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的景色,一樣的停車場入口,兩年前的往事歷歷在目,彷彿一切都靜止在那個當下。我甚至還心有期盼的,朝當年娪君小跑步而來的轉角,望眼欲穿...........

        空蕩蕩的街角讓我皺眉,下意識緊握方向盤,放慢車速滑進地下室。自家車位裡,停著老爸的車,心想既然明天一早便要啟程返回台北,索性乾脆把車安置在臨時停車格內。
 

 
        『叮!』的一聲,電梯在我面前打開,鏡中沒有表情的僵硬五官映入眼中。我厭惡的迴避自己的視線,連再多看一眼的意願都沒有。哎,這可不行,要是讓老媽看見不太好。

        我嘆口氣走進電梯,對著大片鏡子做起誇張表情、鬆弛臉部肌肉,再用力給自己幾個振奮精神的巴掌,讓氣色看上去像正常人一些。

  
        五點四十,老媽這個時候在做什麼?她一個人的日子裡,時間都是如何度過?

        刻意放輕動作打開門鎖,我好奇的只探頭進去偷看──客廳沒有人,靜得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不會吧?難不成剛好兩個人都不在?』心裡念頭才剛閃過,一回身就被站在死角的老媽給嚇到:「老媽?!」我不禁失聲問:「妳從哪裡冒出來的?」

        「臭兒子,是你從哪裡冒出來才對吧?」她似乎很高興能嚇到我,笑著說。
 
        也沒錯,應該是老媽被久未回家的我嚇到才對。

        誰叫自己偷看在先?
 
        「我回來了。」給老媽一個『我很好』的開心笑容。

        「嗯。」她沉沉的應了一聲,表情無奈,隨口問道:「這一次回來幾小時?」

  
        幾小時?!

        真對自己長年在外,沒有侍奉左右感到愧咎。

  
        我摟著老媽安慰說:「一天一夜好嗎?」

        「一天一夜啊..........」她笑了:「回來就好,餓不餓?要不要我現在準備晚餐?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

  
        這一提醒,我才想起今天到現在都還沒進食...........除了那杯苦得讓人心碎的解酒茶。呦?說到這兒,班頭兒家的祖傳解酒秘方還真有那麼一點神!班頭兒所言不差,喝了以後,果真醒酒止痛。
 
        「都好,我今天什麼都還沒吃。」我傻笑說。

        她一聽,抬頭正想開口問話,忽然皺皺鼻子,靠近我胸前聞了聞說:「酒喝多了,對不對?」

        我兩手一攤,尷尬說:「林子欽幫我辦聚會,妳想我怎麼可能不喝?」

        「你那個班長喔..........」老媽搖搖頭:「你喝多少?難怪臉色反白,喝太多酒會傷身的,臭兒子。」

        看著老媽眼角的細紋,我故意摸著肚子說:「好囉,別再唸了,臭兒子餓死了。」

        她笑著給我一個白眼:「去去去,等著。我現在就煮飯,兩個人吃簡單一點,馬上就好。」

  
        「老爸不在?」我四處張望了一下問。

        「不在,出船去倫敦了,最快也要兩、三個月。」

        「喔。」

        老媽回頭看我問:「怎麼?有事找你爸?」

        我搖頭笑說:「沒有。」

        她看了看我,沒再繼續深究:「那我去廚房忙,你先休息一下。喔,房裡有不少你的信,去看看吧。」

        「嗯。」
  

        在客廳停留片刻,四處看了一下,這個家其實一直以來變化都不大,只有真正用壞了的東西,才會換新。現在眼下的一切,似乎都跟兩年前我當兵時一樣。

        打開門,走進自己的房間,兩大疊信件整整齊齊放在書桌上。我拉開椅子坐下來,一封一封慢慢拆閱。

        其中大部份是廣告信函,少部分是高中、大學同學的喜帖..........還有一封.............

  
        這娟秀的筆跡.........

 

          ######          ######          ######

 

        「學長。」輕柔的叫喚,從我背後傳入耳中。

 

        我回頭,看見一個女孩,身材嬌小、五官清秀,臉頰上少許的雀斑和清爽俐落的馬尾,讓她看起來多了幾分俏皮。
  

        「是。」我點頭回應。

        她手裡捏著一個印製精美的粉色信封,兩頰酡紅,輕聲細語問:「你們班上,是不是有一位林子欽?」
  

        喔,原來是班頭兒的愛慕者。偷瞄她胸前學號,推算應該是六班的學妹。
 
        我笑回:「有,是我們班長。」

        「那...........」她舉起手中的信,小聲說:「能不能麻煩你幫忙轉交這封信給林子欽學長?」

        我朝講台比了比:「林子欽就在那,妳直接交給他,會不會比較好?」

        「不。」她忙道:「不要、不是......不對..........那個..........其實............不用.......」越說越小聲:「請你轉交就好。」
  

        怎麼回事?一整個語無倫次。這就是女孩子的害羞嗎?真可愛!
 
        我忍不住笑出聲:「林子欽很好相處的,妳不用這麼害羞。真的要我幫妳傳信?」

        「麻煩學長了。」她深深低下頭。

        「沒問題。」我接過信,順口又對她說了一句:「加油!!」

        她快速縮回手,看著我笑說:「謝謝學長。」
  

        她一溜煙跑開後,跟站在不遠處樹下的女孩們會合。我看她們竊竊私語了一下,再笑鬧成一團,臨走前還一起朝我這邊看。

        我晃回座位,研究著手裡的這封情書,腦子裡滿是納悶──這到底是幾人份的信?三、四個一起來送信,難不成都要追班頭兒?
  

        「喲,阿輝。」坐我前面的『歌神』好奇張望我手裡的信:「好稀奇,你收情書喔?」

        「靠,不是我的啦!」我馬上撇清。

        「那是我的囉?」『歌神』抬手指著自己,瞪大眼睛,一臉興奮期待問。
  

        「叫你媽寫給你比較快!」班頭兒剛好回到座位,忽然從旁出聲插話。他揮手驅趕說:「沒你的事,走開走開!」
  
        『歌神』縮了縮頭,沒敢多問。
 
        我把信遞到班頭兒面前,笑說:「學妹送來的愛情限時批,外加雙掛號送達!!」

        「嘿嘿。」班頭兒慢慢接過信,朝我揚了揚眉,笑得很怪問:「學妹很可愛,對不對?」

        我聳聳肩:「女孩子多半很可愛,不過收信的人是你,問我幹嘛?」

        「喔,我了!」他看了我一眼,大剌剌立刻拆信閱讀,一點也不遮掩。

        「真服了你。」我翻翻眼說:「怎麼那麼瀟灑?」

        「寶貝對不起,不是不愛你,我也不願意,又讓你傷心..........」班頭兒無視我的話,自顧自唱起這首曾經紅透半邊天的流行歌。

        前面的『歌神』聽到節奏,馬上轉過身來跟拍和唱。
  

        什麼跟什麼?這又在玩什麼啊?媽的,林子欽你把戲會不會太多一點?可惡!!

        我瞪了他一眼。
  
        「起立!!」老師進門,班頭兒慌忙把信往抽屜一塞,正經八百喊口令,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隔了兩天中午,我利用吃完便當後的空檔,一個人坐在校園榕樹下,看跟班頭兒借來的武俠港漫。正當看到精采關頭時,又是一聲輕柔的叫喚..........

        「學長。」

        我猛一抬頭,不禁傻眼問:「嗯?怎麼又是妳?」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16〉→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5896053


  小說封面.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