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欣莛。」鄒碧芳雙手叉腰,鼓起腮幫子怒道:「妳夠了喔!!」。

        「怎麼了呢?」楊欣莛蹙眉問:「我還以為這是妳期望看到的!」

        「是.........是這樣說沒錯啦。」鄒碧芳抓了抓頭,無奈說:「可是妳會不會太誇張了點,每天都往精舍跑?妳才三十出頭,千萬別跟我說妳要遁入空門!」

        楊欣莛一揚眉、冷冷回應:「我上有雙親、下有弟妹,兩肩重擔未卸,如何遁入空門?」

        「那妳幹嘛一天到晚往精舍裡鑽?要念經,在家裡不行嗎?」鄒碧芳忽然面露憂慮說:「看妳這樣,我會害怕............」

        「什麼呀?」楊欣莛無力說:「鄒小姐,妳又在胡謅什麼啊?我這麼做,自有我的道理。」

        「什麼道理?可不可以告訴我?」鄒碧芳眨動眼皮,裝起純真表情笑問。


        楊欣莛由衷感謝鄒碧芳這個生命中的貴人,也深知好朋友的心意,只是事情實在難以啟齒。這屬於自己最深層的密碼,如何能透漏?


        「對不起。」揚欣莛嘆息道:「不是我不說,而是不能說,請妳體諒。」

        鄒碧芳大概早已猜中會得到這樣的答案,感覺上並沒有太大的失落與誤解。她聳了聳肩說:「好吧,從我認識妳那一天起,妳總是這麼神祕。」

        楊欣莛在心底鬆了口氣:「謝謝妳的諒解,或許未來能有機緣說出來。」

        「.................」鄒碧芳斜睨楊欣莛,不屑反譏:「妳看看妳,又是玄的要命的說法!是不是玄幻小說看太多,讓妳腦子生病啦?」

        「隨便、隨便。」這不是楊欣莛愛聽的話,她不耐煩揮手應付說:「妳開心就好!時間來不及了,我要打卡下班,閃人先。」

        「喂!!說了半天,妳還是要去?」

        楊欣莛看見其他同事走進辦公室,因此降低音量說:「當然。」

        「妳看看妳的膝蓋。」鄒碧芳直指楊欣莛泛出青紫顏色的膝關節,低聲阻攔:「都跪成這樣了,還去啊?」

        楊欣莛動作神速背起背包,搖動從抽屜拿出來的長褲,傻笑說:「所以我才要去換長褲啊,要不是因為穿制服,妳根本也不會知道我這樣。」

        鄒碧芳翻了個白眼,沒好氣說:「妳很怪!到底為什麼要把自己弄成這樣?我當初給妳佛經,絕對不是要妳去虐待自己。」

        「知道──」楊欣莛拉長尾音笑說:「妳是要救我的,對吧?而我的確被妳救到啦!」

        「哼,最好是!這算哪門子的救哇?我看妳是走火入魔了。」鄒碧芳仍然不明就裡,如此嘀咕。

        看見好朋友帶著不滿情緒,調頭繼續加班辦公,楊欣莛只能苦笑道別。


        沒有邀約聚會和休閒玩樂,這樣的生活模式,楊欣莛已經維持了兩年多。

        年輕人哪個不愛玩?但楊欣莛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失去了什麼。對她而言,在精舍裡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滿著愉悅、滿足、心安與平靜。楊欣莛喜歡精舍屋簷下的空間,勝過地球上任何角落,同時她還找回那份坦然與面對恐懼的勇氣。

        兩年前初次相逢時,老師父所說的話確實沒錯,該如何做的訊息,從一開始就到了自己身邊,只是當時無法理解而已。


        這兩年多來,楊欣莛在睡眠與健康方面都有改善,不靠任何醫學治療,她卻能收到好轉的效果。

        這種事怎麼能說?說出去肯定反應兩極。

        好的反應:『神蹟哪!這就是神無遠弗屆、不可理解的力量。』

        壞的反應:『神經病!哪那麼玄?一切都是妳自己心理作用罷了。』


        無所謂!只要楊欣莛不說,這些反應就不會產生,當然,屬於地球上特有的文字與認知便無法影響、打擊她的心。

        默默的、孤單的,楊欣莛堅決一個人在這條路上做自己認為應該要做的事。或許旁人看不出她心裡想什麼,但她卻很清楚自己為何而堅持............


       


        當地球赤道與公轉軌道相交範圍正向面對太陽之際,北半球的日子已然進入四月春季。


        這一天,楊欣莛完成了不知第幾場的拜懺法會,剛回到自己在外租賃、住了三年多的小套房。一如往常,她從背包裡掏出鑰匙開門、進入、關門、回身。

        由於自己一人單身居住,所以楊欣莛一直以來都會在自己外出前,點亮擺放於玄關處的一盞小夜燈,好讓自己在晚上回家開門時,不致於黑暗一片。


        『怎麼回事?夜燈壞了嗎?』


        楊欣莛眼前黑的伸手不見五指!她不由自主在心底納悶,下意識立刻轉頭伸手想把門打開,好讓樓梯間的燈光透進來。可是,她的右手一伸再伸,卻怎麼也摸不著只在身後一步的門把。再說,套房裡有個不算小的窗戶,平常到了夜晚都多多少少會透進一些路燈的光線,沒道理屋內黑成這樣。

        楊欣莛的雙眼像失去視覺一樣,完全什麼也看不見。她拋下背包,平舉雙手往鐵門方向摸索,並慢慢往前走出一步、兩步,甚至三步............


        楊欣莛發覺不對勁,倏地停下所有動作,屏氣凝神、仔細聆聽自左側傳來的空氣迴流聲。


        「妳...........為何懺悔?」


        這聲音..........這聲音...........這聲音是兩年多前,楊欣莛第一次看懂經書那一天所聽見的聲音!


        「你是誰?有我可以幫忙的嗎?」楊欣莛強忍心中恐懼,竟然問了個連自己都忍不住發噱的職業術語。

        「呵呵.........幫忙?如果我的忙必須賠上妳一條命,妳還會願意幫?」

        「命?」楊欣莛猛然聯想,她在黑暗中閉上毫無用處的雙眼,苦笑說:「所以,該來的還是會來。」

        「為什麼這樣說?」

        聽見對方驚訝的語氣,楊欣莛聳了聳肩無奈說:「不知道,直覺反應而已,我常常這樣。」

        「妳就這麼輕易付出生命只為幫忙?」

        「如果我的生命能夠為你帶來幫助,那麼就拿去!只是我這一生受的苦太多,能不能拜託你在接收我生命時,讓我舒服一點?」

        「妳就這麼不惜命?」

        「我認為一個人在死了以後還能幫忙是一件好事,只不過不清楚你需要我幫忙的理由。」

        「那麼,妳為何懺悔?」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原因。我只知道我從小就很害怕,直到長大以後才私自聯想可能是曾經做錯事的緣故。雖然不清楚我到底做錯什麼,但真心懺悔或許是個辦法。」


        楊欣莛是怎麼了?她從來不曾如此多話...........其實,這是有原因的。那個聲音有種莫名的約束力,使她不自覺越說越多,甚至連心底的話都說。


        「妳...........真的很怪,而且是一世怪過一世,完全跟妳最先前的那一世不同了。」

        「?!」楊欣莛大驚:「什麼意思?」

        「...............................」

        「請你告訴我,求求你。」

        那聲音嘆了口氣說:「我立誓要追殺生生世世的妳。」

        楊欣莛在黑暗中瞠目結舌:「為什麼?」

        「因為兩百年前,妳毒害了我摯愛的妻子、我未出世的孩子、我身邊一起生活的好朋友還有我。」那聲音平平淡淡訴說,但語氣中卻仍聽得出一股極為深沈的恨意。

        楊欣莛一聽,登時渾身冒出冷汗:「怎麼會?這麼殘忍的事,確定是我所為?」

        「哼哼。」那聲音冷笑道:「就是妳,不會錯!生命轉世以後,形體雖會改變,但靈能卻始終不變。妳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們都還是可以把妳找出來。」

        「對不起,我措詞不當。」楊欣莛誠懇說:「能不能請你再講仔細一點?」

        「那時候妳是個農夫,和另一個人一起到我們長期居住的山裡開墾。我們在你們的驚擾下,早已讓出原本屬於我們的活動空間,然而這樣做依然無法讓你們滿足。你們好像非常討厭昆蟲對你們作物的傷害,所以開始在山林裡施放一種我們都十分陌生的物質用來殺蟲。」

        「這個東西在現代叫做農藥,古時候大多從砷這個類金屬中提煉製造。假如用的是無機砷,那麼毒性就更強了。」楊欣莛接的十分自然。

        「妳知道的還不少!」那聲音調侃道。

        楊欣莛不以為意,淡淡說:「剛好看過相關文章,就很奇怪一直記在腦子裡。」她轉念一想:「可是,砷這種東西也會以不同的形態遍佈在土壤中,你怎麼不說是原本就有?」

        「妳想替自己脫罪?」

        「沒有、沒有,純屬好奇。」逼問的語氣,讓楊欣莛冷汗涔涔。

        「我們居住的那片山林並沒有大量蘊藏這種物質,在你們來之前,從不曾發生過中毒事件。」

        楊欣莛在黑暗中用力點頭說:「嗯,這樣看來,似乎就真是如你所說了。」

        那聲音悶哼一聲繼續說:「我死的時候還不懂,直到後來才弄清楚。你們兩人為了種出漂亮的作物來牟取更大的利益,竟然泯滅良知過量使用這個物質。沒錯,你們的確達到了目的、賺了很多錢,但同時也污染了水源,而我們就是你們所作所為下的冤魂。」

        楊欣莛難忍心頭如刀割的痛楚,語氣沈重說:「我害死你們,難怪你會向我索命。只是有點疑問,兩百年前的事,怎麼現在才追?我的前世沒讓你追到?」

        「哈哈哈............」那聲音忽然狂笑說:「怎麼可能沒追?我已經拿下妳六世的性命了!」

        「六世?!」楊欣莛不禁打了個哆嗦。

        「對!我死後,如願得到力量幫助,沒費多大心思便了結了身上早已累積足夠砷毒的你和你同夥。再來很巧妙的,妳之後五次投胎都是女體,而我也沒讓妳活過三十歲。最快結束的那一世,妳才十九歲,整個愚癡的要命,臨到死前都還在怨恨別人見死不救。」

        「你所謂的女體巧妙之處,是什麼意思?」

        「剛好可以讓妳嚐盡琉璃身上的苦!!」那聲音失控怒吼。


        楊欣莛大概可以猜得出『琉璃』是那聲音的摯愛,這追殺楊欣莛的堅決意念,足以證明他對琉璃的真情。


        楊欣莛難過低沈問:「我這一世已經三十一了,為何還留著我?」

        「............因為,我在妳這一世的身上,看見改變。而且,還由於一些力量的阻擋,我對妳的操控力,被削弱了。」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耀星。」

        「好棒的名字..............耀星,我真心向你們道歉,也許我的道歉派不上什麼用場,更喚不回你的摯愛。如果殺了我,能讓你解一點怨氣,那麼就殺吧!隨你高興怎麼殺都行,忘了我剛才要舒服的請求。」

        「...........................」

        楊欣莛遲遲等不到耀星的回應,她試探問:「耀星?你還在嗎?」

        「我在。」

        楊欣莛不但沒有失望,反而笑問:「怎麼不說話了?」

        「我讓妳活得痛苦,甚至還要奪妳性命,妳為什麼不恨我?」

        「哦?我身上的怪病痛苦,是你的傑作?」

        「是,我要妳嚐嚐我們死前的痛苦。」

        「我生不出孩子,也是因為你?」

        「是,我要妳給我那羣可憐的孩子賠罪。」

        「我遇人不淑,還是因為你?」

        「是,妳讓我們屍橫遍野,我也不會讓妳好過。」

        「我小時候常看見的黑影,應該是你!」

        耀星沈悶應了一聲:「等待妳十四歲女體成熟,我才能進入妳的體內折磨妳。」他冷笑說:「這樣妳還不恨?」

      楊欣莛側頭想了想後,語氣平靜說:「當我被你折磨的半死不活時,說不怨恨是騙人的。不過,在我知道那些痛苦的原因後,我只能說我沒資格恨!」

        「........................」又是好一會兒的沉默,耀星才出聲問:「為什麼沒資格?妳害死我們,所以我們恨妳、殺妳。同樣的,妳被我們害死,理應恨我們,不是?」

        楊欣莛淡然笑道:「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你們的生命不該浪費在追殺『我』的這件事上。耀星,你們為了殺我,已經兩百多年沒有轉世了,我不認為飄蕩在那一個空間的日子會很舒適。」

        「.....................其實,我......我..........」耀星欲言又止。

        「你怎麼了?」

        「其實,每當看妳被我折磨的不成人形,我心裡也越來越不好受。兩百年來,妳重複著投胎、成長、死亡,而我也重複著尾隨、折磨、索命。誠如妳說,這個空間並不是那麼好。」

        「很孤單,對不對?我懂,跟我這一輩子一樣。」

        「哼!」耀星消遣道:「那是我對妳下的詛咒!我要妳嚐嚐孤獨的滋味,就像我死前和這兩百年來的孤獨一樣。」


        這一句話讓楊欣莛的心,抽痛了一下。她撫著左胸,難過說:「對不起,我真的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我知道一切都晚了,但我還是要說出來。」

        「妳想求我原諒妳?」耀星冷冷問。

        「原不原諒,是你的抉擇,我干涉不了。」

        「那妳是要..............」

        「我希望在我失去生命之前,向你悔過!」


        楊欣莛的肺腑之言,讓耀星整個楞住。

        這就是生命在歷練下的轉變與成長嗎?

        而耀星呢?他捫心自問,竟猛然驚覺自己一直都沉浸在怨恨、復仇、糾結以及執著當中。

        兩百年的復仇,耀星得到什麼?好像什麼也沒有!他可以號召到當時因毒死亡的其他生物靈魂前來幫忙,但卻怎麼也找不著琉璃的魂魄。相對的,耀星失去的,似乎真的很多。

        耀星親眼看著楊欣莛七世以來的轉變,他絕對有能力區分真心或假意。而楊欣莛這一世的領悟與作法,讓他一直以來的堅決殺意開始出現動搖。這也是他會允諾放下一切,只為換得與楊欣莛一次對談的主因。


        「耀星。」楊欣莛幽幽道:「我很高興你讓我明白所有始末,我終於可以坦然面對我長久以來的恐懼與愧咎了,動手吧!這是我應得的報應。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用我無止境的生命來償還對你們的傷害,讓你們有重新轉世的機會。」

        「妳.............」耀星哽了一下:「為什麼?」

        楊欣莛苦笑說:「我活的好苦,所以我不希望你們一直在我身邊,跟著我受苦。」

        「哼,妳知不知道妳的苦,也是我們促成的?」

        楊欣莛一愣,隨即笑道:「喔,也對!我怎麼忘了?無所謂,感謝你們讓我這麼苦,不然我無法體會這麼深。」

        「妳...............」耀星無言以對。

        「呵呵.........沒關係,你大可放心,我會心甘情願接受,絕沒有一句怨言。」

        「...................」

        「好不好?」

        「...................」

        「說話嘛,接下去要怎麼做?是不是像玄幻小說那樣吃了我的三魂七魄,然後你們就都可以去轉世了?」

        「笨蛋!!」耀星大罵:「就算我們有那個能力,也要看我們是不是要這麼做吧?妳以為這樣做了以後不用付出代價呀?笨蛋!!」

        「咦?那不然是怎樣?」楊欣莛被耀星罵的有點不知所措。

        耀星重重嘆了口氣說:「人哪,雖為萬物之靈,但卻受制於肉體,對什麼都一知半解的可悲。因果循環是在所有生命體的深層意識中,自然平衡的一種現象。無論是物質界或靈界,都有一個自然法則去平衡這一切。我雖然僥倖獲得力量,對妳做出長達兩百年的報復,但這都還是必須付出代價,不是我可以任意妄為的。」

        「可這是我應得的啊,你也只是做你該做的事而已。」

        「妳有妳應得的,我有我該付出的,因果向來公私分明,不是凡胎俗眼用一般常理就能夠看得透。」

        「那...........你會怎樣?」楊欣莛憂慮問。

        「哈哈哈..........」耀星忽然大笑說:「妳真是怪的要命!被我折磨兩百年,居然還這麼擔心我?」

        楊欣莛聳肩無奈說:「三十年也好,兩百年也罷,對我而言,一切都過去了。我說過,我感謝你們給我痛苦、讓我領悟。現在之所以擔心你,也是出自於不忍心看你因為我受處罰,而且你不在了,我該如何繼續向你懺悔?」

        耀星笑了,笑聲非常柔和:「好一個領悟!希望妳永遠記住這個領悟。至於妳的不忍心,就用在真心懺悔與誠意迴向上吧!」

        「即使不在那個空間,你也收得到我對你的懺悔?」

        「妳好像不很清楚一個人真心所為下的力量有多大,對不對?」

        「對!」楊欣莛沒好氣說:「我根本不知道我做得對不對、夠不夠,更何況我連要道歉的對象是誰都搞不清楚!」

        耀星溫柔笑道:「人很奇怪,為何一定要在什麼都知情的情況下,才能感覺自己做得對、做得夠?只是很單純做自己應該去做的事,不行嗎?為什麼總要用別人的評鑑來證實自己?最讓我啼笑皆非的是,這些『別人』其實一點也不公正!」

        「這.........」楊欣莛不禁臉紅:「也沒到需要別人評鑑這麼嚴重啦!只不過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朝對的方向去而已。」

        「每一個靈魂都有分辨自己走的路對不對的能力!」

        「那為什麼有人會走錯路?」楊欣莛不服氣問。

        「走錯路,也是一種學習,而且因果循環牽扯太大,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說盡。再者,妳管別人做什麼?」

        「...............說得是,我也管不了。」楊欣莛知錯無力說。

        「做妳自己就好!珍惜得來不易的領悟,切莫再造因。」

        楊欣莛驚問:「耀星,你要走了嗎?你不討命了嗎?」

        耀星深深嘆息道:「我能親自與妳對談已是萬分不易的事了,更何況取妳性命。」

        「什麼意思?」

        「妳不知道妳身邊有護法菩薩嗎?」

        楊欣莛在黑暗中下意識東張西望,不過隨即傻笑說:「拜託,怎麼可能?」

        「真怪!現代人老是會譏笑、否定世間的某些傳言。」


        楊欣莛突然想起受戒當時,高坐遠處的戒師所言。她驚訝問:「受持戒法,真有護法臨身?」

        「當妳真心,護法便在;妳若變心,護法即亡。」

        楊欣莛若有所思、喃喃自語:「所以,心念是一切的根源。」

 

        「為了要跟妳對談,我不得不現身,但這現身也等同我願意放下一切,準備面對我應該的付出。」耀星自嘲般笑了起來說:「沒想到,我的力量居然會敵不過妳那個真心替妳許願的朋友和妳的護法菩薩。」

        「你.........會到哪兒去?」

        「一個我也不很了解的空間,反正跟著護法走就是了。」耀星淡淡說。

        「你..........在那兒會不會很痛苦?」

        耀星無奈笑道:「我哪知道!不過,我可以肯定妳的誠意迴向將會替我帶來莫大的幫助。」

        「真的?」楊欣莛喜出望外。

        「嗯,真的。」

        「好,那我向你立願..............」

        「不用向我立願!」耀星截斷楊欣莛的話,語氣堅定說:「做妳應該做的事,就好。千萬別忘了自己的領悟,好好活下去,並在有生之年中,將這份領悟...........傳承下去。」

        「好,我答應你..............」

 

       

 

        時光又來到一個風和日暖的春分早晨,一個穿著僧衣的身影佇立在這方土地的一隅。她遠望晨曦的雙眼中,投射出寧靜與感恩。

        這片景色既不是名勝古蹟,也稱不上舉世聞名,不過總會讓她看了之後,無聲無息在心底刻畫出回憶的痕跡。

        她面向旭日,將藥師灌頂真言誦持了一百零八遍,並雙手合十,虔誠迴向給一切法界眾生,暗自祈求所有生命都能早日離苦。這是她用以迎接每天的第一件事,無論氣候好壞,四十年來她都這麼做,只是地點稍有不同罷了。

        她將那串已經呈現獨特光澤的菩提子佛珠掛回頸項,轉身準備返回寺院、開始進行平日常務工作。

        就在寺院的門口,她看到一個長髮女孩的背影,似曾相識般的站著不動。早晨的微風,讓她的長髮彷彿想訴說些什麼一樣紛亂飄動。


        「阿彌陀佛。」

        「?!」那女孩一驚,倏地回頭查看。

        「施主,寺院已經開門,若是前來禮佛,可以直接進入。」

        「我......我不知道怎麼禮佛。」

        「禮佛在心,照妳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

        「我.........」女孩羞怯低下頭說:「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我只是感覺這裡好像可以找到答案。」


        這位師父笑了,發自內心、真心的笑了。

        這個笑中沒有任何輕蔑、輕視之意,而是充滿著忽然對一件事領悟、參透後的無限喜悅。


        也許她永遠都無法得知那個名為耀星的靈魂如今是否無恙,但眼前如同時空流轉下的情境,卻讓她體會出更深一層的道理。


        生命的意義,讓她在流轉不歇的時光中,被找到.................

 

        《完》

                                             9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