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四月,原本應該是春暖花開的時節,但姍姍來遲的春神似乎忘了大地的呼喚,硬是讓冬天停下早該離去的腳步。

        嘴裡叼著剛到手的獵物,一隻身上閃耀著金紅色光芒的赤狐,雙眼視線落在不遠處正開始忙碌農事的人類身上。


        這一戶人家是在去年入秋之際,進駐這片從未見過人煙的原始山林之中。赤狐雖然沒有評論其他物種的資格,但人類的突然出現,確實在某些層面打破了這片山林原有的平靜。

        不只赤狐感受如此,其他的生物也是各個驚惶失措、紛紛走避!對於一無所知、與原居住者之間具有明顯不同的人類,動物們都抱持著敬而遠之的態度,深怕這些特殊的人類會做出不可預知的舉動。

 

         遠遠看到人類的身影,赤狐沒有多做停歇,一溜煙往回狂奔。


        「琉璃,我帶早餐回來了,妳趁熱吃一點,好嗎?」公赤狐拋下口中兔仔,柔柔的輕聲叫喚蜷縮在草堆上、看起來似乎仍在睡夢中的她。

        「我........我吃不下...........」

        看到母赤狐原本清澈如琉璃的雙眼蒙上混濁,公赤狐驚問:「妳還是很難過嗎?到底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耀星,這問題你已經問很多次了。而且要是我知道我自己怎麼回事,不就好辦了嗎?」琉璃的表情十分痛苦,她連轉個頭、說句話似乎都很難受。

        耀星挨著她的身體替她取暖,強忍心痛說:「妳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再是鐵打的身體也經不起不吃東西的消磨啊!」他用鼻尖頂了頂她,繼續說:「拜託妳吃一點,好不好?吃了,身體才會好。今天的獵物很嫩,我特地為妳準備的。」

        琉璃勉強抬起頭看著耀星,有氣沒力說:「可是,我不吃反而還能舒服一點。」

        「妳怎麼知道?」他從她身邊一躍而下,叼起兔仔放到她的面前,再一次哄勸說:「不吃才會不舒服。來,妳聽話,吃一點。」


        琉璃拗不過他的堅持,艱難撐起沈重的身軀,朝獵物咬了兩口,費力吞嚥下肚。


        「這才對嘛,琉璃,能吃就多吃點。」耀星鼓勵道。

        「你呢?耀星,你都沒吃嗎?」

        「不用顧慮我,妳比較重要...........妳肚子裡還有我們的下一代,妳一定要趕快好起來。」耀星再次走近琉璃身側,用臉磨蹭著她。

        「好,我知道,我會為了你,趕快好起來。」

        他舔了舔她已不復往常光亮柔軟的皮毛,心疼之感幾乎難以抑制。耀星強作歡顏,鼓勵說:「對,為了我、為了妳腹中的孩子,妳..........一定要好起來。」

        琉璃蹭了蹭耀星的臉,低聲說:「但是,我好怕..............」

       「有我在,不要怕!妳一定會好。」他跳下草床,站在洞口回望琉璃說:「來,我帶妳出去見見陽光、喝喝水,妳一定會更快好。」

       「好。」琉璃的表情也開朗了起來:「但是你要走慢一點,要等等我。」

       「那有什麼問題,馱著妳走都行!」


        然而,這是琉璃最後一次跟耀星走出洞穴。自此之後,她的身體每況愈下,別說是進食了,連行走都成問題。而每天入夜之後,更是琉璃痛苦的開始。

 

        耀星不明白發生在琉璃身上的到底是什麼事,他只知道再這樣下去,琉璃肯定會離他而去。

        不行,他不允許,琉璃不能就這樣離開他!耀星跟琉璃,還有好多夢沒實現;他答應她的事,還有好多沒兌現。

 

        看著夜夜在洞穴裡呻吟、掙扎的琉璃,耀星的一顆心,痛如絞、亂如麻,他真希望能明白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琉璃如此巨大的痛苦。

        如果可以,耀星一定會親手處決這個讓他摯愛痛不欲生的罪魁禍首!如果可以,耀星誓言要追到天涯海角,令這個讓他痛失摯愛的兇手付出最大的代價,耀星絕對要讓對方嚐嚐地獄般痛苦的滋味..............

        可是,到底是什麼造成琉璃的病?琉璃不會無緣無故生出莫名其妙的病。除了打鬥受傷或終老死亡,赤狐這一族很少出現病死..........但琉璃沒有鬥毆外傷,又正值花樣年華,去年夏天、秋天,琉璃都跟耀星一樣正常,為什麼過了一個冬,她就............


        其實,耀星在面對琉璃時,是束手無策的煎熬,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受苦。但她每一個痛苦的表情,都深深烙印在耀星的記憶深處。耀星發誓,無論時光流逝多久,他絕不遺忘。這份摧殘他倆的仇恨,耀星誓死必追!


        就這樣日夜輪替沒多久,某個濃霧的清晨,琉璃吐出最後一口氣息,結束了她不知其所由的痛苦折磨。同時也帶著耀星那羣應該是萬分活潑可愛的未出世孩子,一起離開了這個空間。

        耀星的心傷、耀星的孤寂,只有他自己清楚。無法面對喪失琉璃的事實,讓他忘了該如何繼續活下去。


        有多久了?多久沒進食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耀星漸漸發現自己身體疼痛的存在──來自體內的莫名劇痛,幾乎一次比一次頻繁與強烈。

        這是不是老天特地賜給耀星去體驗琉璃痛苦的機會?否則,為何在琉璃離開以後,他也步上她的後塵?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琉璃跟耀星要遭遇這樣的事?耀星和琉璃這輩子並未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壞事,為何要這樣處罰他們?他們只想過好自己的生活而已,難道這也不對?

        誰?誰能幫幫他?耀星想知道答案!


        當耀星將要進入彌留之際,忽然想起母親在他年幼時所說過的故事:

        『記著,我們是非常有靈性的物種,千萬不要看輕自己。據說我們的祖先曾經修煉成仙,她的名字叫九尾。可惜她動了凡心,愛上人類,最後千年道行毀於人類之手。不過我相信,她的魂魄仍在這個空間的某一處,庇護著我們。假如你在未來真的遭遇困境,請記得九尾這位祖先,她一定能給你力量,讓你衝破困境。』


        「九尾.........是嗎?」耀星喃喃自語:「請讓我找到妳吧!我需要妳的力量去解開這一切...........」


        子夜的月光撒落一地孤寒,耀星帶著滿心的不解與怨恨離開世間。在琉璃的屍身旁,他也漸漸冰冷..........

              99  

 

《未完待續》

 

前往【02 難】→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729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