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妳們都走開──」

 

        一個身形纖弱、面色枯黃的女孩,躺在十九世紀初醫學還不是那麼發達的醫院病床上。她雙手胡亂揮舞,驅趕身旁三位白衣天使。

 

       「張小姐,這只是例行性的抽血檢查,妳放輕鬆,我一下就好,不會痛的。」其中比較靠近床頭的護士哄勸說。

       「是啊,張小姐,讓我幫妳做靜脈注射吧!這是一定要打的針,要是沒打,妳等一下又會痛得唉唉叫。」

       「我不管!」她猛然坐起的力道導致身體各處的劇烈疼痛,頓時使她跟離了水的吳郭魚沒兩樣。她大口喘氣說:「妳們......妳們......妳們都是魔鬼!」

       「美樺,妳不可以這樣,她們都是來幫妳解除身上痛苦的護士。」出聲說話的中年婦人是病厭厭少女的母親,她臉上的哀愁模糊了她的花容月貌。

       「媽,她們是惡魔!妳看不出來嗎?」張美樺邊說邊往床頭縮起身子,抱膝嗚咽道:「妳跟爸為什麼送我來這裡?他們兩個多禮拜都還查不出我得的是什麼病,連法師的一半都不如。為什麼要把我困在這兒?」

       「女兒啊,是法師要我送妳來求醫的,妳知不知道?」她的柳眉擰成了麻花兒卷,讓看到的人也不禁跟著蹙眉。

        張美樺一聽,氣血大動,結果造成突發性的腸胃抽痛。她將身軀縮得更緊,額際立刻滲出汗水。張美樺咬牙忍耐,等這一波痛感漸歇,她才進氣少、出氣多,緩慢無力說:「為什麼?法師為什麼要拋棄我?我很乖,都有照法師說的去做。只是最近真的越來越難過..........我不是故意要偷懶。」她艱難的在床上爬行,拉住母親衣袖,搖頭接著說:「不要讓我在這兒,我在這兒會死!」

        「可是,法師也沒擔保妳一定能活啊,女兒。」她含淚拍了拍張美樺的手背說:「這裡最起碼是合格醫院,醫生都有執照,媽媽覺得這裡比較能讓我安心。妳乖,我們繼續治看看,好不好?」


        「是啊,張小姐,妳才十九歲,還年輕,不會有事的。來,我們抽血,好嗎?」

        「是啊是啊,妳看外面天氣這麼好,等等注射完,我推妳出去外面看花,好不好?」

        「啊──惡魔,妳們都走開!媽──媽──」


        在一陣無用抵抗與無情壓制下,護士們好不容易完成了各自的任務。當她們收拾好器具轉身離開病房的一剎那間,竟不約而同露出厭惡不耐的表情。張美樺也在體力透支和母親苦悶無奈的安撫下,暫時恢復平靜。只不過空洞的雙眼,始終定在病床上方單調無色彩的天花板紋路中。


        「喔,法師你來啦?」張太太連忙抹去眼角淚水,起身迎接大踏步伐、一副仙風道骨、表情嚴肅的半百男子。

        「嗯,美樺怎麼樣?有進展嗎?」法師低聲問。

        張太太搖頭啜泣不語。

        「果然哪...........」


        瞪視天花板好一陣子的張美樺聽見法師的聲音,立刻回神朝法師伸出乾瘦如樹枝的手,急切說:「法師,你要救救我,我好痛苦。法師,你不是說能治好我嗎?為什麼要讓我父母送我到醫院來受罪?他們這群庸醫,折騰了我半個月,還弄不明白我的病。」

        法師微微蹙眉向後退開一步,似乎有意避開張美樺的拉扯。他語氣沈重說:「我有能力治好妳,但是很不幸已經錯過了時機。再加上妳身上的業障累積了足夠的能量,任誰也回天乏術。」

        「我不管!」張美樺絕望嘶吼出三個字,隨即引來身體上的痛苦。她咬緊牙關,掙扎了一下後,氣若游絲說:「一年前你說你一定治得好我,現在怎麼會變成都是我的錯?我到底做了什麼?讓你追查了一年的業障究竟是什麼?」

        「這個.........」法師被問得一時語塞,不過立刻又恢復正常,沉穩說:「尊者要我轉告妳,妳的業障要妳自己去追查。所謂『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連佛都救不了因業力受困的人,更何況是尊者?」

        「那我現在怎麼辦?我痛得越來越厲害了,幾乎連安穩睡個覺的可能都沒有了。求你.........幫幫我。」張美樺眼角含淚懇求說。

        「我還是會依照尊者的指示給妳能量,但是妳也應該要做好尊者給妳的功課吧?」

        「你聽不到我說我快要痛死了嗎?以我現在的狀況,怎麼做你們所說的功課?」張美樺的眼中,迸出怨懟的怒火。

        法師再次皺眉說:「只是諷誦經典、專一信念都做不到,妳憑什麼要求尊者救妳?」

        張美樺感受到來自法師個人的指責與冷漠疏離,同時在心底臆測事情會如此急轉直下的原因。她面露慍色低聲道:「把我治好了,要多少部經典都沒問題!我不明白你跟尊者怎麼回事?你們是救我,還是殺我?難道尊者也是個視錢如命的神?」

        「美樺,妳不可以這樣說話.........」

        法師的臉部線條倏地緊繃,語氣更是硬的使人難受:「尊者至高無上,不准妳口出污言!」

        「................」張美樺瞪著法師,不一會兒她便發出令人渾身不適的乾笑聲說:「呵呵......哈哈.......好、好一個至高無上啊!」她額頭上再次冒出斗大汗珠,她強打精神、抬手直指門口說:「我不配勞駕尊者!法師,辛苦你前來看我,你走吧。」

        法師揚了揚眉,高傲抬起下顎,轉身甩袖。他昂首闊步離去的同時,冷冷說道:「厄難當頭,好自為之。」

 


《未完待續》

 

前往【03 奇】→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72370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