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無意間提及娪君的談話,成了我封印記憶的開箱鑰匙。這被開封的回憶如同狂風暴雨一般,毫不留情襲捲而來。刻意遺忘這一段記憶的我,幾乎無法抵擋、不由自主緊咬牙關。

        娪君與邱致全分手後,才短短三個月便寄信告訴我,她又交了一個她口中很喜歡的男朋友...........但無論我如何猜,都猜不到這個人竟然是汪俊玄!

        娪君究竟在想什麼?選男朋友的眼光越來越詭異。先前的邱致全雖然功課上還算過得去,但在球隊隊長的頭銜下,卻總是惹了不少負面評語。對我而言,他根本配不上娪君。

        如今娪君選擇汪俊玄............這個道道地地的紈褲子弟,全身上下跟他那個銅臭勢利眼的院長老爸一模一樣,更別提品性跟待人處世的觀念,整個就是令我難以苟同,八百輩子都不想跟他有一點牽扯。

        在我心裡,他比邱致全還不如!!


        再來,為什麼娪君在信裡跟我說汪俊玄是她喜歡很久的人?這喜歡很久是什麼意思?有多久?

        雖說汪葉兩家是世交,但那也是上一代的事...........難不成,娪君從小就喜歡汪俊玄?!

        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


        所以我說嘛,假如一個人刻意要隱瞞一些事,除非他自己開口透露,否則任何人都難以得知。

        我的感覺與猜測還是其來有自。我一直都被娪君忽略的原因,八成跟這些事有關連。不然,誰能解釋這些年來我對娪君的所有付出,在目前看來都是白費?

        老實說,我不是一個喜歡去干擾別人人生的人,哪怕是娪君也一樣。娪君在我心目中的地位雖然很重,但卻不能因此就隨意涉足。給她自由飛翔的空間,是我到目前為止唯一做的好的事。

        娪君總有飛累想落腳的時候吧?我相信我應該是她最後能發現的角色。我只能用這份固執,來增加我繼續堅持下去的動力。


        不過,我想了這麼久,娪君專五被留級,究竟出了什麼事?

        她跟汪俊玄攪和在一起..........是專五的事。難不成...........汪俊玄這小子害了娪君,讓她學業一落千丈,畢不了業?!

        若真是如此,我非............

        算了,一個巴掌拍不響,我拿什麼指責汪俊玄?再說,關我屁事!我算哪根蔥、哪顆蒜?


        娪君......我的娪君,妳是不是可以停下腳步回頭看看,能給妳真正幫助的人,一直在這兒,、盼著、等著、戀著、願著,一直沒離開,一直都在.........

        看妳如此汲汲營營、慌亂無措,我真擔心妳會就此一蹶不振、灰心喪志。就算搬到了學校宿舍,妳的滿腹心思,會只放在學業上嗎?還是為了惦記汪俊玄,而魂不守舍、心神恍惚?

        如果是後者,那麼妳的未來路該怎麼走下去?我壓根不認為汪俊玄能做妳的後盾!

 

 

        「兒子......」

        「啊?什麼?」

        老媽嘆氣無奈說:「你這樣掏心挖肺的,何苦呢?」

        我苦笑回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答案,老媽。」

        「你在台北這麼多年,難道連一個讓你動心的女孩都沒有?再這樣下去,我非幫你安排相親不可,反正我跟你爸也是這樣過來的。你看,到現在不是好的比現代年輕人還好?」

        「媽──」我抱頭無力喊道:「妳別提相親這兩個字,好不好?」

        「幹嘛?」老媽翻翻白眼問:「你會過敏喔?」

 

        呦?!老媽用的形容詞還真是鮮,挺貼切我對相親二字的感受。

        「差不多啦!」我撐在沙發扶手上,用力按摩疼痛的額頭求饒說:「聽到這兩個字我就渾身不對勁。現代人不流行這個,很丟臉啦!真是受不了妳。」

        「我才受不了你們嘞!」老媽搓搓鼻子說:「相親是由雙方介紹人在公開場合,安排一對男女互相認識,跟你們那種什麼聯誼還不是差不多?都是認識認識嘛,哪裡會丟臉?」

        「噢,老媽妳不懂啦!」到底該怎麼說,才能讓老媽明白?我急得頭皮發脹:「真是的。兩個人不認識的人,正經八百面對面坐著,不是尷尬到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要不就是說些『今天天氣很好』、『妳住哪』、『家裡有哪些人』這些無關痛癢的話。妳竟然說這跟聯誼差不多?這差多了!」

        「哦?」老媽改變坐姿,拉近跟我之間的距離好奇追問:「怎麼個差法?」

        「這..........」忽然臉上一陣發熱,我立刻轉開臉,故做不知情撇清說:「這我哪知道,我又沒參加過!」

        「少來!! 」老媽瞪著我,一臉偵探表情窮追猛打問:「你臉都紅了,還瞎扯。快說!差在哪?」


         我承認在大二時,曾被學長架去參加過一次聯誼,但那真的是被逼的。學長他們威脅說誰不去,誰就得負責多做其他人的期末學系報告。

         這還得了,自己的都做不好了,怎麼可能還幫別人做?反正去了也只是應付應付,幾個小時很快就會過去。去就去,誰怕誰!女孩子,惹不起,難不成還躲不過嗎?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還真是他媽媽的難躲得要命!整整被糾纏了半年......Shit!


         「嘖!」我抓抓頭說:「沒像相親一對一嘛,一群人一起出去玩,看對眼的就會走在一起。這樣自然而然,不是很不錯嗎?兩個人的場面很尷尬!」

         「喔,我懂了。」老媽揚眉一笑說。

         「懂了?!」我納悶:「真的假的?」

         「嗯!那我去把場面弄大一點,幫你一次約一、二十個對象讓你挑,這樣你會不會比較不尷尬?」

         「....................」


         我要翻桌子了──

         那年在聯誼惹上的女孩,跟老媽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全天下最難纏的女人,應該是老媽吧,我想!!

         一次約一、二十個對象讓我挑................嗯,聽起來似乎不錯,場面挺大的..........我說親愛的老媽,妳當妳兒子是拋繡球選『妻』啊──

         來人哪,給我一個痛快,讓我早點解脫吧..............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34〉→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35012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