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波難以吞忍的苦楚,使我無法控制顏面神經,不自覺讓表情僵硬起來,哪怕在第一次握著許宛菁柔軟小手的興奮下,也仍然擺脫不掉心中的空虛感受。

        從退伍以後,無論黑夜、白晝,我不只一次告誡、勸解自己要放下那一段見不得光的暗戀,但事實上似乎是枉費心機、徒勞無功。我對葉娪君這個女孩只能用『又愛又恨』四個字來形容.........不!也或許我是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又愛又恨。


        「你怎麼了?」

        「怎麼?」我慌張回應:「妳說什麼?」

        許宛菁眨了眨眼,停下腳步說:「我問你怎麼了?感覺你好像.......有心事。」

        「...............」我抬起右手推了推眼鏡:「為什麼這樣問?」

        她緩緩搖頭說:「沒有為什麼,就是感覺你忽然之間心情起伏很大。」

        「哇──」我忍不住驚呼:「真的假的?難不成妳有天生的特異功能,可以『他心通』?!」


        在宗教領域中,他心通起源於『六通』,而『六通』是這麼傳說的:佛自初發『菩提心』後,歷經『三大阿僧祇劫』之積功累德、福慧雙修,才能獲得三明、四智、五眼、六通、七聖財、十力、十八不共法、首楞嚴定及金剛定等萬億三昧的殊勝神蹟。而修四諦法證得阿羅漢果者,以及修十二因緣法證得辟支佛果者,亦能得六通。這『六通』就是俗稱的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但根據《大智度論》的次第來解讀,排列稍有不同,但意思大致相通。) 其實宗教界在某方面是早已承認有神通的事實,當然也坦言凡夫修持可得五通,出世聖人能有六通,佛則具足三明十通。

        近年來宗教界倡導守五戒,行十善,能夠嚴謹持戒就是讓一般人培養更深層禪定的基礎。有了禪定功夫後,般若智慧便得以顯現,方可進一步明白道德才是無盡的寶藏。在人間做人,道德若不能圓滿,神通便不易成就,意思是德化的人生遠比神通這件事更為重要。

        由於神通比艱深難懂的佛法更能滿足一般人的好奇心理,因此修行中的菩薩有時會示現以神通作為弘法度生的方便法門。神通的層次十分複雜,且種類不一,不過再怎麼說,神通這件事並不是人生究竟解脫的方法。然而,在守持戒律、深入禪定的寂靜沉思當中,確實能讓人的靈魂得到片刻領悟與提升,但一昧為追求神通而沉迷旁門左道的那一種修煉,我就萬分無法認同。


        說到頭來,他心通其實一點也不神奇,只要是人,大概或多或少都有那麼一點這方面的潛能。再講白一點,一個人從受精著床的那一刻起,便無時無刻不在與人互動、交流。胎兒聽見或感受到母親的強烈『殺意』時,會在羊水裡做出某些程度上的抗拒、掙扎動作。有的孩子年紀雖小,但他卻能從周遭人臉上、口語間感受到某些特殊氛圍,進而表現出順從、恐懼、逃避的行為藉以保護自己。年過三十五的成人,對於自己身邊熟稔的至親好友大概都能拿捏到喜好或想法,要進一步投其所好、抑或從中阻攔,都隨人為之。

        這,不也是一種『他心通』?

        所以我說神通不過是人類經驗的累積、智慧的表現、能力的超凡運作而已,一點也不值得驚奇。靠自己的經驗修得他心通的人,一般來說不會輕易承認自己有神通,凡事低調、謹守分寸的很。反倒是依附著特殊管道而取得神通能力的人,才會鼻孔朝天、跋扈囂張、四處炫耀。

        我比較認同靠自身磨練、經驗累積而修得的他心通,至於天生具備神通的『轉世任務者』之類,便又是另一門深奧的玄學了,據說居士就是這一類人。以前在居士身邊修習時,不乏被居士說中心裡想法的經驗,久而久之,我也莫名習得『心無雜念』的能力,那時總跟居士較量是他的他心通厲害,還是我的心無雜念高強,只不過打從認識娪君以後,我就從未贏過。


        『潘明輝!!你滿腦子胡想什麼?把你的心給我淨空下來!!』


        這是後來我利用課餘閒暇上山探望居士時,他一見到我就劈頭罵的話.......罵得我毫無反駁之力。心裡住進了娪君身影之後,我從小養成的很多修行、禪定之術,就都很難順利進行了......其實怪不得居士責備,是我自己的不長進。


        言歸正傳,許宛菁當下的問題讓我十分訝異,我根本和她還不熟,她怎麼會感受到我的心?懷疑許宛菁有天生的神通能力,原因便在於此。


        她『哈哈』笑說:「我怎麼可能?你別誤會,我正常的很。」

        「那妳剛剛的問話是依據什麼?」

        許宛菁柳眉微蹙,認真的思索起來。


        為了避免過往饕客的撞擊,我輕輕拉著她到今天剛好休息沒營業的攤前坐下,讓她慢慢想。是說,她思考時的模樣很是吸引我的目光.......


        她想了幾分鐘,欲言又止。

        我笑說:「不要緊,再是天方夜譚的講法,我都能接受,妳直說無妨。」

        「真的?」

        「真的。」

        「我......就是感覺到而已。」她尷尬一笑:「這個回答好像跟沒回答一樣。」

        「呃,這......就是感覺到嗎?是有點詭異啦!」我乾笑說:「能不能再說得具體一點?」

        許宛菁面有難色說:「具體的描述我也說不清楚,就真的是忽然之間感覺到一股壓力擴散開來,你看。」她指著自己的眉頭、繼續說:「連我都皺眉了,這壓力不小耶。」

        「....................」


        現在是怎樣?居士教我練氣,結果練成這樣?被一個普通女性察覺到我身上的氣,這算不算練成神功?靠!能去說給居士聽嗎?我肯定會被海扁一頓。


        「怎麼了?」許宛菁擔憂問:「我說錯話了?」

        她的表情讓我很無奈,我淡淡安慰說:「沒什麼,跟妳無關,別想太多。」

        「喔,那就好。」


        我勉強一笑,想打混過去,同時暗地裡咒罵自己的失態。早上出門前還信誓旦旦跟江承豪說自己隨時都能活在當下,現在看來一點也沒有,真是氣死人了,這個暗戀情人到底該如何才能戒掉?


        「所以,真的被我猜中你有心事?」許宛菁問得小心。

        「是的。」我笑了:「但我會想盡辦法讓心事不在這個時候干擾我,所以,妳就不要顧慮了。」

        許宛菁似笑非笑看了我一眼,翻開皮包、取出香菸,低聲說:「心事人人都有,但事事能控制的人可就不多了。看樣子你好像也有個還沒辦法突破的難題,是嗎?」

        「.............在妳眼中看到的是這樣嗎?」我也低頭點了一根菸,無力說:「其實跟能不能突破沒什麼太大關係........」

        「也是。」許宛菁點頭接話:「要能說服自己放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人哪,動不動就會出一張嘴,要人上進、正面,又要人樂觀、看淡,說得比唱得還好聽。」

        我喉頭一陣乾澀,不自覺吞了口唾液:「然後?」

        「然後?」她一臉正經反問。

        「然後什麼?」我呻吟著抱怨:「妳應該要把話接下去說完整吧?否則我哪知道然後什麼?」我抓了抓頭、苦笑說:「饒了我,我也正常的很,沒有神通能力喔!」

        許宛菁忽然笑了起來:「我的意思是說,我絕不會像那些只會出一張嘴的人一樣,要你正面、樂觀、看淡、放下。」她順了順長髮繼續說:「情緒是人的正常反應,強迫人隱藏自己的情緒是件很不人道的事,這種感受我嚐過很多次,所以我對那些耍嘴皮的人厭惡至極,自己又怎麼可能會成為那樣的人?」

        「為什麼?」我看出藏在她眼底的苦楚:「為了什麼必須要嚐過很多次這些厭惡的事?」

        「為了我早就雙雙過世的父母。」


        江承豪曾跟我提過許宛菁的背景,這麼說來不是江承豪信口胡扯、道聽塗說。不管如何,這種喪親之痛的情緒最好不要輕易被挑起,畢竟我的能力還不到可以幫人心理輔導的階段...........


        我連忙制止說:「小菁,我的難題絕對沒妳的難,如果真不想說,可以拒絕回答我沒經思考、衝口而出的唐突問題。」

        許宛菁嘴角掛上了自然的笑意,她聳聳肩說:「你好像很怕我會難過,對嗎?」

        「對,但也不對。」


        我這樣的回答,其實有背後想表達的含意,不過許宛菁極其快速的反問,讓我來不及開口往下解釋。


        她吃驚道:「什麼意思?」

        聽許宛菁如此急切的追問,反倒讓我不想直接解釋了。我仿效著聳了聳肩:「妳好像把我當成一般人了,對嗎?」

        「..............」許宛菁一愣,隨即笑道:「厲害。那麼我的答案也是:對,但也不對。」


        『事免傷心否,棋逢敵手無。』在此忍不住要借用古人的詩詞,來表達我當下的感受。跟許宛菁談話的次數雖然不多,但總能帶來衝擊感十足的印象,表面上看起來像是隨性、無稽的你來我往,實際上卻另有隱喻在言談中。這種奇特的感覺,我只能說非身歷其境,難以體會。

        以相似的情緒、用相似的頻率、說著只有彼此能明白的相似話語,這似乎就是謠傳神話中人間難尋的一樣瑰寶。


        我打從心底浮出笑意:「幹嘛學我說話?一點創意也沒有。」

        「你不懂!這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許宛菁一臉挑釁說。

        「我......有那麼可惡嗎?」我故作委屈回道:「需要妳動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來對付?」

        「你......」她登時語塞,連忙解釋:「對不起,這是我對成語的另類用法,我忘了你跟我還不熟。抱歉,我沒別的意思,更沒有指桑罵槐的影射.......哎!好像越描越黑了,真是的,反正我不是那個意思就對了。」

        看許宛菁發窘的樣子,心裡不禁竊笑起來。我揮了揮手說:「好好好,妳都這麼說了,我哪還能不信?」

        她似乎聽出話中含意,狠狠瞪了我一眼,沒好氣說:「所以你故意捉弄我,是吧?」

        「沒有、沒有。」我倏地挺直背脊,正色說:「我沒料到妳會回我那一句話,心裡真的是有點難過,再說連妳自己都解釋的牽強,不是?」

        許宛菁嘴唇微微翹起,瞇起雙眼看我,接著無奈說:「也對,跟一個不熟的人說話,本來就應當多注意,這一點是我疏忽了。不過你老實說,你真的沒有一點捉弄我的念頭?」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答的好,能換得女孩歡心;答的不好,可能就要膽顫心驚了。

        但,我又不是個善於巧言令色的人.........


        我踩熄菸蒂,微微點頭、淡淡笑說:「我有!對不起。」

        許宛菁又是一愣:「你這個人,真是誠實的讓我沒話說。」

        「怎麼?誠實也不對?那我改一下。」我聳聳肩說:「沒有,我打死都沒有捉弄妳的念頭!」

        她一聽,反倒露出不屑表情說:「虛偽!!」

        「妳看,說這也不是、講那也不對,許大小姐請問一下,到底該怎麼回答才能讓妳滿意?」

        「你們男生不都會把話說得很漂亮?像是『這種事我做不出來。』或者『我怎麼捨得那樣做?』一類的。」

        我故意長嘆一聲說:「講來講去,妳終究還是把我當成一般人了。」

        「你...............」她眼珠子一轉,瞬間表情由慍改笑:「就知道你會來這一招。我要慎重告訴你,潘大少爺,我沒把你當一般人看待,所以請你也別把我等閒視之。」


        好一句『別把我等閒視之』啊!全天下的人應該都是類似的想法,誰願意被人輕易『等閒視之』?許宛菁說的,恰巧是我心中想對她說的話。然而,她如此這般刻意接近我,是不是有背後的意思?難道江承豪又說中了,許宛菁真對我有意思?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能把進度排緊湊一些嗎?讓眼前這個帶有娪君影子的美麗女孩,成為撫慰我心頭空虛的對象?如果可以這樣,那麼我能再把目標放大一點嗎?讓我不再四處飄蕩,成為家族遺產確切的主人?


        我又再一次苦笑回答:「就是因為不把妳等閒視之,所以才不願對妳說漂亮話。這樣的答案,妳滿意嗎?」

        「.................」許宛菁當場傻住,好一會兒才嘆息道:「你真的很有意思,這個並不是一般人能輕易說得出口的答案,而你就這麼輕鬆的說了,可見你不是全天下最誠實的傻子,就是最高段的騙子。」

        我無奈笑說:「天才跟瘋子,也只是一線之差。至於是傻子還是騙子,不妨花點時間來觀察一下,最後再做決定,如何?」

        「真的?我可以觀察你嗎?」許宛菁用她會放電的雙眸看著我問。

        我點頭道:「真的,只要妳願意。」

        她甜美一笑說:「好啊!只要你同意。」


        一般正常男性聽見女性這樣的表白,應該會『暗爽在心內』吧?就算沒到暗爽的程度,也八成會稍稍小鹿亂撞個幾分鐘。但,我依舊提不起『很』高興的情緒.......許宛菁的坦率,代表的雖是我能夠往前的進一步發展,但同時也代表我與葉娪君情斷緣絕的日子將近。

        這........誰高興的起來?或許有人能,但不表示我也能!!


        我抬手拭去額角上的細微汗珠,順勢起身邀請說:「我們應該要朝第一站前進了,對吧?」

        她的嘴角揚起了我認為最適合的弧線,柔柔說:「當然好,那麼就決定從天婦羅一路吃到營養三明治囉。」


        人潮洶湧的廟口夜市,讓我與許宛菁之間的距離在短時間內縮短,即使空氣中瀰漫著煎煮炒炸的氣味,也依然掩蓋不住許宛菁身上斷斷續續飄來的特殊香氛。在許宛菁百分百投入的情緒下,我經歷了從未有過的約會時光,同時也讓我慢慢忘記剛踏上基隆、回憶狂掃而來的苦澀。

        花了一個小時走走停停、說說笑笑,我終於排了長隊、買到兩份營養三明治,看許宛菁抱著營養三明治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很是讓我心動,不過話說回來,我還是忍不住要暗自吶喊一下:『營養三明治又漲價啦?』記得兩年多前一個三十五元,今日身價躍升為四十五塊不說,連個頭都明顯縮水.......經濟似乎越來越不景氣,我要怎樣才能不仰仗家族的財產,賺進我的第一桶金?


        快樂時光總是如梭,晚間十點多,依照早上的約定,許宛菁駕駛著我的Corolla在『汐平山道』上試車。


        「所謂『汐平』呢,顧名思義就是連結汐止與平溪間的山路。」許宛菁如數家珍般滔滔不絕說:「從基隆大同路三段轉汐平路二段後,就會連結一連串髮夾彎山道,這條山道無論是跑上坡或是跑下坡,難度都相當高。再加上坡度變化不一,彎中路面有寬有窄,會讓跑這一段路的駕駛很難抓到節奏,就連最基本的路線、煞車點和檔位配速都不是很容易掌控。尤其夜間毫無照明設備的情況,跑這一段路就更加吃力,因此,這便成為汐平山道上最有名的招牌特色。」


        聽她介紹完眼前這困難出了名的山道後,我心裡不禁七上八下起來。許宛菁並不是開她自己熟稔的車,在試性能的前提下,她有辦法摸透我的車嗎?可,我自己也是個玩車的人,很能體會被人看輕的感受,因此在提醒許宛菁的用辭上是謹慎再謹慎,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讓她誤會。


        「那麼,妳常跑這一條山道嗎?」

        「以前每天跑。」她笑說:「所以請不要擔心,我有自信。」

        我豎起大拇指說:「真強!意思是也可以不用繫安全帶囉?」

        許宛菁斜睨了我一眼,責備說:「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別用繫不繫安全帶來當藉口,哪有飆山路不繫安全帶的道理。」

        「哈哈哈哈.......好吧,我們能不能約定今晚的限速是一百?」

        「一百會不會少了點?」

        「我跟我的寶貝有兩年多沒極速跑山路了,所以幫個忙吧!」

        許宛菁想了想,認同說:「也好,而且我還得適應一下這台車的性能。」

        「真是太好了。」放下一忐忑的心,我乾笑說。


        一聲引擎怒吼,我的車就在汐平山道的黑暗之中狂奔了起來。經過幾個彎道行駛後,我發現許宛菁果然是屬於飆車不說話、冷靜沉著型的駕駛。觀察她的開車技術以後,真讓我有點無地自容啊!不虧是從小跟車隊好手混過來的人,我這個半路出師的業餘玩家,根本無法望其項背。

        許宛菁駕車做山路過彎時,運用的是提早入彎的技巧,進彎前很早開始退檔、輕點煞車減速,當這些動作做完時,車子剛好就會滑行到要進彎的路線與速度。一般來說這樣的入彎速度還是略為不妥,所以我看許宛菁都會在彎中再點一次煞車,順便利用這個動作轉移車身重心,接著就全油門出彎。

        她這樣駕駛的好處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進彎時不會因為重踩煞車而使車身產生劇烈晃動,車子會以一種非常平穩的方式進彎,當然也就不會造成乘客的不舒適感。另一方面她在彎中全油門的時機又比一般駕駛早,自然出彎速度就會比較快。不過,這個技術是需要長時間的經驗累積,而且對於彎道深度與路線要有很正確的判斷,否則是危險性很高的一種駕車技術。


        『好帥!』

        心裡雖然不服氣,但輸人就是事實,沒什麼好狡辯,更沒啥好抱怨。女孩子也是人,當然有開得一手好車的權利。就在我敬佩她的同時,許宛菁也驅車轉入雙菁公路往台北的方向,比較起來雙菁公路就平順多了。


        她淺笑說:「真是一部好車,開得很順手,新科技終究戰勝一切。」


        言外之意是對她自己的『老車』不滿嗎?


        「聽江承豪說,妳的Mistubishi是十多年的車,有沒有考慮換一台?」

        「我希望我父母能永遠留在我身邊。」

        「什麼意思?」

        她眼神落寞說:「那是我媽留下來的車。」

        「...............」糗了我!!趕緊向許宛菁道歉:「對不起,我沒其他的意思。」

        「呵呵,無所謂啦!」她撩了撩長髮:「我想我也該成長了,努力維修它,將它強硬留在身邊,其實只是我的自私。不論人或車,都無法作到超越自己極限的事情。」

        「這樣說也沒什麼不對.........」我發現話題接不下去,念頭一轉說:「不說那個,我問一下,妳的技術是苦練出來的嗎?真是讓我開了眼界。」

        她輕鬆笑說:「練了十二年還能不久嗎?從小耳濡目染的........別羨慕,我是環境造就出來的,跟你是興趣後天培養的情況不太一樣。」

        「是啊,不過妳從小到大應該得到不少目光吧?像我現在就是。」

        她呵呵笑回道:「這倒是實話,我總是在一次駛入很難停的停車格時,贏得附近排班計程車司機的熱烈掌聲,弄得我亂不好意思的。」

        「如果當時我在場,我絕對也會給這麼帥的女孩子更用力的掌聲,簡直是帥呆了。」我邊說邊拍起手,以示我的真心。

        許宛菁忽然怔視前方不語,握住方向盤的手似乎緊緊收縮一下。


        觀察到她的樣子後,我開始思索自己說話是否不妥?


        她瞄了後照鏡一眼、沉聲說:「坐好嘍!」


        纖長手指將排檔桿切入四,穿著黑色淑女鞋的腳尖優雅踩下油門踏板,我的Corolla立刻像就脫韁野馬般,一聲嘶叫後,往無垠暗夜中馳騁而去......

 

《未完待續》

 

Go to Chapter 48→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781109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