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頭看看手錶後,輕柔的幫娪君順了順額前瀏海說:「走吧,我們要快一點,時間有些緊迫。」

        「是嗎?」她一把抓下我的手,確認當下的時間驚訝說:「哇,還真的要快點。扣除五分鐘往返,我們只有十分鐘可以偷摘橘子。」

        「哈哈哈哈.........」我大笑出聲:「葉小妹,妳怎麼精算的比神偷還神?我們不過是心血來潮、臨時起意而已,說得跟真的一樣。」

        「唉呦,廢話廢話,大哥就是要找機會揶揄我。現在沒時間鬥嘴,等偷完橘子再跟你理論!」

        我苦笑被她拖著走。

        一陣冷風襲來,讓娪君瞇起了眼。

 

        我低下視線,看見自己被她拉住的前臂,心頭上的悸動難以抑制。

 

        我鬆開攥緊的拳頭,將她的手握在自己掌心,同時大跨一步超越過娪君,沉聲說:「跟在我後面!」

        她一怔,隨即笑說:「好吔,大哥一馬當先囉!」

 

        凜冽的風,無情切割著我每況愈下的心。能這樣握住娪君雙手的心願,實現的機率究竟有多少?我如此殷切期盼,她卻是渾然不知。這拉不下臉、開不了口的表白,我不知在心底反覆演練過多少遍。明明是可以朗朗上口、倒背如流的話,為什麼到了娪君面前就怎麼也說不出來?

        一句梗在喉間的話竟能瞬間搖身變成魚刺,讓我吞也吞不下、吐也吐不出,苦不堪言。

        每次都告誡自己見到娪君時一定要勇敢說出來,可到了結骨眼的關鍵時刻,我卻又無計可施,任憑魚刺效應出現梗住自己.............十五年來不斷重蹈覆轍的情況,連我自己也想不透。

        只能暗中對一次又一次的下一次寄予期望.....................


        我牽著娪君溫熱的手,邊想心事邊帶領她快步閃身進入高老頭的農地範圍。此時半片山的橘樹,讓風攪得簌簌作響,彷彿正在向我透露一些那時的我還參不透的訊息。

 

        娪君選了一棵結實累累的壯碩橘樹,一手指向樹端、一手五指全開,天使般的笑容回頭對我說:「大哥,就這棵,幫我摘靠近上面的五個。」

        「一定要這一棵嗎?」我抬眼往上看著離地大約兩公尺高的樹端,為難說:「妳選矮一點的好不好?這樣一來我不用爬上去,二來等一下落跑也比較快。」

        「不行!」

        「為什麼?」我無力嘆息道:「妳又在玩什麼?」

        娪君一臉堅持認真說:「聽說長在這個高度的橘子比較甜,而且..........」

        我斜睨著她的故弄玄虛,沒好氣問:「而且?」

        娪君笑彎了眼,俏皮耍賴說:「而且要看大哥爬樹的英姿啊!」

       「.....................」

        娪君雙手在胸前合十,一臉誠懇對我請求:「拜託......」

 

        真是拿她沒輒。

 

        我笑了笑,將脫下的外套朝她拋去。臨上樹前還跟她開玩笑說:「罩子放亮點,高老頭神出鬼沒。要是沒記錯,他這個時候會巡園,妳可別害我被他抓。」

        娪君甜甜一笑,點頭回道:「沒問題,我罩子亮得很!」

        看見她頑皮猛眨大眼的表情,使我搖頭笑了出來。

 

        爬樹,對我來說不難;橘樹,對我而言也不高。爬上橘樹摘橘,忽然讓我想起在高三時,國文老師特別提過的課外精選文──《橘頌》。

 

        後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

        深固難徙,更壹志兮。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圜果摶兮。青黃雜糅,文章爛兮。

        精色內白,類任道兮。紛縕宜脩,姱而不醜兮。

        嗟爾幼志,有以異兮。獨立不遷,豈不可喜兮?

        深固難徙,廓其無求兮。蘇世獨立,橫而不流兮。

        閉心自慎,終不失過兮。秉德無私,參天地兮。

        願歲並謝,與長友兮。淑離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歲雖少,可師長兮。行比伯夷,置以為像兮。


        屈原大師巧妙抓住橘樹的生態和習性,運用得天獨厚的聯想力,將橘樹與人的精神及品格連貫起來,給予熱烈的讚美。文意中隱藏著他從一而終的偉大愛國情操,甚至對世俗眼光不屑一顧,願意效法橘樹的精神並樂意與其成為莫逆之交。

        而柑橘類水果中,除了含有天然黃酮與檸檬烯類成分外,其他如維生素A、C、B群,與礦物質如鉀、鈉、鎂、鋅.......等也都蘊藏豐富。

        柑橘更是秋冬時節價廉物美的水果,十分值得品嘗。但是橘子在中醫理論上屬寒性水果,腸胃不好或是咳嗽的人不宜過多食用。

 

        把國文老師對《橘頌》的解析快速想了一遍的同時,我快手快腳爬上了娪君選定的橘樹,固定好身體重心,伸手替她摘了五顆由於水份豐沛而將枝頭壓沉的好橘子。我滿意笑著將手中橘子一個一個拋向站在樹下的娪君懷裡,而她........笑得比橘子的香氣.....還甜。


        「喂!哪來的小偷?這橘園是我的──」

        一陣喝斥聲讓我差點沒滑了腳,連忙轉頭往聲音源頭看去。


        「哇,天哪!真讓大哥說中。快啦大哥!趕快跳下來。」娪君一臉驚惶低聲催促我。

        「靠,都是妳!叫妳罩子放亮點,放哪兒去了?」我揮手驅趕娪君,發急低吼:「走開!別擋我的路。」

        「快點,高老頭跑來了啦!!」她一邊叫喊一邊用外套包起橘子,半彎下身子、拔腿就跑。

        我一躍而下,在她身後追趕罵道:「葉娪君!妳也不等我,看我等一下怎麼跟妳算帳!」

        「快跑啦!等等再教訓也不遲。」她苦笑回頭說了一句,立刻瞪起大眼叫道:「媽呀!在你後面了。」


        哇靠!高老頭威力不減當年,腳程快得一下子就追上。眼看著跟他的距離越來越近,我心裡不禁一陣慌亂,連忙拔腿狂奔。是不是這些年普遍注意養生的原因,這些該老的人,怎麼個個都生龍活虎、老而不衰啊?


        「臭小子、死丫頭!還跑?快把我的橘子還給我!小偷──」

 

        我看著跑在前頭的娪君背影,忽然童心大發,撿了一顆小碎石回身使勁一丟。一來想測測高老頭的反應力;二來想阻止他繼續追趕。

 

        「嘿!天殺的臭小子!你還敢拿石頭丟我?給我站住!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別跑──」

        娪君邊跑邊笑邊回頭,氣喘吁吁說:「我看是大哥比我愛玩吧?你還拿石頭打他,這不是罪上加罪嗎?快跑啦!你沒聽見高老頭要打斷你的狗腿?」

        「妳還有時間消遣我?死孩子!」我故作生氣反罵:「要不是為了幫妳摘橘子,需要這樣被高老頭追嗎?說得好像是我要偷橘子一樣。」

        娪君吐吐舌頭,作了個可愛的鬼臉,繼續使勁全力往車停方向跑去。


        「哎、哎、你們.........你們..........給我.........站住啊──哎、哎、氣死我了...........」


        歲月不饒人!高老頭還是抵不過年老身體的拖累。雖然堅定的意念早已將我跟娪君抓起來毒打,但是,身體機能卻讓他無法如願以償。

 

        上氣不接下氣的高老頭停下追趕腳步,手抓左前胸,大聲喊著最後一句話:「你們別再給我遇到──」


        我跟娪君在聽到他說這一句話後彼此對看了一眼,默契十足同時停下腳步,給不遠處的高老頭一個大大的鬼臉。

        這兩個鬼臉把幾十年務農的高老頭給氣炸了,他將頭上斗笠摘下用力甩向地面,暴跳如雷般大喊:「滾──」


        娪君伸出小手,笑得燦爛望著我。

 

        當時那個情況下,我想不到不牽她手的理由。而重要的是,先前我們也是手牽手一起往回逃命。

        我牽起娪君的纖纖玉手。彷彿,時光倒流回到過去...........那個兩小無猜、懵懵懂懂的過去。


        地球自轉四十個分針刻度,我跟娪君回到了住家樓下,坐在路邊臺階上享用今日戰果。

        「嗯──好甜喔!大哥。」

        橘子的甜美,讓娪君笑瞇了眼,我著魔似的看著她,口中溢滿橘汁而含糊不清:「嗯,很『顛』。」

        「哈哈哈哈.......」她大笑出來說:「大哥大舌頭了,是『甜』不是『顛』。大哥真像傻瓜,連話都不會說。」

        「咳、咳!」想立刻開口反駁,結果一個岔氣嗆咳起來。

 

        沒想到橘子汁也能奪人性命?酸甜的蜜汁嗆得我鼻酸淚流,在娪君面前失了態。

 

        娪君斂起笑容幫我拍背,關心說:「慢慢吃、慢慢說,要是嗆死的話,我就沒大哥了。」

        我伸手在她頭上輕拍一下罵道:「葉娪君妳鬼扯什麼?就這麼想我死?」

        她『抱頭鼠竄』,躲到老遠的馬路上笑說:「我哪有?我是說如果。大哥,你很愛多想耶。」

        我瞪了她一眼,悶頭吃橘子。


        「大哥??」她挪動腳步,蹲回我面前不遠處,問的小心:「生氣啦?好嘛,跟你道歉。我希望大哥不會死,一直陪我這樣偷摘橘子下去,好不好?」


        娪君這個習慣沒變,總是在笑鬧過頭,我生氣不說話時,開始上前撒嬌。


        我拿橘子皮丟她,忍不住笑說:「偷妳個頭!以後不玩了,跟小孩子一樣。」

        娪君靈巧閃過橘皮,不過,一根橘絡卻落在她三千髮絲上。她笑說:「好好好!不玩就不玩,下次玩別的。」

 

        哪能在她撒嬌時還跟她真生氣?再說,我根本不想浪費時間把心力花在跟她生氣上...............我大概能預測與她相處的時間,正在一點一滴流逝。

 

        我笑著關心問:「今天好玩嗎?」

        「嗯,好玩,謝謝大哥陪我。」


        我看著與三小時前判若兩人的她,心頭一陣落寞感浮出。我知道她已暫時療傷完畢,從我這兒得到了她所需要的能量.........展翅遠飛的時刻,緩緩逼近。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32〉→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08130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