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娪君??」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聽見的聲音,再一次詢問確認。

        『你在高雄家裡,對嗎?』

        「這......妳......」

 

 
        猶豫著要不要老老實實對娪君坦白,只是在三秒鐘短暫的吞吞吐吐中,我實在來不及扯謊,更想不出需要對她刻意隱瞞的理由。老實說,在這個節骨眼上,還能接到娪君的電話、聽見她的聲音.............心裡的感覺很是複雜。

 

        我輕嘆低聲說:「是啊,剛回來。」

        『哈哈.......』電話那頭,如以往般動聽的笑聲傳來:『大哥真的回來了嗎?』

 

        我額頭上沁出冷汗,搞不懂自己的行蹤為何總讓娪君逮到?莫非......這個家裡有她偷偷安裝的監視器?拜託,怎麼可能?連我自己都搖頭。那......難道是林子欽向娪君通風報信?也不對,高中時,他也只見過娪君幾面,應該沒有什麼機會互動。靠!!是老媽洩我的底??不會吧,我在房間發呆時,並沒聽到她講電話的聲音................

        嘖!娪君到底是人是鬼啊??這麼神?


        「妳怎麼知道我回來?」

        『你的車停在地下室,對不對?』


        呼,原來如此,看到我的車,所以知道我在家..................

  

        嗯?

 

        「地下室?」我驚道:「妳現在人在哪裡?」

        她咯咯笑著說:『我在樓下。』

        「哪裡樓下?」話一脫口,便發現自己多此一問。

        『我們住的大樓樓下啊,大哥你是怎樣?』


        果不其然,娪君反問的語氣中,帶有濃重的消遣意味。

        她的話不無道理。既然我的車停在住家大樓的地下停車場裡,她當然是人在停車場才會看得到我的車,驚喜之餘,特地打電話給我。這不是三歲小孩都能了解的邏輯嗎?沒想到我還能明知故問?

        靠,糗大了。

 

        「沒怎樣,只是問一下。」

 

         我一邊故作鎮定回答,一邊拿著手機從房間快步到前陽台。難以壓抑心中喜出望外的情緒,幾乎將整個上半身都探出去看。

 

         「妳在哪?」我興奮提問:「我怎麼看不到妳?妳還在地下室嗎?」

         『你不要找我!!』娪君忽然用尖銳的語氣叫道。

 

        耳神經讓她這突如其來的一吼,立時嗡嗡作響不斷。我蹙眉將手機換到另一耳,定神仔細聽著手機裡隱約傳來的呼呼風聲及腳步聲。

 

        「娪君?娪君?」我不禁慌忙呼喚:「妳有沒有在聽?娪君?」

        『拜託你................』她用驚恐的語氣,低聲懇求說:『不要找我。』

        「好好好,我不找、我不找,我沒有找了。」我轉身背向陽台,放柔聲音問:「娪君,妳又在跟大哥玩什麼?我被妳弄迷糊了。」

        『呃.........我、我....那是......唉──』

        「妳怎麼了?一下笑,一下尖叫?」

        『呵呵。』她乾笑兩聲說:『我沒事.........不是啦,那個剛剛看到一隻超大隻的老鼠跑到我身邊,還盯著我看,嚇死我了。』

        「老鼠?!在馬路上?」

        『嗯......嗯,是啊,在馬路上,哈哈,這叫過街老鼠,對不對?』

 

        我十分懷疑自己的思緒是不是還能正常運作?

        剛才明明就聽到娪君發出驚恐的聲音,怎麼一轉眼竟打起哈哈?

        再來是.........老鼠?這附近並沒有聚集熟食攤販,老鼠怎麼會在大白天出現?我記得老鼠應該是夜行性動物..........嘖!再說娪君什麼時候開始怕老鼠?我怎麼不知道?她明明比較怕蟑螂.............

        所以,剛才娪君的慌亂,只是我的誤會?噯,什麼對什麼啊?是不是吃太飽的關係,讓腦子裡缺血?

 

        「娪君?」我嚴厲喊她。

        『是..............』她膽怯答應。

        「妳在哪?」

        『我.....我在樓下,大哥,剛才跟你說過了。』

        「噢,不是啦──」我到底在耍什麼白痴?刻意製造的嚴肅氣氛,一下子就破功,真是氣死人了。我急的抓頭改口說:「我知道妳人在樓下,我是要問妳在樓下做什麼?都是妳的過街老鼠,搞得我語無倫次。」

        『喔,呵呵。』她笑了出來說:『我回家拿東西,正要騎車回學校。』

        「回學校?這個時間回學校做什麼?不是放暑假?」我低頭看了看手錶,都快七點了,這個時候還有學校活動?

        『大哥,我申請住校,所以............』

        「住校?」

  

         我轉動著神經過於緊繃的脖子,越聽越覺得迷糊。突然想起今年夏天應該是娪君專五畢業才對,怎麼會?

 

        「娪君小妹,耍我也該有點限度吧?妳不是畢業了嗎?」

        『這......那......我.......』她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所以然來。

 

        就在這時,坐在客廳,面朝陽台沙發上的老媽,用誇張的嘴型對我說唇語:留級、留級了。

 

        「留級?!」

  

         腦子裡混亂得很,一個忍不住,便對著手機脫口而出。

         老媽一愣,大概是沒想到我直接了當的這麼白癡。她掀動嘴唇,一副『不甘我的事』的表情朝我揮了揮手,繼續看電視。然而,手機這頭的娪君,也半响沒出聲。

 

        媽的,這怪我嗎?為什麼我總是最後一個才知道?混帳!!

 

        體內急速上衝的血液,使太陽穴鼓脹。我無力喊道:「娪君?」

        『是,大哥。』

        「怎麼回事?」

        『這個說來話長.......』

        我截斷她的話,語氣低沈問:「妳要不要我下去找妳?還是妳上來我家?」

        『不要!!』又是高四度的尖銳發音。

        「....................」

 

         我的心頭一揪,娪君從來不曾這麼直接拒絕我..................到底怎麼了?

 

        『對不起,大哥,我現在不太方便見你。』她幽幽說道:『下次好了。』

 


        ...................馬的!

        下次下次,又是下次──

       ..........................................

        算了,這些年來,我早已習慣與『下次』二字為伍作伴。

        不作罷,能如何?難不成要撕破臉、惡言相向?這麼做,對我而言又有何意義?我向來不喜歡被勉強時的感受,因此,不擅自主張勉強人,便成了我與人互動時的慣性。

 

        我嘆口氣,淡淡問:「那妳為什麼打電話給我?」

        『其實,我最近一直想找機會打電話給你。』

        「打電話給我還需要左思右想的嗎?妳什麼時候跟我變得這麼見外?」

 

        雖說自己抱持著不強求的心態,但身而為人的天性,仍舊使我抑制不了心中的埋怨,未經思考便毫不留情借題發揮。

 

        『我..........』娪君哽了一下,才悶悶說:『沒有跟大哥見外,是真的有事,找不到機會而已。』

 

        她的哽塞,引來我的側隱情緒........我這是何必?怎麼會失控這樣對待娪君?

 

        我深吸口氣試著緩和情緒,柔聲問道:「所以今天剛好看到我的車,就打來了?」

        『是、是啊.......』

        「那麼,想跟我說什麼?」

        『我有件事想拜託大哥幫忙。』

 

        我閉起雙眼,用單手指腹按壓著一側的太陽穴,希望能減輕腦袋裡那股隱隱作痛的感覺。原來這通電話真的只是衝著『無事不登三寶殿』而來,跟我心中所期盼的『久別重逢、互訴相思』一點邊也沾不上。

 

        「我幫妳的忙沒問題,不過這樣好嗎?汪俊玄會不會不希望妳來找我幫忙?」

        娪君的回應既神速又肯定:『不會不會,我不會讓他知道我找你。』

 

        這算什麼?連幫個忙都要如此偷偷摸摸、背地裡進行?我究竟成了什麼?真沒想到做人做到不但上不了娪君的檯面,就連桌腳似乎也搆不著!

        早知道會得到這樣令人嘔血的答案,還不如剛才不要問!!

        另外,她胸有成竹的自信,也讓我的下巴幾乎脫臼。很好,那麼我就非要挑戰一下。

 

        「萬一讓他知道了,會怎麼樣?難道妳希望我跟他再起爭執?」

        『當然不希望,所以我才說一定不會讓他知道!』

        「小妹,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這句諺語有沒有聽過?」

        『大哥,這句諺語我小學四年級就聽過了。但要是我做足了萬全準備,又怎麼會需要擔心萬一?』

        「啊哈哈哈.......」我不禁脫口大笑,語帶揶揄道:「萬全準備?所以妳的意思是說妳整個心思都放在這萬全的準備上了?」

        『這.............不瞞你說,我是這樣沒錯!』

        「..................................」

 

        我懂了,這就是娪君畢不了業的原因了。

        坦白講,我真想把她臭罵一頓,但是,來得及嗎?事實早已在她做出決定的當下底定,我的指責不過是馬後砲罷了,說來何用?

        娪君並沒有給我一把可以進入她私領域的鑰匙,對於她所做的選擇,我有什麼說話的權力?

        沈默,漸漸變成我心頭上的一顆惡性腫瘤──雖然隱約知道再這樣下去會出問題,但也只能眼睜睜放任一切如常繼續。

 

        「很好,希望妳的萬全準備真的很萬全。」我賭氣道。

        『噢,你不要想那麼多,我不是孩子了。大哥,你可以放心。』

 

        放心?我真希望自己能對娪君放下心....................

 

        「說吧,什麼事?」眉頭不由自主緊蹙,我無奈問。

        『俊玄上個月調到台北XX醫院去見習一年,想請大哥幫忙看看那邊的環境,我想了解一下。』

        「妳打算跟他一起上來台北?」我心頭一驚,不假思索衝動問道。

        『不......怎麼可能!大哥,我現在還沒畢業。』

        「喔,是啊。」


         真悶,為什麼腦子一直轉不過彎?!


        『呵呵,而且俊玄也不讓我跟。』娪君的話,潛藏著一股發酵作用下的氣味,彷彿從遠方傳來,引我一陣胃酸。

        「妳......」我低聲嘆息問:「這樣一來,不就變成遠距離交往了嗎?妳為什麼老是把談戀愛弄得這麼複雜?又是何苦讓自己如此難受?」

        娪君無奈苦笑說:『不會啦,大哥,最其碼比跟邱致全那個混蛋好。』

 

        沒想到娪君會當著我的面爆粗口?!

        我轉身望向陽台外夜幕低垂的灰藍色天空,心裡不禁想問娪君:究竟哪一個人會真心對妳好?當初口口聲聲說非邱致全不可的人,好像是妳;現在棄之如破履的人,依然是妳!!

        我知道後來邱致全絲毫不在乎六年多的感情,無情做出移情別戀的決定。他狠狠將娪君一腳踢開不打緊,還令人不齒的四處散播娪君亂搞男女關係的謠言。

        全天下有哪個女孩子會希望被前男友如此這般的抹黑誣賴?當初我聽聞風聲後,雖然很想找娪君問個清楚,但,一直都疼愛娪君的我,又怎麼開得了口,再傷她一回?選擇把一切都當成傳聞,是我一年多前對這件事的最後評論。

        我認同這對娪君而言,的確是能使她由愛生恨的理由.........不過,我感嘆的是──娪君當初為何那麼輕易就對自己許下成功機率不可預知的承諾?

        話再說回來,娪君剛才還信誓旦旦保證不讓汪俊玄知道她跟我有互動,此刻卻要我擔任調查汪俊玄實習醫院情況的角色......這還真的是矛盾的可以。

         為了不露馬腳、達成使命,我是不是該去學一下易容之術?

         媽的,這就是她所謂的『萬全準備』?!哈哈,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又不是中情局的情報人員。

 

        『大哥?大哥?你還在聽嗎?喂?』

        「我在聽。」

        『為什麼不說話?我惹你不高興了?』娪君問的小心。

        「我在思考兩件事,沒有什麼高興不高興。」

        『...........哪兩件事?』

        「第一,妳確定要我幫妳做這件事?別忘了妳的汪俊玄認識我。第二,這樣的調查能使妳了解汪俊玄多少?」

        『嗯──關於第一點嘛,我除了大哥你以外,沒有在北部生活的朋友可以拜託,所以這件事非你不可。再說,只是去醫院那邊隨便找個櫃檯小姐打聽一下,哪這麼巧會被俊玄撞見?』

        「是──」我不耐煩拉長尾音說:「最好是託妳的福,沒那麼背!第二點呢?妳怎麼解釋?我壓根就不覺得他會同意妳這樣做!」

 

        誰會喜歡被人調查一舉一動?真是的,簡直就是沒事找事做!女孩子陷入戀愛的迷思之後,是不是都會自動降格甘願當個呆瓜,自以為是去做出一些自作聰明的傻事?

 

        『那怎麼辦呢?大哥。我不想失去他......』


        娪君語氣中的苦楚,傳入我心。我閉上眼,彷彿看見她的愁容。

 

        我安慰道:「妳還年輕,男朋友並不是非他不可,妳又何必把自己整個掏空?萬一................」

        『沒有萬一!!』完全不顧對話禮儀,娪君失控高聲大喊。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25〉→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607845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