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喲,人家要等阿全啦!現在不想看書嘛,阿全到底什麼時候會結束.........」娪君無理取鬧起來,還真是『番』的要命。

 

        我將冷掉的薯條塞進她正在耍賴的嘴裡,與她四目相視.........令我能深深看入娪君瞳孔深處的三秒鐘。

        目不轉睛深深看入她的黝黑瞳孔,我意外發現娪君雙瞳中,有真實的我的存在............
  

        我點點頭,哄說:「嗯,妳還是吃薯條好了,妳乖,再一下下,就可以去找阿全了。」

        娪君邊嚼邊笑了出來,兩條白皙好看的小腿前後晃動著.........
 

 

          ######          ######          ######

 

  
        隨著車程三十分鐘的回憶裡,時速持續保持在九十左右。我的愛車狀況不錯,雖然偶爾有點小雜音,但整體上來說,還不致於構成需要進廠大保養的程度,心裡考慮著,是不是該在回台北後,找時間去原廠車行找老闆幫忙看看。

        從小到大,身為第四代獨子的我,在經濟上一直十分寬裕。每年的重大節日、開學,甚至入伍當兵前,都會收到來自大、小姑姑們和阿姨、舅舅們的關愛金援。當然啦,從老爸那邊得到的,向來最多。我從小沒什麼額外花費,因此這些錢都交給老媽幫我妥善打理。

        在我學商老媽的理財觀念幫助下,我二十歲那年,老媽拿著為數可觀的存款簿,說是給我的生日大禮,祝福我真正成年。

        考慮很久,最後決定買車,一方面讓自己在台北有代步工具;另一方面是滿足當時正迷戀上改裝車的虛榮心。

        老爸知道我的想法後,並沒有像老媽一樣擔心到食不下嚥、夜不能寐,反而還贊助一筆大錢。事後,他安慰老媽說:『這就是男人!每個男人都愛追求屬於自己的極限。』
  

        老爸因為職業的關係,經常長年在外,我跟老爸之間的相處時間其實不多,小時候都是透過老媽的轉述來認識老爸。記得有一次他出海兩年沒回過家,等再見到我時,竟看著我問老媽說:『這孩子是誰?怎麼沒看到我的小明輝?』

        氣得老媽差點沒當場翻了一桌剛準備好的飯菜!!老爸竟然忘了孩子會長大。
 
        忽然想到,老爸老媽這樣算不算是遠距離戀情?嗯,他們結婚了,應該是遠距離婚姻。記憶中,沒見過他兩人起過爭執,連冷戰都沒有,總是像新婚夫妻一樣和睦。人說:小別勝新婚,老爸老媽卻是三不五時聚少離多,這會不會是他們不吵嘴的原因?
  

        想著想著,我家的社區近在眼前.........同時,也是讓娪君身影佔據回憶的社區。
 
        沒有做什麼預設立場,我並不期望這麼湊巧能遇見娪君.........跟她多久沒見了?

        噢──兩年!!入伍前跟她小聚過。

  

          ######          ######          ######

 

        利用當兵前的空檔,回家處理事情。我和一般人沒什麼差別,從收到兵單起,情緒上就開始隱隱約約浮動不定。說不上來是害怕,或是煩惱,還是憂慮。

        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邁向未知際遇的前夕,其實還是多多少少會受到人云亦云的影響,越積極想說服自己放寬心,反而越被心底黑暗面攻擊。鼓勵自己,又被自己攻擊;再鼓勵自己;又再被自己攻擊.........週而復始的情緒反應,也只能努力靠自己去撫平、內化。

        我認同前人所言,這是人生每一個成長階段的必經之路,過了這一關,才能爬上那一山。只不過,『兵變』二字的夢魘,仍是我當年心頭上的一塊巨石,壓得我不知該如何將它視而不見。
 
        我很清楚我的狀況跟兵變完全扯不上關係。現在所謂的兵變,指的是原本已經在交往的戀人,因為男方離家服兵役,女方無人陪伴的孤單心情下,遭其他男性趁虛而入、橫刀奪愛,最後以分手作為收場的情況。

        我呢?八字連撇在哪兒都不曉得,怎麼能穿鑿附會、硬說自己被兵變?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非常認真的、私自的認定娪君是我心裡的女朋友,只不過我沒有明說、而她也完全狀況外........總認為娪君在跟我玩捉迷藏,我無可救藥的假想,等待她某一天終於發現我的存在時,會從茂密森林中現身,翩翩飛回我面前.........這是我選擇用大學四年暫時躲避她的最大原因。

        那麼,未來再繼續兩年的分離,是不是可能會讓娪君就此消失在那片森林,而忘記要在我面前現身這件事?

        那片森林的一切,會不會讓娪君迷失了方向、迷失了自我?甚至於.........遺忘我?

        到底該不該在當兵前,跟娪君表白?這個時節表白,恰當嗎?

        娪君才剛滿十八歲,她能改變她的認知,明白我的心意嗎?

        即使懂,我又該如何保證未來兩年之間,不會有變化?

        要是這樣,那還不如再多等兩年,等我退伍回來.........再告訴她。
 
        如果我命中真有娪君,那麼無論多久的時間,都跑不掉!!如果不是,再怎麼做都枉然。可是,什麼都不做,不就跟坐以待弊沒差別?

 

        那時我的腦子裡,全被這些會惹人沒來由一肚子火的想法給佔據,徘徊在『現在說』與『以後說』的十字路口,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安靜的午後,家中電話鈴聲響起。

        我拿起話筒,低聲說:「喂?你好。」

        『.........大哥?』對方停頓一秒,用疑惑的口氣試探。

 

        雖然只是兩個字,不過已足夠我分辨出音色──這輩子稱呼『大哥』二字最動聽的聲音.........
  

        「嗯,娪君,是我。」

        『哇──大哥回來啦?』喜出望外的音調,像是中了樂透彩一般。

        「是啊,今天凌晨才回來。」
  

        來不及調適的糾結情緒下聽見娪君的聲音,真是折磨人的一件事。

  
        『怎麼沒跟我說呢?』

        我淡淡反問:「妳不是打來了嗎?」

        『厚!大哥──」她嬌聲抗議:「半年沒聽到你的聲音,怎麼那麼冷淡啊?』
  

        她完全察覺不出我情緒起伏的真正原因。

 

        我想了想,對著話筒搖頭說:「哪有冷淡?我......我在睡覺!」
  

        真爛的藉口,為什麼不說自己因為她心情不好?為什麼不讓她知道?

  
        「喔?對不起,吵到你了。」不知情的娪君誠懇道歉。

        「沒關係,我剛睡,沒吵到。」還是死要面子,做濫好人。

        「呵呵......大哥人最好了,那......我可以去找你嗎?」

        「來找我?為什麼?」

        「當然是想看你啊!怎麼這樣問?」
 
        想我嗎?感覺自己雙腿發軟,提起精神繼續裝興奮:「這麼想我?」

        「可不可以嘛──」娪君一如往常對我撒嬌。

        「可可可,妳出來!我在停車場門口等妳,開車載妳出去兜兜風,可以了吧?」

        「YA!」娪君在電話那頭高聲歡呼。
  

        我嘆口氣掛上電話,納悶自己為何總是輕易答應娪君開口提出的要求。

 

        老媽偷偷看了我一眼,趁我起身走向房間前問:「要請她一起回來吃晚飯嗎?」

        「應該不用吧,我想。」連一秒鐘的考慮也不用,我回頭看著老媽說。

        「那我要準備你的晚餐嗎?」

        「應該要吧,老媽。」我笑回:「很難得有跟妳一起吃飯的機會,當然要回來吃。」

        老媽聽了,滿臉高興笑容,但嘴上卻說反話:「你確定?傻兒子,跟我吃飯吃不出名堂的。」

 

        我聳聳肩,不置可否.........跟娪君吃,也不見得會有名堂,她的心根本還不在我這兒。

  
        進到停放在地下室的愛車內,我發動了引擎暖車,同時扭開廣播電台,讓車內空間不那麼寂靜。娪君前不久在E-Mail裡告訴我一件讓我驚訝的事──她又交了一個男朋友。當年那個非邱致全不可的娪君,竟然在還與邱致全交往的情況下,背地裡又交男朋友。

        真是跌破我的眼鏡,娪君也學起『劈腿』?!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14〉→ 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588489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