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著沈重的腳步邁出電梯,我放下手上的行李,疲累的在變得比先前還重的背包裡,摸索著大門鑰匙。

        離開台北只不過五十八小時,但我卻有似乎過了三個月的錯覺。這是不是表示我在台北無拘無束的日子太逍遙自在,偶爾回去就會產生的適應不良?

        奇怪,當兵以前並沒有這麼明顯,為什麼現在感觸如此之強烈?莫非,這就是邁入成年人世界眾多體驗中的其中一項


        暈頭轉向、滿腦子盤踞不去的種種,讓我耐性降低、脾氣高升。這大門鑰匙是怎樣他媽的找不出來?我確定我有放進背包!

        『最好別跟我玩太兇,快給我滾出來!』我在心底如此恐嚇大門鑰匙,右手依舊持續掏、摸、翻、找的動作。

        說時遲、那時快。身後突然傳來女孩子的聲音...........


        「嗨!潘大哥。」

        我心頭一驚,但表情上故做鎮定回身查看。我勉強擠出笑容說:「嗨,小筠。好幾天不見。」

        紀虹筠朝我點頭、甜美一笑道:「是啊,好幾天了。」


        我看著她黑亮的長髮,手還是在背包裡面撈........她的頭髮仍是滑順到讓我衝動想上前去摸。


        「你.......這些都是你帶回來的福利品嗎?」紀虹筠指了指我腳邊問。


        我的腳步之所以疲累沈重,某一小部分是由於高速公路上大型車輛所造成的壅塞;另一部分是拜這些大大小小的行李所賜。雖說我的體能不算差,可是幾乎堆滿後座與後車廂的數量,搬運起來還是夠嗆。


        「是啊。」我無奈笑道:「媽媽們的愛心。」

        「媽媽『們』?」紀虹筠柳眉微蹙、提高音量問。

        「這.............」


        該怎麼說啊?屬於老媽本身的愛心是沒這麼多,不過今天早上巡迴市場與中午用餐後,就變成這樣了。她們的見面禮讓我產生『被下聘』的感覺.........我是男人哪!再怎麼說,下聘應該是男方的事才對。我總不能掛著帥氣的笑容、得意的表情跟紀虹筠說:『喔喔,這些都是家鄉婆婆媽媽想預約我成為她們家女婿的禮物!』

        真要這麼說了,我的臉該往哪裡擺?!我一點也不認為這樣的說法能受人高看!

        總歸一句話,老媽真是杞人憂天的胡亂攪和。以我一百八的身高優勢、不算太差勁的五官比例,怎麼可能找不到對象?何須如此招攬?活像我乏人問津一樣!

        她應該要比較擔心我眼光過高,挑選甚嚴才對.............

        然而不小心的是,我剛才在紀虹筠面前口不擇言、多說了一個字。嘖,該實話實說解釋給她聽嗎?

        ..............................

        不行、絕對不行。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我搖搖頭說:「沒什麼,當我沒講。」

        「...............」她眨眨眼、神情稍有不滿問:「你怎麼不進去?」


        妳這小姐也真是的,看不出我在找鑰匙嗎?還明知故問!


        我故意加大『找』的動作,沒好氣回道:「我在找鑰.........」忽然看到紀虹筠手中正拿著能開啟同一扇鐵門的鑰匙,我忍不住抱怨說:「紀小姐,能不能看在我大包小包狼狽樣子的份上,好心幫忙先開門呢?」

        「喔。」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靦腆笑道:「抱歉抱歉,我被你的行李嚇傻了。」

        「麻煩妳了。」我往後退開一步,讓出大門前的空間。


        紀虹筠帶著滿臉的笑開門,我想她應該是覺得自己不該這麼大驚小怪。不過這也不是她的問題,我....我帶回來的東西的確多到有點誇張。雙肩雙手掛滿的情況下,我還搬運了兩次........

        我以為老媽留我吃完中餐再走,只是單純的家常便飯。可怎麼也想不到老媽會玩這麼大,像變魔術一樣弄了一屋子的婆婆媽媽來。

        光是早上的市場賣臉,就已經夠我接應不暇。結果中午時分前來這幫讓我措手不及的訪客,又造成我不小的心理壓力。


        我從小喜歡安靜獨處,即便是回爺爺奶奶家的年節聚會,我也總是靜靜坐在一隅看書,跟隱形人沒兩樣。除非奶奶刻意吆喝大夥注意我,否則大家多半會在過了好一陣子之後忽然間大喊:『明輝呢?這小子又偷偷溜掉了嗎?』

        沒辦法,不清楚為什麼,我就是不喜歡太熱鬧的場面,更不願意成為聚會中的焦點。

        能閃就閃、當避則避,我這部份的能力還算不錯。


        可令我無言的是,老媽到底計畫了多久?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招集七、八個婆婆媽媽到家裡來吃飯?而且個個禮數十足、毫不馬虎,活脫像個禮物競技場一樣,而且煙硝味四下竄流。

        老媽,有妳的!!

        等著看吧,我決定下次要不告而別,反將妳一軍。到時就讓妳一個人去面對那一屋子人!


        正想到情緒高漲之際,紀虹筠已將鐵門打開。她鏡片下的雙眼無措眨動低聲說:「我幫你拿吧,潘大哥。」


        怎麼好麻煩剛認識不久的朋友,而且還是外表看似柔弱的女孩子。


        我馬上禮貌制止笑說:「沒關係,我可以。」

        「可是這麼多耶.......」她的眼神露出關切之意,邊彎下身邊說:「讓我幫你提一些啦.......」

        「怎麼好意思麻煩妳..........」我也彎下腰,準備搶先一步拎行李。


        『啊!!』


        兩個近距離又同時做一樣動作的人,經常會出現的下一個情節,就這麼如世人所料的上演──我跟紀虹筠迎頭撞在一塊

        媽呀,這一撞還真不輕,『吭』的一聲,讓我眼前出現少許金星。

        紀虹筠痛得抬手按在額上,嬌小的身子似乎有點搖搖晃晃。

        連我都感覺痛了,更何況是女孩子?真怕她一個重心不穩向後倒。而她腳後,還放著她看不見的禮盒袋。


        「小心!!」我伸出手、拉住她。


        我有點想不透,紀虹筠在我這一拉的情況下,竟然又向前往我懷裡撲過來。怎麼會如此弱不經風,撞一下就暈頭轉向、後仰前倒?重點是,我並沒有出力拉她。

        真那麼虛?!


        我馬上丟開背包,空出手來扶住紀虹筠向前撲倒的身子,沉聲問道:「妳還好嗎?」

        她仍然摸著額頭痛處,眼神散換說:「天哪,潘大哥,我眼前好花喔!」

        「不會吧,我的頭有那麼硬嗎?撞一下讓妳眼花到現在?」想確認紀虹筠話中虛實,我直勾勾看著她的瞳孔。

        她的雙眼在與我視線交會後,閉了起來。同時嗲聲嗲氣說:「是真的!我到現在都還看不太清楚。」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把眼睛閉起來?以我眼花的經驗,應該會由於頓時失明而將雙眼瞪得更大,以求視覺能夠恢復,不是嗎?

        嗯──閉上眼,是因為怕我看穿她的想法嗎?而且她的嗲聲嗲氣也十分引我懷疑,這其中『作假』成分頗高。


        我忍不住失聲笑道:「紀大小姐,妳閉著眼睛當然什麼也看不見哪!如果妳只是想鬧著玩兒,還請妳要裝得像一點。如果妳是說真的,那我現在馬上幫妳叫救護車!」

        紀虹筠沒有立即做反應,停頓了五秒鐘才鼓著臉氣道:「你怎麼這樣說?我既不是鬧著玩兒,也沒到要叫救護車的地步,不過剛才一撞,我還真有點頭暈眼花。」她翻了翻眼,沒好氣再說:「潘大哥,你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呴呴,小筠,妳這樣說不公平。要不是我剛才拉住妳,妳早就跌倒了吧?」我放開到現在還扶著紀虹筠肩頭的手,無奈說:「我被妳撞得也很痛,妳怎麼一點都沒問?」

        她抬高視線看了看我,表情突然一驚道:「哇,你......你真的腫了一個包耶。」


        是啊,額頭上傳來隨著脈搏頻率而隱隱發脹的感覺,肯定非紅即腫。不用紀虹筠說,我大概也猜得到。

        同樣的,在與我對稱的紀虹筠的額頭上,紅腫亦然。


        我滿懷歉意說:「對不起,妳也是!」

        她摸了摸額頭,輕聲道:「是我多事要幫你拿行李,你不用道歉吧?潘大哥。」

        「怎麼這樣說自己?」我語帶責怪道:「妳是好意,只不過我們動作都太猛而已。」

        紀虹筠的單眼皮眼睛閃爍著寓意不明的光芒。她看了我一眼後,迅速低下頭說:「那現在呢?我到底可不可以幫你的忙?我們........杵在這裡很久了。」

 

        也是!幹嘛杵在門口呢?

        喔,這都要怪我那副該死的鑰匙!


        「妳快進去吧!我讓妳先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我笑道。

        紀虹筠又是若有所指的看我一眼。她邁開腳步跨進屋內,轉身面向門外對我說:「這樣好了,你把東西提進玄關放,我來幫你拎去客廳。」

        「這是小意思,我可以的。」

        紀虹筠聽我這麼說以後,立刻兩手叉腰、面色降霜道:「你就一定要這麼堅持拒絕?還是你認為我不夠資格幫忙?」


        咦咦?現在是出了什麼事?我的隨口一說,只不過是想表達我不希望紀虹筠受累的心意而已,怎麼反倒引起她的誤會?我的話中有嫌棄的意思嗎?嘖..........


        「太嚴重了吧妳?我根本沒這麼說........」

        「那就是你看不起我,認為我搬不動囉?」

        我搖頭說:「也不是。」

        「那你到底是怎樣?為什麼就是不給我幫?」


        看著紀虹筠鼓起腮幫的模樣,一股感觸油然而生──我的身邊似乎經常遇到有大小姐性格的女孩子。這樣的情況,總讓我有種『秀才遇到兵』的感覺。

        再說,我從不認為有些事情可以直接表態。能懂的人,無論怎樣,她都能懂;不懂的人,說再多也是白費唇舌。


        「好好好。」我高舉雙手,無奈道:「讓妳幫、讓妳幫,好嗎?」

        紀虹筠頓時眉開眼笑,前後差異大到令我瞠目結舌。她開心催促說:「快啊,我已經準備好了。」

        「是,遵命!」

 

        念在紀虹筠為了我而撞得額頭起包的情份上,我也只能苦笑如此回應。讓女孩子不動怒的方法,我可是胸有成竹、瞭若指掌。不然,這些年不就白跟娪君、嫵君混了?


        因為能夠參與幫忙而心情大轉的紀虹筠,高興的和我聊著昨天晚上這屋子裡在江承豪搞笑天份下的熱鬧狀況。這,或許是即使我在場也做不來的境界..........

        然而讓我昏頭的還不只這樣.........我記憶中,應該在我背包裡的大門鑰匙,竟然帶著竊笑,大剌剌躺在我的書桌上!一張貼在我桌燈的便利貼,更讓我嘔到想揍江承豪一頓!


        『你忘了帶鑰匙,這下看你怎麼進門!聽說週一大家都不在,可憐喔,潘少。』


        馬的!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38〉→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60906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