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歡迎您來到玥菱的靈修淨地,這裡沒有塵囂、沒有委靡。 只有以『小說』的方式,奉上一杯『人生』茶、外加兩盤『輪迴』小菜,與您閒坐雲居一同『回味人生』!

 

        「噢──」我發出呻吟,扒搔著發麻的頭皮抗議說:「爺爺瘋了嗎?三十歲對那個年代可能適合,但他有沒有想過時代會變啊?現在三十歲沒結婚的人多得是。」

        「我可管不了那麼多,要不你自己去墳墓跟他睡一覺、敘敘舊。」

 

        老媽的風涼話讓我氣得幾乎可以點著火種、烘烤肉串。跟死人有話說,那狗屎也能當飯吃了!


        我沉住氣,暫時不動聲色:「我不照遺囑去做,會有什麼結果?」

        老媽登時收起玩笑表情,低聲說:「遺產過繼生效日是你年滿二十六歲的那一天。從明年開始,你名下信託財產的動向將會受到信託管理人的監控,任何挪用都必須提出申請,直到你三十歲那一年才會做最終評估。」

        「合理!」我點頭同意說:「然後呢?」

        「假如你年滿三十歲又三百六十四天仍未見到跟你有血緣關係的兒子誕生,那麼所有信託財產將依法從你名下移除。相對的,信託管理人便會著手評估你四位姑姑的繼承可能。」

        「換句話說,我的最後期限是三十歲那一整年,對吧?」

         老媽帶著孺子可教的表情,滿意點頭。

        「要是我在三十歲以前有兒子呢?」

         老媽淡淡一笑道:「年滿三十歲那一天,信託財產將正式由你跟你兒子七三繼承。」


         真不知該稱讚爺爺的深謀遠慮,還是埋怨他死性不改?連身後三代的事都能夠設想進去。姑且不管他生前對金錢的理念如何,光憑這一點來說,就夠我甘拜下風、五體投地。

         不過,還有一個問題..........


        「爺爺的遺產到底有多少?」我壓低了聲音,像做賊一樣心虛問。

        老媽學著我的賊頭賊腦,也壓低嗓子回道:「這個嘛.......我不被允許知道,不過聽說是十位數字。」


        我的反應跟一般人相同,立刻扳起手指在心底默數國小數學教過的個、十、百、千、萬................靠,真的假的?!


        老媽雙手往胸前一叉,語帶揶揄道:「如何?你要自動放棄遺產?你當真不屑這些遺產?」


        很想反駁老媽,但事實上的確做不到。拿十位數字最低金額來算,七三繼承的結果,就是七億的款項進到我的名下。而我那尚未出世的兒子,便具備了典型『含金湯匙出生』的三億身價。

        面對令人難以抗拒的現實考量,我想天底下沒幾個人能真的做到毫不動心、大聲說不。

        也許真有其人,可那絕不會是我!

        老媽說到了一個重點:『人活在世上,沒道理要把屬於自己的東西往外推,尤其是跟金錢扯得上關係的東西。』

        想不到,在金錢的耀人光輝下,我也只是個平凡人..........


        我無奈搖了搖頭說:「對不起,我錯了,這個誘因太動人了。」

        「是吧?」老媽抿嘴笑道:「明明是自己的,為什麼不替自己爭取?而且條件並不是嚴苛到你無法完成。」她喝了一口咖啡,慢條斯理繼續說:「你爺爺真的是對你很偏愛,你好像沒發現整份遺囑從頭到尾都沒提到你爸爸,對不對?」

        「哦?」我端著馬克杯楞了一下:「妳不說,我還真沒想到。爺爺怎麼會這樣立遺囑?不合情理。」

        老媽聳聳肩,感嘆說:「誰叫你爸爸忤逆你爺爺,不聽從安排,偏要一意孤行去做船員。」她揮了揮手,皺眉道:「哎呀,你不懂,他們兩個不對頭得厲害。那時我嫁過來以後,心裡只有一句俗諺可以形容他們倆給我的感覺。」

        「什麼俗諺?」再次停下將到嘴邊的熱飲,我好奇追問。

        老媽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淡然說道:「一山難容二虎。」


        我眨了眨眼,在腦子裡咀嚼這一山難容二虎的畫面,同時心不在焉喝下一口端了很久都沒機會喝到嘴的熱飲。甜膩中帶有些許不算苦的特殊滋味,我這才開始研究自己喝的是什麼。


        老媽納悶的眼神盯著我問:「你什麼時候改喝阿華田啦?」


        我.....我什麼時候泡了阿華田哪?真是的。現在身邊沒有娪君,我為什麼要泡阿華田?

        最近怎麼老是在想事情的無意識狀態下做了連自己也莫名其妙的事?這樣下去還得了?不行不行,我真的該『戒思考』了。


        「就偶爾換換口味罷了,幹嘛那樣看我?」我微微蹙眉,扶了扶眼鏡如此說道。

        「是喔。」老媽低頭整理桌面,小聲嘀咕說:「你老爸也愛喝阿華田,我還以為是我不夠關心你,連你喜歡什麼都不清楚。」

        「呵呵........」我笑說:「難怪家裡總會有阿華田,原來是替老爸準備的。」

        老媽低著頭沒有回應,端起杯子轉身往客廳走去。


        是我的錯覺嗎?老媽的臉似乎紅了.........

        我端著阿華田立刻跟了上去,雖然心裡好奇想多嘴一問,但又怕讓老媽尷尬。畢竟這種感情間的問題,還是要考慮對象身分.............不是想問就能任意開嘴問。


        老媽緩緩往原本的單人沙發坐了下去,同時幽幽說道:「我啊,到現在跟你爸爸都好像還在談戀愛一樣。」

        我驚訝到連坐下的動作都慢半拍,眨了眨眼問:「蛤?這麼厲害?」我指著自己繼續說:「老媽,妳兒子我都這麼大了,沒想到妳還有談戀愛的年輕人心情?」

        她瞪了我一眼,沒好氣說:「談戀愛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好嗎?臭兒子。我跟你爸聚少離多,而他又是我這輩子的依靠,我不惦記他,要惦記誰?」

        「我啊!」耍皮裝白癡,我嘻笑回道。

        老媽又給我一個白眼反問:「我惦記你爸,他還會在回家時送禮物給我。阿我惦記你,你是帶了什麼東西送我嗎?親愛的寶貝兒子。」


        哎呀,真是糟!哪壺不開提哪壺、啥話不說說這話。我這次是應林子欽之邀回來參加慶祝會的,轉過來家裡看看也是臨時起意,哪想得到要幫老媽準備禮物........

        這下可好,讓她逮個正著!我看老媽肯定要借題發揮。與其辯駁,不如坦白。


        我抓頭傻笑說:「抱歉抱歉,這一次太倉促,下次中秋節回來補雙份好不好?」

        「真的?」老媽雙眼一亮、喜上眉稍。

        「當然。」我挺起胸脯、響亮的拍了兩下說:「只要妳開口,我一定使命必達、買來送妳!」

        「你說的喔?」老媽再次確認。

        「是我說的啦,怎麼?我那麼不被妳相信?」我故意裝出無辜受委屈的表情說。

        老媽瞅了我幾秒,神情勉強說:「這還差不多。不過,我開口你都能辦到?」

        我用力點頭以表真心誠意:「嗯,我總不能被老爸比下去吧?」我笑咪咪向老媽催促說:「快點,想要什麼禮物?」

        她抬起手在額頭上摳了摳,盯看著我的眼睛深處,閃耀出睿智的光芒。大約半分鐘後,她帶著促狹表情說:「我要化妝品!!」

        「蛤?」

        「怎麼?反悔啦?蛤這麼大聲幹嘛?」

        「沒、沒有。」我掏掏耳朵尷尬問:「妳說要什麼?」

        「化、妝、品。」老媽一字一頓,說得十分清晰。

        「..........................」


        傻了我,這是哪門子的禮物啊?跟我討化妝品,我有沒有聽錯?怎麼會跟我要化妝品這種禮物?


        老媽挑釁問:「沒錢買,還是買不到?再說我要的禮物又不是全世界找不著的東西。」

        「不是不是。」我連忙搖手道:「我的意思是這化妝品應該妳比較清楚自己想用什麼,怎麼會要我去買來送妳?我擔心萬一我買到妳不合用的化妝品................」

        「喔,那就是不願意買的意思了。」老媽掀動嘴角,話中帶譏諷。

        「厚,拜託──」我扶了扶眼鏡,牽強撇清說:「妳哪一隻耳朵聽見我說不願意三個字啊?」

        「呵呵,是啊,我是沒聽到你說不願意啦!」


        我瞇起眼看著老媽的表情,心裡開始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從讀高中以後,老媽總是喜歡用日常生活的瑣碎小事來跟我玩一些需要我動腦的啞謎或遊戲。跟她聊天,聊著聊著就被她的話牽著走。說到最重要關節時,她便留個謎題下來,不論我怎麼問,都得不到答案,非得自己用心去想出大概的方向。這時再跟她討論,她才會解謎。

        所以,現在是........不會吧──

        真服了她,一點機會也不放過。可惡,我.....我又自動上鉤。


        我嘆口氣說:「我是怕我買到的化妝品不適合妳用,那不是很浪費?妳可不可以給我一點提示,像是品牌,還是名稱什麼的...........」

        「不要緊。」她截斷我的話,摸摸臉頰笑說:「我是老皮了,你買什麼,我就用什麼!」


        老媽妳這是什麼跟什麼啊?我既得不到我需要的資訊也聽不出話中的含意。化妝品我這輩子根本用不到,為何要我去買給妳?而且還是如此『慶菜攏耶賽』。

        所以剛才的促狹表情............九成九有鬼!!


        「我說老媽──」我皺起眉頭不悅說:「妳生的是兒子妳知道嗎?」

        「當然知道,阿怎樣?」老媽的眼睛瞟了我一下說。

        「兒子是不用化妝品的。」我無力道。

        老媽哈哈一笑說:「你沒用過化妝品才正好嘞!」

        「好在哪兒?我怎麼都看不出來?」


        平常跟同學、朋友聊天說話,大多是我讓對方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可不知為什麼在跟老媽講話時情況就會完全相反!這是不是代表我還不到火候?

        難道是我跟老媽說話沒用心,所以聽不出她的弦外之音?『沒用過化妝品才正好』,正好什麼啊?我的天──


        她大大伸了個懶腰,笑得十分得意說:「你自己去想,沒那麼簡單告訴你!總而言之呢,我要的是整組的基礎保養品和化妝品,你最好先蒐集一下資料再去買。」

        「我去哪蒐集資料啊?老媽──」這個禮物不好準備,我立刻出聲抗議。

        「這我管不著,你自己看著辦唄!」


        嘖,老媽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我並不介意幫她跑腿做事,但今天為何這麼反常,特別要我去買什麼『基礎保養品和化妝品』?我不記得她有這麼愛保養跟化妝。

        明明知道我對女性用品一竅不通,還刻意刁難我做這件事,老媽究竟要做什麼?

        剛才自己誇下要送雙份禮的海口,現在可是騎虎難下、不做不行.........靠,她真的在設計我!


        「老媽,妳是在出考題嗎?」我摸著下顎曲線上的鬍渣,語調低沈問。

        「你說嘞?兒子。」她似笑非笑,以問題回應我的問題。

        「我覺得妳好像在玩什麼不是很好玩的遊戲,能不能破例告訴我,妳想做什麼?」

        「不能!」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36〉→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509186

 

小說封面.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周京樺
  • 你好 .才高八斗先生.很難把感性的那面.跟那個.大俠作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