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JPG  

 


        坐在案前望著窗外出神的女孩,腦中怎麼想也不明白,為什麼別人手中的幸福是如此垂手可得?而自己卻始終與之擦身而過,甚至無緣相遇。

        看見身邊朋友不珍惜得來容易的幸福,稍有不順心,便翻臉如翻書、分手不在乎。女孩百思不解,原因到底是什麼?


        『如果換做是我,我一定不會像她們那樣不知好歹。哪怕只給我一生一次的幸福,我也會好好愛惜、緊抓不放。』女孩在心底對自己許下承諾。


        『真的嗎?女孩。妳的承諾是真的嗎?』


        耳邊傳來似遠又近的柔美男聲,如天籟般的嗓音,讓女孩瞪大雙眼,左右搜尋來源──她想見上一見。

        「誰?是誰說話?」

        『我是天使,碰巧經過妳的窗前,不小心聽到了妳真誠的承諾。』

        「天使嗎?能現身讓我看一眼嗎?我長這麼大都沒見過天使。」

        『呵呵......』天籟之聲笑得令女孩神魂顛倒、心醉魂迷:『不行喔,只有將要回天家的人,才能被允許看見天使。

        「喔。」女孩失望的落寞神情,讓桌上的花兒都垂下了頭:「真可惜,我應該還沒有回天家的資格。」

        『別這麼說,每一個純淨的靈魂,都有回歸天家的資格。妳的時間還很長,好好把握,將來一定有見面的時候。』

        「真的啊?」女孩恍恍惚惚說道:「祢會來接我嗎?」

        『呵呵.......』又是一陣如夢似幻、攝人心魂的笑聲,天使並未給予正面答覆,反而再次追問:『妳剛才的承諾是真心的嗎?女孩。』

        「當然,我是真心認為我會好好珍惜屬於我的幸福。」

        『哪怕一生只有一次?』

        「是的。我要如何才能讓祢相信?」

        『不用讓我相信,女孩。只有妳一人能為妳的承諾守護一生,同時這也代表只有妳一人能扼殺妳的承諾。』

        「不,我不會扼殺我的承諾,我一定會守護我的承諾。」女孩雙手十指交握放在胸前,低下了頭、閉起了眼,對著窗外一片朗朗雲天如此祈禱。

        『好,妳的誠心感動了我們。』天使的聲音稍微停頓。片刻之後,天使繼續說:『女孩,我們可以實現妳的願望,用一次幸福來讓妳證明妳的真心。妳,可願意接受?』

        「願意!」女孩喜出望外,高興道:「我會好好把握祢們給的幸福。」

        天使的聲音再次迴盪,只是由於漸漸遠離而模糊不清:『幸福是眾神送給潘朵拉結婚禮物內的其中一項。太少會讓人飢渴糾結;過多會令人墮落淪陷。女孩,妳可要謹慎捧好。祝妳......真的能得到幸福、了解幸福。』

        然而,女孩的雀躍卻讓她的雙耳在一瞬間蒙上了狹隘。天使的叮嚀,女孩未入心。

 

        不久之後,女孩接受了心儀以久的男孩的感人告白,與英俊帥氣又家世顯赫的男孩墜入愛河。

        女孩,得到了感情上的幸福。

        男孩的寵愛,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幾乎做到將女孩捧在掌心一般的呵護、愛憐。女孩從幸福降臨的那一天起,就辭去工作,開始出入高級場所,過著錦衣玉食、穿金戴銀的奢華生活。

        女孩,得到了物質上的幸福。

        男孩的父母與家族,萬分中意這未過門的準媳婦,想盡辦法栽培女孩,希望讓女孩儘快融入男孩的家族體系,並成為男孩將來的優秀賢內助。女孩的父母,雖然心裡有點擔憂門當戶對的問題,但看到對方的一片真誠後,也只能默默安慰自己、樂見其成。天下父母心,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片寬廣的天空?

        女孩,得到了親情間的幸福。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女孩被雕塑完成,長輩們開始籌劃兩人的完婚大事。

        女孩,幾乎快要得到屬於她的幸福。

        此時的女孩幸福極了,身邊不乏錦上添花、簇擁圍繞的朋友。每天收不完的祝福、享不盡的快樂、消化不了的滿足,讓女孩連做夢都會笑。

        女孩,深深陷落而不自知。女孩早已忘了自己原本的面貌、原本的一切。


        沒想到,一場商業界經濟鬥爭下,男孩的家族企業一夕之間遭到併吞、瓦解。男孩的長輩們受害並遭到法律牽連、鋃鐺入獄。然而,男孩卻因為父母的預先安排,死裡逃生、免於囹圄。


        落魄的男孩驚魂未定,他來不及思考上蒼為何在一剎那收回所有的一切。男孩百感交集間,心裡始終只惦念著自己最鍾愛的女孩。他決定要跟女孩在一起、他要帶著女孩離開傷心地,捲土重來。男孩相信自己手中還有一大片青山在,只要自己努力,給女孩的柴火,將會有重現的一天。

        反觀此時褪去一身羽衣的女孩......她的眼中卻潛藏著『怎麼會這樣』的錯愕與失落。只差一步便到手的幸福,為何就這樣無情的遭到剝奪?女孩不懂、真的不懂;女孩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女孩茫然了,在喪失一切原本屬於她的幸福後,她不知道未來該如何走下去。

        女孩猶豫了,在面對一切都是未知數的未來前,她不確定跟他還有什麼幸福。


        男孩明白女孩的心,男孩十分糾結,真的不願在這個時刻連女孩也保不住。可是,男孩很清楚自己此刻的一無所有,根本不配高談闊論。一籌莫展的他落下了真誠的眼淚,渴望用這份真誠感動女孩來相信自己。

        女孩痛苦不堪,難下抉擇。她捨不得的是這些年對男孩的依賴與習慣.......以及男孩的眼淚。

        當兩人抱頭痛哭時,女孩的父母給了男孩一筆數字不算太大的錢財,只希望男孩不要喪志,天無絕人之路。同時期許男孩以後好好對待女孩、珍惜女孩。


        離開後的男孩答允了女孩的要求,用這筆錢完成了女孩口中『最低限度』的住所佈置,讓女孩和自己有個愛的小窩。


        可惜的是,女孩並沒有因此而滿足。


        「唉,這裡什麼都沒有,我連喝個咖啡都要等瓦斯爐把水燒熱。」

        男孩努力賺錢,買了知名品牌的電動熱水壺,為的是希望女孩不用等。

        「唉,我好久沒保養皮膚了,好像老得不像話了。」

        男孩努力賺錢,滿足了女孩一週一次的頂級護膚SPA的慾望,為的只是希望女孩不會老。

        「唉,這裡真的不大,每天看,都膩了。」

        男孩努力賺錢,在家裡添購新潮、時尚的家具、電器,為的就是希望女孩不要膩。

        「唉,你每天早出晚歸,我一個人好無聊。」

        男孩笑了笑。這一次他無法為女孩做出什麼,因為,這屋子裡的開銷,大到幾乎壓得男孩喘不過氣。此時的男孩,只能撐著疲累的身軀,給嘴唇高翹的女孩一個擁抱、一個親吻,誠心的希望女孩時時記得自己,不要無聊。


        日以繼夜、辛勤工作,仍換來許多抱怨的男孩,在某天遇見了一個其貌不揚,但卻體貼溫柔的女孩。

        男孩困惑了、迷惘了、失神了。

        男孩苦心營造的幸福,在家中女孩面前是那麼不堪一提;在其貌不揚的女孩面前,竟是如此受到景仰。

        男孩真心對家中女孩好,換來的只有比較與埋怨;男孩根本沒有對其貌不揚的女孩好,沒想到竟換來關注與讚美。

        男孩發現家中的女孩鎮日遊手好閒、不事生產;其貌不揚的女孩竟能自食其力、為善人間。


        幾經掙扎之後,男孩決定離開家中女孩,不過並非要另起爐灶........男孩選擇用未來的獨身一人,懲罰自己對承諾的不忠。

        當家中女孩得知那位其貌不揚的女孩時,她無法接受、歇斯底里大聲嘶吼:「我哪裡比不上她?守候在最落魄的你身邊的人是我,你怎麼可以棄我而去?這是你答應我父母要好好對待我的承諾嗎?」

        男孩望著眼前失控的女孩,輕聲嘆息道:「我感念妳守候在落魄的我身邊,但是妳一直忘不掉我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叱吒商場的男孩。我這些年來,確實一直信守我對妳父母的承諾,只是妳的身在福中不知福,成了扼殺我承諾的元兇,同時,這也是妳比不上她的原因。」


        女孩楞住了。

        天籟般溫柔祥和的優美天使之聲開始在女孩耳邊繚繞..........

        『只有妳一人能為妳的承諾守護一生,也只有妳一人能扼殺妳的承諾。女孩,妳做到誠心好好珍惜屬於妳的幸福了嗎?妳懂得只屬於妳一人的幸福了嗎?』


        女孩哭了、想起來了、也領悟了。

        不是男孩不好,而是自己不知足。

        不是男孩惡意遺棄,而是自己早已拋棄了承諾。

        不是幸福離自己遠去,而是自己一直都沒用心去體會什麼叫做幸福。


       

        看似唯美誘人的幸福,總會在習以為常之後,變成奢望。

        當上蒼為你打開了『奢望』之窗時,將必定替你關閉了『領悟』之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