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醉後的隔天早晨,不同於平時、異常沉默的江承豪和我都帶著欲裂的頭痛與一身酒氣,意外的沒有太多眼神接觸,便各自前往工作場合上班。其實,喝醉過的人很能體會,酒醉後的清醒,才是心真正開始痛不欲生的時刻。所謂酒入愁腸,愁更愁,就是這個意思。

        因此,除非江承豪主動提及,否則我是絕對不會多手去提那壺沒開的水。每一個人遇到的所有事情,都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去化解,旁人根本無法插手,更無從介入。江承豪的痛苦我大概能夠了解,此刻能做的,我想應該是靜靜地從旁扶持.......就像江承豪扶持我一樣。


        酒對人體而言,真的不能過量。酒醒後的十二小時之間,是肉體充分折磨精神的時刻。一身酒氣來到補習班,使我的形象徹底破壞。不僅如此,我還討了班主任一頓毫不留情的指責.......江承豪,你這個臭小子,給我記著!

        好不容易終於熬到下班,一分鐘也不想多停留的打了卡,衝進電梯、準備驅車回家休息。但就在電梯抵達一樓大開時,被擠在門邊的我,竟看見一張令我意外的熟面孔.......


        「嗨,明輝。」她笑著舉起右手,打了個招呼。


        看不出要搭電梯的樣子,倒像是刻意在等人。


        「紀虹筠?!」我驚道:「妳怎麼會來這裡?妳知道我在這裡?」

        紀虹筠笑的很是開心:「那當然嘍,我是無所不知的紀虹筠啊!」

        「是是是,妳厲害妳厲害,不過我不記得曾經告訴過妳我在這裡上班。」被人群推擠出電梯,我拉著紀虹筠往前走了幾步,同時側過臉將眼鏡往鼻樑上推了推。

        「是我啦,助教。」


        靠!

        Angela什麼時候來到我身後?嘖,完了,我鐵定會被居士罵到臭頭,連這點聲音都無法注意到。


        我皺起眉問:「是妳怎樣?」

        「是我告訴筠姐的啊。」Angela一臉天真無辜樣,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說:「你怎麼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平常的助教。」

        「沒錯,今天宿醉中,當然跟平常不一樣。」


        筠姐?Angela為什麼這樣稱呼紀紅筠?難不成........


        「妳們認識?」

        紀虹筠在我右手邊哈哈大笑起來:「表妹,妳口風還真緊,瞞到現在啊?明輝,Angela是我表妹,驚訝吧?世界真的是很小很小。

        Angela在我左手邊也笑說:「表姊,我說的助教就是妳說的潘明輝吧?妳還不相信,好啦,願賭服輸喔妳。」


        我被她們倆左右包夾,再加上這裡是川流不息的電梯大廳,下課時分來來往往的人潮都紛紛投注好奇眼光。說真的,我不喜歡成為目光焦點,而且重要的是,我好像變成她們之間遊戲的主角。


        我板起臉質問:「我是賭桌上的標的物嗎?」

        紀虹筠機警收回笑容說:「不是不是,我怎麼會做那種事。Angela,妳別亂說。」

        「喔──表姊,妳又反悔囉?不管,那一客牛.........」


        也不清楚Angela是真傻還是裝傻?紀虹筠一個勁對她使眼色,『使』到我都看見了,Angela才反應過來。


        她改口說:「那一罐妳今天早上買的『克寧牛奶』多少錢?我明天才能給妳喔,哈哈哈哈..........」


        哇嘞.......什麼『克寧牛奶』?


        我用書本往Angela頭上拍下去,忍不住笑說:「轉的真硬!」

        Angela摸著頭,一臉委屈抗議:「喔──助教,都打笨了。」

        紀虹筠瞪著Angela說:「知道自己笨了還不快退場?不怕等一下助教又要罰妳背古文?」

        「啊?對喔,我還有約會呴。」Angela眨了眨眼,裝可愛說:「表姊、助教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


        真沒想到紀虹筠是Angela的表姐,地球果然是圓的。嘖,我怎麼被女孩子攪的團團轉?不妙.......


        「妳怎麼會來?不會是路過碰巧吧?」

        紀虹筠皺皺鼻子說著跟我問句完全不相干的話:「你喝酒嗎?」


        唉,我說吧!酒雖醒,但氣仍在,酒精在體內會跟隨血液一起循環,大約需要四十八小時才會完全經由肝臟代謝掉。所以常有人說:小酌可怡情;豪飲必傷身。


        我無奈說:「剛剛不是說了嗎?我今天宿醉中。」

        「哇,真少見。」紀虹筠說得誇張:「我還以為你只會讀書嘞。」

        「嘖!我是昨晚被人陷害的。」

        「陷害?誰啊?不會是小菁吧?」她不由分說,立刻鼓起腮幫氣道:「現在是怎樣?你們有聚會也不叫一聲了嗎?為什麼我不知道你們有活動?」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紀虹筠任意給人扣罪名的習慣,好像渾然天成般自然,往後跟她說話前,必須三思再三思。


        我嘆口氣道:「妳哪一隻耳朵聽見我說我們有聚會?」

        「呃.......」她臉紅說:「沒有。」

        「我的宿醉為何跟許宛菁有關係?難不成妳也笨啦?」我打趣道。

        「我.......我沒笨,只是一時直覺聯想。」紀虹筠忽然嚴肅追問:「到底是誰?」

         「哎呀,妳......真是的,非得問到底。」我無力說:「是江承豪的聚會。為了解救他回家,我被他那群朋友灌的。」

        紀虹筠右手撫著胸,鬆口氣說:「喔,原來是阿豪。」


        這是什麼動作,什麼回答?是不想許宛菁跟我喝,還是怕許宛菁逼我喝?莫非紀虹筠把許宛菁當成她的假想敵?

        明明是好朋友,怎麼會為了我這個局外人,而結下彼此之間的心結?這是我最不樂見的事情。不過,話說到頭來,她到底為啥出現在這裡?


        我推推眼鏡,試圖再一次回到剛剛的問題:「小筠,妳怎麼會來?有什麼事嗎?」

        她臉上泛起緋紅、扭捏說:「嗯──你現在有空嗎?」

        「這..........」我猶豫了一秒鐘:「應該算有吧。」

        「太好了!我想搭你便車去拜拜。」


        拜拜?!天哪,我還想早點回家休息,早知道剛才就回答沒空了。


        我無力再問:「為什麼要拜拜?」

        紀虹筠羞怯低下頭,囁囁說:「我快要考試了,想去拜一下、求個籤。你方便載我一程嗎?」


        科技發達的現代,新新人類高知識份子,居然能拿考試跟求籤來當幌子?真是佩服紀虹筠的扭捏。我本來就不擅於拒絕女孩子的邀約,可像她這樣拐彎抹角的方式,說老實話,心裡確實有些不舒服。

        在我看來,她要的不是求神拜佛,而是另有所圖──紀虹筠仍然沒有放棄對我的好感。虧我之前還向她曉以大義,現在看來,似乎枉然。我可以對她曉以大義,但卻無法將她的心囚以牢獄。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思想意念,一般來說,除了自己願意放下或改變以外,旁人能夠影響的機率幾乎等同於零。

         面對她的選擇,我只有靜觀其變。


         「妳應該先通知我一聲,還好我今天開車上班,不然妳不是又得等我回去牽車?」

         紀虹筠脫口笑說:「絕不會要等你,因為我已經先去你們住處停車場確認過,你的車不在。」


         天哪!怎麼又一個注意我車的人?我知道我自己高俊英挺、瀟灑翩翩,不過,人的英俊應該不會遺傳給車吧?

         女人真是奇妙,活生生的男人在面前不看,老是對男人身邊的東西下些無所謂的工夫,難怪孔夫子會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我苦笑揶揄道:「嗯,是比妳表妹聰明多了,虧妳想得到。」

         紀虹筠難忍得意之情:「多謝誇獎。那......我有榮幸讓你載一程嗎?」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還能不答應嗎?」我跨步走在前頭說:「走吧,要去哪拜?」

         「去饒河夜市,可以嗎?」紀虹筠滿臉是笑。


         饒河?饒河夜市裡的那尊佛是保佑考試順利的神明嗎?如果我沒記錯,那應該是聖母媽祖吧!紀虹筠不但扭捏到非常不自然,甚至讓我感覺連幌子都扯得不漂亮。算了,反正我早已識破她的小技倆,又何必跟她諸多計較。只是.......真的很想取笑她。


         我忍笑說:「我說小筠啊,饒河街慈佑宮的聖母媽祖,啥時改行做起文昌帝君的事啦?」

         「阿哈哈哈........是嗎?我不知道那裡是媽祖廟啦,反正都是神嘛......哈哈哈.......」


         我停下腳步,回頭盯著她,用力看。


         紀虹筠收起尷尬笑容,十分沮喪開始解釋:「好啦,人家想去拜拜是真的,因為好久沒去饒河夜市,又聽說饒河夜市多了很多好吃的,所以......所以才會那樣說嘛。」

         我又好氣又好笑,半帶無奈揮揮手說:「算了,看在妳終於肯對我說實話的份上,就饒妳一次。走吧!」

         紀虹筠如釋重負般笑得燦爛。


         當時眼前浮出娪君的影子。一邊移動腳步,一邊仔細思考,我究竟是用什麼心態看待此時的紀虹筠?難道又跟強迫自己把娪君視為妹妹般看待一樣?或許應該歸咎於紀虹筠的孩子氣。

         如今回想起來,我在許宛菁面前,像個滿心敬佩大姐姐的小男孩;在紀虹筠面前,卻變成拆穿小女孩伎倆的大男人。沒想到,人都是一樣多變,在不同對象前、不同時空下,所呈現的面貌竟然真的會不同.........只是不自覺罷了。


         紀虹筠在我轉動鑰匙發動引擎時,抬手觸摸車窗邊緣,語氣柔和說:「坐你的車真是一種享受。」

         「怎麼說?」我低頭綁安全帶、順口問。

         「不知道,就是舒服的感覺。」

         「呵呵,承蒙妳不嫌棄。」

         她表情忸怩:「其實,是喜歡你的車。」

         「...................」


         我非聖賢,無法展現坐懷不亂的非人情操,紀虹筠的表態已經明顯到不行的地步,我怎會不懂?可是.......我該如何說才不會傷了她的一片誠心、真心、喜歡我的心?

         這就是命運為我安排的機會嗎?無法做得圓滿的機會?


         我踩下油門,嘆口氣叫喚:「小筠。」

         「嗯?」

         「妳............」

         「你不要說!不要說我不想聽的話。」

         就算無奈,也還是要說:「小筠,我的心意仍然無法改變對妳的看法,妳又何苦這樣?做好朋友不可以嗎?」

         她緩緩搖頭,垂下眼瞼喪氣回道:「男女之間,沒有好朋友這件事。不是愛的火熱,就是形同陌路,這是屢試不爽的傳說。」


         傳說都出現啦?紀虹筠確實孩子氣。


         我笑道:「既然知道是傳說,為什麼不跳脫框架?妳這樣的執著會傷害妳自己,同時也會傷害妳身邊關心妳的人。」

         「是嗎?還會傷害誰?」

         「小.............」


         『小菁』兩字差一點脫口而出,現在這個時機點不適合讓許宛菁的名字出現。


         我立刻改口:「妳的朋友囉。」

         她鏡片後銳利的眼神,似乎想把人看穿:「只有我的朋友嗎?那你不會感覺有一點點抱歉嗎?對我。」


         好一個倒裝句,聽起來比較溫和,不如『你不會對我感覺有一點點抱歉嗎?』來得強烈。被她這樣一問,確實引起了我的些許惻隱之心。


         我淺笑道:「我沒有妳想像中那麼好,別因為喜歡我,就說服自己美化我。」

         「就因為喜歡你,所以才會有越來越多的優點讓我發現。」紀虹筠繼續追問:「讓我靜靜跟在你身邊,讓你慢慢發現我的好,這樣也不行嗎?」

         「這樣對妳不公平。」我嚴厲糾正:「對我的她也不公平!我不願在感情路上有妳空等我。小筠,我對妳很坦白,同樣的,我更希望妳坦然面對妳該去的方向。現在把話說明,讓妳當機立斷,彼此往後的痛苦會輕一點。如果等我變成了妳的習慣以後,要戒,可就難了。

         「你說對了。」她將手按在我搭著排檔桿的手背上,低聲說:「已經快變成習慣了。」

         「..............天哪。」任由他撫著我的手,無法多說。

         「該怎麼辦呢?」她自我解嘲、自問自答:「嗯,想戒,但戒不掉。」

         「..........對不起。」

         紀虹筠趁紅燈暫停時機,把身體靠了過來問:「明輝──真的不行?這樣懇求你了,我只要在你身邊而已。」


         老天,到底該怎麼說才好?如果在這個重要關鍵時刻軟下心來接受紀虹筠的懇求,那麼之前努力堅持的一切都將會變成泡影。不!我決不讓這一切努力在一瞬間成為不存在,因為這一切努力中,含有我對娪君的割捨。


         我狠心搖頭說:「不、行。」

         「那過一陣子,行不行?」

         「...............我說妳呀,別胡鬧好不好?」

         「厚──你真是老頭子,冥頑不靈!」

         不禁大笑起來:「感謝天、感謝主,妳終於發現我不適合妳了吧。」

         紀虹筠收回手瞪我一眼,正坐回副駕駛座後,開始生悶氣。

         我拍拍她的頭安慰說:「戒了吧!趁比較不痛的時候戒了我,我不是妳值得付出時間等待的人,饒了我,也放妳自由,好嗎?」

         「那可以做好朋友嗎?」

         「當然,只要妳不嫌棄囉!」我心裡暗暗大喘一口氣,終於和平落幕。

         「我怎麼會嫌棄?」


         紀虹筠強顏歡笑的樣子,讓我一時之間幾乎不忍心。


         她撥了撥長髮,說:「那我們就來挑戰傳說,如何?」

         「是,挑戰傳說慢慢來,現在請填飽肚子先!」


         如果有輪迴,下輩子我肯定會很慘,因為輪迴向來都是反著給人考驗與折磨的。

         除此之外還能說什麼?我何德何能,可以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

         真難想像當年自己是怎麼能做到如此狠心拒絕紀虹筠,姑且不論在背後支持我的理由是什麼,充其量,我只是運用我的直覺做出一個當時認為合理的決定而已,可任誰也無法知道這個決定背後的遠方,竟是命運對未來提前布局的一個橋段。

 


 《未完待續》

 

Go Chapter 5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