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前方右轉就可以回到大樓停車場,許宛菁的心情不禁放鬆下來。她平常轉這個彎道通常是霸氣十足,就算對向有來車她也不管,總是先搶先贏。與許宛菁擦車而過的駕駛,總會被嚇個半死、急踩煞車。因此,許宛菁在這棟大樓往停車場下坡道的駕車模式,早已惡名遠播。

        此刻,她用一樣的方式將方向盤快速切入。突然,好幾道光線閃過,她心裡喊了一聲『不妙!』直覺反應快速到連十分之一秒也沒浪費,猛力的踩下煞車。

        刺耳的煞車聲除了自己座車所發出的以外,還有好幾響。

        許宛菁的身體經過慣性原理大力靠回駕駛座後,她看到在擋風玻璃前停著三台機車,其中一台的騎士還因緊急煞車造成重心不穩,一隻手撐在許宛菁的車頭引擎蓋上。


        『唉──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這是哪來的擋道神明啊......』許宛菁心裡嘀咕著。


        她暗自低嘆,拉起手煞車、打亮雙黃燈,站在車旁喊道:「抱歉!你們沒事吧?」

        「喂!妳會不會開車啊?哪有人轉彎都不看路的啊?」

        「是啊!還虧妳開跑車,妳有沒有駕照?」

        「嘿!女人開車比男人還不看路,撞上怎麼辦?」

        「是啊是啊!妳趕著投胎,可別連累我們。」


        對方的消遣,來勢洶洶!


        許宛菁自知理虧,何來頂嘴餘地?她苦笑道歉:「抱歉抱歉!是我太急,讓你們受驚嚇,真對不起!」

        「把我們嚇個好歹看妳怎麼賠?」

        「喂!阿傑,別說話這麼難聽。依我看,要不是她的駕駛技術,我們這個時候應該早就連人帶車躺在路上了!」


        許宛菁很想看一下幫她說話的人,但是路燈太暗,無法看清。她只覺得聲音耳熟,好像在哪兒聽過。當她努力思考的同時,幫她說話的人已從後方走上前來。而在看清來人之後,她不禁感嘆:世界真是小!


        「我說房東小姐,妳開車這麼急是不好的示範喔!」江承豪走到車前,一臉笑嘻嘻地看著許宛菁消遣說:「好在我朋友還沒很用力摧機車加速,否則後果真不堪設想。」


        許宛菁此時心裏很清楚,這個狀況下能用一句抱歉就脫身的機率不太高。紀虹筠早提醒她換開一般轎車,可她就是不聽。現在想想也不無道理,女孩子開跑車總是麻煩比較多。


        許宛菁對江承豪柔柔一笑問:「這些都是你的朋友嗎?」

        江承豪故意回頭往後看了看,然後才笑著回說:「是啊!很要好的朋友。大學籃球校隊的死黨。」

        「喔,是死黨啊.......」許宛菁低吟道。

 

        「喂,隊長!真的是你房東喔?」

        「隊長!有認識的話要引薦一下啦!別說悄悄話。」江承豪那群朋友開始竊竊私語,討論起來。

        「噓噓,別吵!」江承豪對他們揮揮手,繼續向許宛菁說:「妳真有急事就先走,剩下來的事交給我處理,反正沒人受傷,不要緊的,別理他們。」

        許宛菁還沒答話,江承豪後面那群朋友又在鼓譟:「隊長,既然是房東,就約她一起來吧!」

        「是啊,隊長,幫我們介紹一下,也好讓我們看看有沒有能幫的忙。」

        「剛剛嚇得魂都飛了一條,房東要賞個臉啦!」三台機車上的人此起彼落、七嘴八舌起鬨。

        「嘖!」江承豪皺起眉、搔了搔頭,回身罵道:「嘿,叫你們別吵了。阿傑你這麼沒膽?尿褲子了沒?別為難她,我好不容易找到房子住了............」

        「阿豪,沒關係。」許宛菁動作俐落點起一根菸,優雅地吐著煙霧。她發出足夠讓在場所有人都聽見的音量說:「今天是我不對在先,應當我做東,幫大家壓壓驚。大家覺得如何?」


        不僅江承豪,在場的幾個大男生都愣了幾秒。那位阿傑一眼就看出,這肯定是個個性豪爽的大姊大。既然剛剛鬧了人家,現在沒理由說不接受。


        阿傑突然高舉雙手,大聲吆喝喊道:「好耶,大家說是不是啊?」

       「喔──是啊是啊,那就不客氣嘍!隊長,我們今天讓房東請客喔!」起鬨的聲音不絕於耳。


        江承豪真想不到會變成這樣的局面,剛剛還在吵著要去哪裡比較省錢的這些傢伙,現在竟然被他們賺到了。


        江承豪用手指摳著鬢角,臉色有些為難說:「小菁,妳真的沒關係嗎?我可以擺平他們........」

        「我都這麼大方了,你就別婆婆媽媽的。」許宛菁忽然用手做要起說悄悄話的手勢,靠近江承豪耳邊說:「不過你的手機借我好嗎?我要想辦法跟一個快餓死的人聯絡一下。」

 

         ☆★☆★☆★☆★☆★☆★☆★☆★☆

 


        一輛Mistubishi跑車在前方帶路,後面則是緊跟著三台機車。這個時間的山路上冷清得很,大家的車速也因為拂面涼爽的夜風而加快了不少。


         「謝謝你的手機。」許宛菁刻意打開車窗,享受著初秋夜晚涼爽的山風。她左手掛在窗框上,只用右手操控方向盤,淺淺笑說:「小筠有潘明輝照顧,應該不會餓死吧?」

         江承豪在副駕駛座上點頭說:「潘明輝很會照顧人,他的料理應該會把小筠餵得非常飽。這一點妳可以放心,妳看我頭好壯壯就知道啦!」

         「呵呵.......」許宛菁笑著,很熟練地換檔。轉過一個角度頗大彎道的同時,跑車發出了代表好引擎的吼聲。

         江承豪不禁好奇心又旺盛了起來,他指指排擋桿問:「少有女孩子可以把手排車開得很好,妳真讓我刮目相看。妳自己的車嗎?引擎保養得不錯!聲音很好,山路跑得也很順暢。」

         許宛菁動作熟練、眼神如夜鷹。她撥撥頭髮說:「這是我媽的車。」

         「?!」江承豪聽到這個回答,驚訝的看著許宛菁。

         許宛菁繼續說:「很難相信吧?我的駕駛技術也是我媽教的。不瞞你說,我以前還參加過車隊,瘋過一陣子。」


        『 咦?』江承豪納悶心想,聽紀虹筠提起過許宛菁的媽媽在十年前遇空難喪生,那時她才國中。這個媽媽膽子也未免太大。


         江承豪一下子忍不住脫口就問:「妳十幾歲就學車?」

        「哈哈哈哈.........阿豪,你厲害喔!把我的背景都探聽好啦?誰這麼大膽敢洩我的底?紀虹筠是吧?」


        『唉呀,笨哪!不打自招了,還虧我叫紀虹筠不可以跟許宛菁說我有打聽過她,這下都露餡了。』江承豪這時只有抓頭陪笑的份。


        許宛菁看到他窘迫的樣子,忍不住笑著安慰說:「沒關係,反正你遲早會知道,瞞也沒用。如你所說,我真的十幾歲就學開車。」

        「妳爸爸同意喔?」

        「也沒什麼同不同意。我爸爸是個愛看人飆車的斯文人,據他說當年就是愛上我媽開車的帥,兩個人才交往下來。說實在,他們的個性雖然南轅北轍,可在學開車這件事上,卻都不約而同認為要讓女孩子開車開得好,就必須在女孩子還小的時候教。女孩子的思路細膩比男孩子強,一旦讓女孩子捉到技巧,那麼她以後肯定開得會比男孩子好。」

        江承豪想了想,忍不住點點頭同意說:「嗯,有點道理。凡事從小學起,熟悉度自然會大大提昇,難怪妳車開得這麼好。這台車也是妳自己保養嗎?不會吧?」

        許宛菁自豪抬起下巴道:「是啊!反正以前一個人閒著沒事,我媽生前的車隊叔叔們都很願意教我,不學白不學。」

        江承豪看著點起菸的許宛菁,不自覺多嘴問:「那抽菸也是他們教的嗎?」一問完,便覺得自己不該干涉別人這方面的事情,立刻改口道歉說:「沒沒沒,妳當我沒問。對不起,失言了。」

        「你會嗎?」許宛菁將菸遞到江承豪面前問。

        江承豪瞪眼看了看許宛菁,無話可回般嘆口氣,從煙盒中抽出一根菸,默默點起火。


        江承豪在高中時,也曾經有過一段胡作非為的歲月,翹課、抽菸、喝酒、搞小團體幹架、跟著那時的不良份子到聲色場所去當圍事,荒唐度過兩、三年。在他確定留級又差一點沾染毒品的前夕,巧遇一位及時拉他一把的良師益友。這才讓江承豪的未來,出現跌破左鄰右舍眼鏡的大逆轉。

        小混混、惡人榜加上留級的他,竟然考上體大?不過也好,江承豪那時的年輕氣盛,正好全用在正途上。


        「如果會的話,那剛剛的問題應該就不用我回答了吧?」許宛菁放好菸盒,將手放回排檔桿上,淡淡說道。

        「是啊!真正教會自己抽菸的人,其實就是自己;讓自己下決心不再抽菸的人,也是自己;允許自己再度拿菸的,還是自己。」江承豪又說起感性之言,其實,他正經起來還是很酷的。

        許宛菁微微點頭說:「沒錯,說得真好。」

 

        江承豪稍微想了想,決定把自己心裡的話說出來:「其實,妳可以不用特別招待我們,這樣弄得我很不好意思,那都是我的朋友。」

        「就因為是你的朋友,所以才這麼做。」許宛菁揮了揮手說:「別擔心,這是小意思,真的。等等要去的餐廳老闆是我的車隊叔叔之一,他會算我很便宜、很便宜。」

        江承豪嘆了口氣說:「那就好,我是不想讓妳破費。不過,妳.............」

        看見江承豪的欲言又止,許宛菁挑眉道:「想說什麼,就直說。」

        「妳對朋友都這麼大方、豪爽?」

        「也不完全是,有時候我還是會看狀況。不過今天之所以會這麼做,其實是想讓你在你朋友面前有面子而已。」

        「這..........」


        『叭!叭!叭!』後方三台機車開始按喇叭,許宛菁才發現她不知不覺增加了速度,三台機車都被遠遠拋在後面。


        許宛菁立刻緩緩踩下煞車,笑說:「忘了他們跟在後面。」

        江承豪看著後面機車的動向,確定他們跟上來後,也笑著附和說:「一時聊得太開心,忘了後面還有人。以前我跟他們常常騎車上山欣賞夜景,看妳山路開得這麼順,以前常上來?」

        「還好啦!心煩的時候會一個人上來看看,有時山路飆一飆,煩惱比較快不見。你們以前都跟女朋友上來吧?一堆男生上來怪怪的。」

        「是啊,很久以前了,妳呢?有男朋友嗎?」

        許宛菁稍微一愣,不過還是立刻恢復神色、幽幽回道:「還沒遇到喜歡的。」


        江承豪心想:這話題開得自然又不露痕跡,機不可失,一定要乘勝追擊。


        「那妳喜歡哪一型的男孩子?」

        「呵呵,你挺厲害的,話題轉得真順。」許宛菁瞄了江承豪一眼,說得十分平淡:「我喜歡的人必須要能包容我喜歡自由的個性;照顧我也會照顧自己;能讓我依賴又不會太依賴我;像男人但又不能大男人;斯文體貼、深知我心但又不能太過懦弱;不會跟我爭論但會告訴我道理的人。」

        江承豪眨眨眼,說話結結巴巴:「咳,天...天底下有這樣的男人嗎?」

        「我說得太難了嗎?不會吧?我爸爸就是這樣的人。」

        江承豪似笑非笑問:「妳覺得我像嗎?」

        「咳,咳!」許宛菁被江承豪的突擊弄得一陣嗆咳,她為難道:「對不起,我老實說,你可別難過。我覺得你是個可以做好朋友的人,但要到那一步可能一時間難以回答,抱歉啊。」


        『真是戀父情結,果然不適合我!』江承豪一面心想,一面打哈哈說:「我開玩笑的。慢慢找吧,這種對象可遇不可求啦!」

        「是啊。」許宛菁笑得略顯尷尬。

        「那......潘明輝呢?」江承豪再一次試探問。

        「嗯......」許宛菁稍做思考後說:「其實,潘明輝跟我爸爸的樣子有點像呢!說話的樣子像、笑的樣子像、看我的眼神也像,只是我還沒什麼機會跟他多聊,所以不確定。」

        江承豪心裡嘆了一口氣,指著自己再問:「那我是不是要找個機會讓大家都有時間聊一聊?反正是交朋友嘛,妳應該不會拒絕吧?」

        「我怎麼會?而且大家都是住在一起,多個朋友就是多份互助。」許宛菁又習慣性撥撥頭髮繼續說:「阿豪,說好等一下我請客,你們就盡情喝。那邊有可以住宿的地方。如果真的喝多了,就在山上過夜,明天一早酒醒後再下山,如何?明天星期日,你朋友應該沒問題吧?」


        江承豪吃驚到合不攏嘴,這、這女人怎麼....對張羅吃喝玩樂如此熟練?


        他驚聲發問:「妳還真不是普通的會玩,連住宿都弄好了?」

        許宛菁淺淺笑了出來說:「我跟我車隊叔叔好久不見了,他一定不會讓我半夜下山的。」

        「妳這麼大方,那群傢伙不喝翻才怪!」江承豪感覺自己有些無力......被一個女人給比下去,是他這輩子到目前為止都從未想過的情況。


        許宛菁按了兩下喇叭,作為提示。

        江承豪以為她會減速,沒想到她竟來個加速過彎,往山路邊的斜坡急駛下去。

        這個時間的山路光線十分昏暗,江承豪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況。一般來說,除非對路線非常熟悉,否則普通人是絕對不會用這麼快的速度從山間小路上往下衝。

        許宛菁這個無預警的動作,讓江承豪一顆心跳上了喉頭,大膽子的他忍不住伸手緊抓車窗上的手把並且鬼叫起來。

        她深邃的雙眼閃爍著藝高人膽大的光芒,換檔靈活、方向盤流暢、手煞車一氣呵成。車子衝下坡道後,一百八十度甩尾旋轉停車,前後不過三秒鐘,便已穩穩停妥。


        許宛菁再次按了兩下喇叭並將車熄火,笑對旁邊臉色大變的江承豪說:「到啦!要不要我扶你下車啊?」

        江承豪綠著魂都飛掉三條的臉,結結巴巴說:「妳、妳、妳.......要通知一下吧?這樣會嚇出人命。」


        「嗯──小子,你還不錯啦!上一次被小菁載來的那個小夥子,早就昏死在副駕駛座上了。哈哈哈........」江承豪旁的車窗邊突然出現一位彎腰看著自己,豪爽大笑的中年男人。這中年男人接著又對許宛菁說:「小寶貝,好久不見,妳的停車技術還是這麼好啊!沒事又都去哪裡野啦?飆車練車技也不找叔叔去喔?」

        「叔叔!」許宛菁看到那中年男人的笑臉,不禁笑顏怒放。她立刻下車,一頭鑽進中年男人的懷抱中。


        江承豪楞了幾秒。隨後,三台機車也在這時自坡上滑了下來,機車輪胎與山間小路摩擦,發出『沙沙』的聲響。


        ☆★☆★☆★☆★☆★☆★☆★☆★☆

 

        「我在想這男人應該就是許宛菁的父母去世後,與她最親近的人了。好啦,大致上就是這樣了。」說罷,江承豪大口吸著跟便當一起買回來的珍珠奶茶。

        「.............」聽到傻掉的我,閉上了門戶大開的嘴,忍不住熱烈鼓掌、稱讚江承豪:「真有你的,怎麼都沒發現你說學逗唱的天份?虧你轉得那麼自然,連許宛菁喜歡的類型都能問出來。」

        江承豪聳聳肩,不以為意說:「這不算什麼,基本技能而已。」

        「呿,囂張!」

        「哼,你要是有我一半囂張的話,現在就不會這麼窘迫了。」

        「這又說到哪兒去了你?」我苦笑說。

        江承豪放下奶茶,撥了撥頭髮罵道:「還敢問!這不都是為了你嗎?臭小子。」

        「靠!什麼跟什麼啊?別瞎扯,後來嘞?」

        江承豪還是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說:「後來就狂歡、喝酒、唱歌啦,中間是有跟許宛菁小聊一些,但都只是哈啦,不用再說了,該你知道的,我都說了。」

        十分納悶江承豪眼神背後的含意,我皺了皺眉問:「你怎麼確定哪些是我『該』知道的?」

        「怎麼?難道你認為有什麼地方我交代不夠清楚?」他低聲說:「請具體點問!」

        「這.............」


        剛才那樣問,純粹只是不甘心那種似乎被江承豪看透的感覺。若真要追究江承豪哪裡沒交代清楚,一時間好像也難以找到所謂的『具體問題』。

        到底是我太稚嫩,還是江承豪在男女感情方面老練,我怎麼老是有差他一大截的感覺?就像社會人士在看大學生一樣。


        江承豪看我無話可回,登時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說:「反正呢,晚上的電影之約你就給我多用點心,別再出狀況,專注一點在現在這個當下,如何?」

        「我一直都很專注在每一個當下!」


        還是整個死鴨子嘴硬、不服氣。


        江承豪揚了揚眉,不屑罵道:「強辭奪理的小鬼!」

 

        可惡,竟用小鬼二字?莫非我在江承豪眼中真是小鬼等級?

        唉,或許吧。他那小子交的女朋友可是以『打』為計算單位,而我呢?不過如此爾爾。

        還能說什麼?也許只能靜觀其變了,畢竟誰也無法事先預知將來會發生的事,對不?

 

 

【人受人矚目之處,並非其外表;而是那鮮活的心、寬廣的腦以及令人為之讚嘆的意外表現】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44→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736656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