往看看。」

        「....................」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要是再推托,不就顯得我拖泥帶水、不乾不脆?


        「對了,我幫妳............」想想不對,馬上改口說:「幫妳同學轉信這麼久,都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她聽完一呆,立刻抬手遮住制服右側的名字,笑說:「學長,聽說大家都有繡學號跟名字在制服上,你都不曾看到嗎?」

        「這個............」我不好意思抓抓頭:「以為妳是林子欽的女朋友,所以...............」

        「喔,是這樣啊..............」她緩緩頷首,輕柔說:「我叫邢嫵君,請多指教。」

        「?!」


        乍聽之下,心中驚訝難以掩藏,這名字.........怎麼...........怎麼................


        「潘學長,你...........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她怯怯問。


        當她移開右手的剎那,我睜大眼瞪視繡在她制服上黯紅色的名字..........呼──原來是這個『嫵』字。

        「對不起,沒什麼。」真是嚇出一頭冷汗,腦細胞都不知道被瞬間秒殺多少。

        「那.........學長,我..........你..........那個...........」她的頭,低到不能再低,連話都說不清。


        『噹──噹──』第四節上課前的預備鐘聲響起。

 

        我傾身在她面前揮揮手:「學妹,快上課了,妳想知道的答案,我會寫在回信裡面。這樣好不好?」

        「好!!」可愛的她,馬上抬頭回答,不過似乎顧慮到什麼,所以又低下頭小聲說:「謝謝學長,我後天再來找你.........拿信。」

 

        後天?


        「不行!!」我刻意板起臉,嚴肅制止。

        她嚇一跳,驚聲問:「為什麼?」

        她的訝異表情讓我破功。我笑說:「後天沒有人會來學校喔,學妹。」

        「啊?!」她瞠目結舌,好一會兒反應不過來。

        我再次揮揮手,笑說:「下星期一這個時間,我去六班找妳。」

        她這才想起今天是星期五,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來說:「喔,學長你是在捉弄我嗎?」

        我看著她,笑而不語。


        「你怎麼知道我是六班?」她鼓起臉問。

        「猜的!」我看著她因我故意逗弄而微慍的神情,用自以為瀟灑的口吻,輕鬆帶笑回答。

 

        晴朗的校園天空下,最後一堂課的鐘聲迴盪,難以抑制的暖意,在冰封以久的心房四處竄流。


        當時,我高二,她高一。看似青澀的年紀,誰也無法預測未來所發生的事,只能在時光河流中,任其載浮載沉。

 

 

【時光雖會流逝,但烙印在心底的曾經,是時光永遠也帶不走的瑰寶】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18〉→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594043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