娪君柔弱的身子,哭得不斷抽動,我只能默默撫慰著她的髮、她的頸、她的背。

 

        她的呼吸漸漸平緩,我輕拍她的背,啞聲詢問:「好一點嗎?」

        娪君點了點埋在我懷裡的頭,帶著濃重鼻音回道:「好很多了,大哥。」


        一聲『大哥』,使我的神智瞬間回到原點。剛才滿腦子紛飛的迷惘感覺,一下子全都蒸發消逝。怎麼會這樣?這是什麼情況?

        那個當下,不容我做過多思考。

 


        「是嗎?這樣就好。」我心不在焉說。

        「大哥。」娪君維持一樣的動作說:「你有沒有衛生紙?」

        「呵呵.........妳現在才想到衛生紙?」我輕聲笑說:「沒關係啦,擦在衣服上好了。」

        「不行啦──」

        「為什麼?」

        「我總不能在你身上擤鼻涕吧?會把大哥弄髒。」


        這.........鼻涕是吧?唉──人再美,都是血肉之軀,正常的生理反應,誰都一樣!全天下肯定沒幾個人,有在別人衣服上擤鼻涕的膽量。即使我一點也不嫌棄娪君在我衣服上擤鼻涕,我想她應該仍會堅持下去。

 

        我伸手進外套口袋摸索,拿出用剩一半的紙手帕,笑著遞給娪君。

        她迅速接手,低頭轉身背對我,開始整理自己。

 

        擤鼻涕的聲音,在我聽來並不像一般人所認為的那般不堪入耳,反倒是一種我跟娪君很親近的代表含意;一種只有我聽得到的聲音。

 

        娪君離開我的懷抱後,我才感覺出氣溫稍微下滑,開始起風。我擔心詢問:「妳會不會冷?」

        她背對我點頭。

        「我上樓幫妳拿外套,妳等我.........」

        「不要,大哥。」

        我停下正要站起來的動作,回頭看著娪君說:「可是,妳會冷.........」

        她轉過身子,雙眼雖然浮腫依舊,但唇邊已能看見笑容:「能不能請大哥開車帶我附近晃晃?」

 

        不太懂這突如其來的話題含意,不過對於眼下娪君第一次的主動請求,還是令我楞了兩、三秒。

 

        我眨眼說:「可以是可以,不過我的車不在,開我爸的車,行嗎?」

        她強打歡顏,對我苦澀一笑說:「都好。」

        「嗯,妳在這兒等我。」


        三步併作兩步快走回樓上,開了門火速衝進房間,先換下讓娪君眼淚浸濕大半片的襯衫,寶貝似的摺好收入衣櫃深處。離開房間時,我順手撈了件薄外套,準備等一下給娪君用來保暖。

        接著,我衝到廚房,慌慌亂亂開始乒乒乓乓翻箱倒櫃,只為了找出我在家慣用的保溫壺。

        
        我回身在櫥櫃的老地方找到了各式各樣的沖泡隨身包。幸虧這是我們全家人的喜好,因此老媽經常會添購補充。我低頭沖泡著溫熱飲品,此時的心境.........有點空,空的就像開水注入保溫壺所發出的聲音一樣。

        回到客廳,我留了一張將車開出去的字條給老媽,然後一秒也不浪費立刻小跑步離開家門衝進電梯。

        平常感覺眨眼即到的電梯,此時不知為何會慢的讓我幾乎跳腳;不鏽鋼的狹小空間,悶的我快要窒息。我發誓,我絕對不是『密閉空間恐懼症』的患者..........真的。

        好不容易電梯終於開了門,我就像脫韁野馬一樣,朝老爸的黑色喜美狂奔。可沒想到我用鑰匙開車門的手竟然難以控制到插了三次才準確入孔,我拿我的慌張沒輒,只能杵在車門邊用力做了幾次深呼吸,希望讓自己鎮定下來。

        老爸的車已經半個多月沒開,我也深知暖車對引擎的重要性,可是這個當下,我竟然想要說服自己做出對車不好的事。在駕駛座上掙扎了兩秒鐘,我仍然狠心踩了油門。老爸的車彷彿鬧脾氣般,發出『嘰嘰』的輪胎摩擦聲,進而在空曠的地下停車場內引發起一陣陣回音。

 

         「娪君!」我探頭出車窗,喊了她一聲。

        看來是發了好一會兒呆的娪君,被我的叫喚嚇得一震,回身看我的眼神還帶著恍惚。

        我將上身再多探出車窗,對她招手說:「別發呆了,快上車!」

        娪君點頭笑了笑,起身走來。坐進副駕駛座後,如往常一樣揚手撩動長髮。


        我低頭拿出手煞車旁的保溫隨身壺,往娪君腿上的兩掌間一放,低聲說:「先喝了暖暖身子。」

        「...................」她垂眼看著手裡的保溫壺,輕聲問:「這是............」

        「妳愛喝的阿華田。」我調了調後照鏡,再挪了挪駕駛座的距離,裝著忙碌淡淡回說。

        「...................」她將保溫壺緩緩舉起,抵在自己的額頭上,怯怯叫喚:「大哥......」

        「快喝了。」不想讓她再哭出來,我只能用簡短的命令句來抑制已在娪君眼眶打轉的淚水。

        她一怔,沒說什麼,靜靜打開保溫壺,喝了幾口後微笑說:「好喝,謝謝大哥。」


        是不是該好好把握住娪君這個心頭大片空虛的機會,讓她發覺我幾乎快要死寂的心?這樣做好嗎?趁虛而入的基礎下,得到的會是長久的高枕無憂嗎?但不做的話,未來是不是還有機會前來敲我與娪君兩人的心門?

 

        我驅車前進,低聲回說:「只要妳喜歡,我一直都會為妳準備下去。」

        她又是一楞,直視前方的目光沒有移動。沈默片刻後,自我解嘲般笑說:「是啊,我這個妹妹真是給大哥添了不少麻煩事。」

        「............................」


        誰呀?誰來告訴我,到底是我不會說話,還是娪君的耳朵出了問題?我這樣露骨的表白,竟換得她這樣的誤解與回應?我在她心中,究竟定位在哪裡?莫非真是人倫道德下,無法跨越的禁區?我........我只是一個被她從小叫大哥的男人,不是在獄中蹲苦牢的彪悍黑道大哥,更不是與她同一母所出的親生大哥啊──


        「為什麼要說自己是麻煩?」我無力反問。

        她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我生來就是個麻煩,誰都這麼認為。」

        「是誰說的?我去打斷他的牙!」一句話衝口而出,我又動了肝火。

        「我............」娪君的嘴唇在說出一個字後,不自然僵住,硬是把話吞了回去,搖頭苦笑不語。

        「................」我蹙眉轉回視線不看她,賭氣說:「算了,大概又是個妳想好好保護的對象。算我多事,妳當我沒說好了。」

        「不是這樣,大哥你誤會了。」
       
        「誤會?這世上怎麼這麼多誤會?」我滿肚子氣。

        「..................」娪君仰頭靠著座椅椅背,閉上了眼睛,語氣感慨說:「是啊,就是誤會惹的禍,害我換來今天的結果。」


        為什麼又讓一個表白的大好機會從眼前溜走?我真搞不懂!話是怎麼說到這個頭上?我連扭轉回來的可能都沒有........這不可思議的神祕力量,到底是什麼?
       
        我的無名火,讓我一頭霧水。我明明不是容易動怒的個性,但眼前的狀況,究竟又出了什麼差錯?

        『不懂不懂!!』我在心底大聲吶喊。


        「大哥?」

        「啊?怎麼了?」

        「你開太快了。」娪君有氣無力說:「剛才,好像被照相了。」

        「?!」我立刻看向儀表板.........


        靠!一百?這裡的速限是..........

        幹!六十........


       「嘖。」我忍不住皺眉,立刻鬆開油門踏板,緩踩煞車。

       「呵呵.......」娪君乾笑兩聲,淡淡說:「看吧,我就是這麼麻煩。」

       「好了,不准妳再這樣說自己!」我嚴厲說:「車是我駕駛,錯在我身上,與妳何干?」

       「是我要大哥開車的,對吧?怎麼與我無關?」她的語氣冷得刺耳。

       「我說夠了!」

       娪君扁扁嘴,轉臉望向車窗外。


       我努力調勻呼吸,即使喉頭乾渴發澀,也還是得硬著頭皮盡量放柔聲音問娪君:「想去哪?」

        「...................我想去哪兒都行嗎?」

        「當然,只要是能去得了的地方,我都帶妳去!」

       她看著窗外街景,想了一會兒才說:「去高老頭那兒,好嗎?」

       「高老頭?」我一驚反問。

       「嗯。」娪君轉臉看我,笑說:「高老頭!」

       「那個火爆不聽分說、拿長棍追打小孩的高老頭?」我苦笑再問。

       娪君臉上被眼淚沖刷過的線條鬆弛了。她點頭確認說:「對,就是連我們也曾被追打過的那個高老頭!」

       「我說妳哪──」忍不住想舉旗投降:「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幹嘛還去高老頭那?」

       「嗯.........」她垂下眼簾,低聲說:「大哥你剛剛問我在先、承諾我在後。我想去,可不可以?你不帶我去就是出爾反爾。」

 

        嘖,娪君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伶牙俐齒?我的前後矛盾讓她抓得死死的。

 

       「好好好。」我兩手離開方向盤,往左右兩側舉起作投降狀回說:「帶妳去可以了吧?」

 

        握回方向盤,我趁雙向車道均無來車的空檔,用老爸這台性能還算可以的車,來了個不減速的大回轉.........要不是老爸的車太重,我還可以轉得更俐落完美些。

 

        娪君像個孩子,拍手叫說:「哇──大哥好帥喔──」

        她的稱讚,讓我心頭一陣飄飄然。我挑了挑眉,得意笑說:「妳知道就好,我一直都這麼帥!」

        她咯咯笑了起來說:「所以才叫帥哥啊,帥氣的大哥!!」


        嘖,可不可以只承認前半句?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30〉→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0809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