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予風.JPG  

 


        那一刻,就像此時一樣冷。

        冷得讓人不由自主縮起脖子、皺緊眉頭。

        台北火車站的麥當勞前,來來往往行色匆匆的路人甲乙丙丁,沒有一個人願意停下腳步,在這蕭瑟寒風、冷列氣溫中多待一秒。


        只有我,站在這裡。


        第一次與現實生活的他見面,就是接近現在這個時日.........一個對我而言,意義匪淺的日子。而他,竟如此幸運,在連我也弄不清楚的詭異放行下,闖進了我的世界。

        路過的行人紛紛向我投以納悶的眼神,這個高挑人兒何以行單影隻佇立在這一點也不讓人感覺舒適的騎樓轉角。

        我.........也很納悶。沒想到,我真的讓自己出現在這裡。


        風,自四面夾擊我的鐵灰色毛料風衣。我,強打起背脊抵抗似乎在譏笑我的風。

        『不准笑我!!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不能只笑我!』

        我低下頭,看著在風逗弄下而笑得傻氣的風衣衣角,如此在心中吶喊抗議。


        時間慢慢逼近,遠遠看見他的赭紅色福特天王星從忠孝西轉進公園路,我竟然有股要拔腿逃走的衝動。只是,我的神經傳導系統就像被寒風凍結一般,怎麼也使喚不得。

        繼續以引人目光的身形站在原地不動,是我那時唯一能做的決定。

        『既來之,則安之。』我如此勸慰自己。


        我面前就這麼碰巧有個剛剛空出不久的停車格,他彷彿為了這一天的到來而特意整理過的車,十分流暢、俐落的停進我多年之後才發覺其弔詭的車位中。

 

        他帶著些許緊張感的笑顏走出駕駛座,朝我精神奕奕打了個開朗的招呼。照理說,五、六十公尺車水馬龍的距離下,我應該是聽不到他的聲音。不過,視覺卻彌補了聽覺的不足..........我的腦中,依然傳來他獨特爽朗的嗓音。


        與我款式略同的墨色大衣,使他看上去更加英挺。風兒,仍舊在他身邊擾動起一波又一波的氣漩。


        一雙劍眉微蹙,他不捨對我說:「對不起,讓妳等我。」


        我喜歡能站在對方角度、替對方著想的異性。這句話,正有讓我歡心的成分。


        我笑著朝他搖頭說:「沒有,我也剛剛才到,等不久。」

        他欲言又止的猶豫此時該說些什麼。極短暫的停頓後,他將握拳的左手放在口鼻前呵氣說:「那,我們先上車吧,這裡風真的太大,我怕妳身體吃不消。」


        還能想什麼?事情已經演變成這樣...........我只能默然接受。

        這是我一手操縱的際遇,是我左右了過去的人生...........我來不及回頭,更不想在那時回頭。


        我笑了笑,落下視線看著他的手臂。

        他也笑了,帥氣弓起手臂,像極了電影情節中的紳士。

        我抿嘴笑得矜持,低下頭將我纖細的手,伸進他粗壯的臂彎。


        在附近不遠、花樣年華、對感情尚處啟蒙階段的高中女生面前,我與他並肩而行的畫面,惹來身後三、兩女孩的竊竊私語及嚮往目光。


        我與他身週的遮罩已然大開,蕭瑟寒風再也無法介入。

        那一天,就像現在一樣冷。

        我用一個衝動放任自己在那一刻愛上他,但卻如何也想不到,我可能需要用一輩子的時光去忘了他。


        台北火車站的麥當勞前,來來往往行色匆匆的路人甲乙丙丁依舊絡繹不絕。

        而我,應該是永遠也忘不了他、見不著他,甚至得不到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