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30113  

        有一種人,走到哪兒,就怨到哪兒。挽起衣袖作事的人,絕對不是他;一張嘴嘮叨念不停的,非他莫屬。正因為這種人只出一張嘴、行動力超差,所以,只要有這種人在的地方,大多也不是太整齊、乾淨。

        這一種人,會在人間掀起紛爭、引爆事端。一張嘴可以黑的說成白的;壞的掰成好的;活的唸到變死的。周遭的人事物,都為他一人疲於奔命、紛亂不歇。而這種人此時,就正在漩渦的中心點,竊喜享受自己做出來的成果。旁人的焦頭爛額在他的眼中,只是一齣精采絕倫的好戲──由他自編自導下的作品。

        有這種人在的地方,天堂也會變地獄。這個地獄叫做口舌地獄、猜忌地獄、挑撥地獄、憂慮地獄、欺騙地獄、黑白是非混淆地獄。


        有一種人,走到哪兒,就做到哪兒。總是任勞任怨、不多計較,抱持著:反正多做就是多學的理念,看到哪裡可以改善,他人便會在那兒出現。所以,只要有這種人在的地方,大多不會是骯髒、混亂。

        這一種人,會在人間創造美好、引燃希望。他的行動力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廢土變成金;鐵杵磨成繡花針。周遭的人事物,都因為他一人的耕耘,慢慢呈現出祥和與歡笑。而這種人此時,卻收拾包袱,默默轉往下一個需要改善的地方。旁人的幸福與美滿在他眼中,只是一杯滋潤他勞苦有成心靈的清水。

        有這種人在的地方,地獄也會變天堂。這個天堂叫做認真天堂、努力天堂、誠摯天堂、知足天堂、善意天堂、一念專一美境天堂。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說的:

        某天,一個剛誕生的使者來到『新到任』報到處,老使者慣例帶著新使者去參觀地獄與天堂。當兩位使者抵達地獄時,新使者看見眼前情景,差點沒嚇得再度往生,喪失這個好不容易成為使者的機會。

        新使者結結巴巴問:「前輩,明明有一整桌子的好酒好菜,但為什麼要給祂們那麼長的筷子,害祂們都吃不到?」

        老使者看了看那些個個骨瘦如柴的靈魂,一臉鎮靜說:「這是慣例。在地獄跟天堂吃飯,都要用這樣一公尺長的靈界專用筷子,因為祂們失去了肉體的手還無法抓到靈界的食物,不拿筷子,那就永遠也吃不到食物。」

        「可是......」新使者心痛說:「祢看祂們好可憐,一公尺的筷子要怎麼把食物夾進自己嘴裡?讓祂們看得到、吃不到,這樣好殘忍。」

        老使者斜睨了眼角掛著同情之淚的新使者一眼,沒好氣說:「那是祂們的抉擇,跟殘不殘忍沒有關係!」

        「怎麼這麼........」新使者收回音量,在心底偷偷說:『無情。』

        「走!」老使者面無表情,一揚眉說:「我帶祢去天堂看看。」


        當兩位使者到達天堂時,眼前的一切,讓新使者瞠目結舌、許久說不出話。


        「怎麼樣?天堂這裡也是用一樣長的筷子吃飯,祢哪一隻眼睛看到骨瘦如柴、吃不到東西的靈魂哪?」老使者揶揄問

        「怎麼會這樣?」新使者仍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喃喃自語。


        天堂裡的每一個靈魂都是白胖豐潤的形體、心滿意足的神情,無一例外。祂們吃食的方式並非自己夾、自己吃,而是用自己的筷子夾菜給對面有緣同在天堂的靈魂享用。


        「每一個相同的地方,都有天堂與地獄之分;每一個靈魂,也都有自己做決定的權力。但是這中間只有一個差別,那就是願不願意犧牲奉獻而已。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好,那麼去到哪兒都一樣是地獄!」老使者平靜緩和的慢慢說著。

 

        天堂與地獄,自在每個人的心中。對其所在的真假,毋須過多猜測,等時候一到,自然就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