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進闊別已久的駕駛座,心底浮出許多感觸,大學時代的愛車,終於又回到身邊。我憐惜撫摸著一塵不染的儀表板,嘴角忍不住牽起一絲笑容。

        「怎麼樣?我這個老朋友很用心吧?」班頭兒靠在車門邊問。

        這一年多來,他不僅僅是保管,連保養的忙都幫。我感動的眼淚都快飆出來:「謝啦,欠你一份人情!」

        「別這麼說。」他揮揮手,笑道:「老同學嘛,再說,我也很喜歡你這台車。」

        聽到自己的愛車被誇獎,我得意回說:「開起來很正,對吧?」

        他兩手一攤:「我是不懂改裝車啦,不過這車開起來比我的順手,不知道你捨不捨得賣?」
 
        「賣?」我推推眼鏡,觀察他的表情。

        「嗯,賣給我。」他嬉皮笑臉說。

        「嘿嘿,你也開始迷改裝車了嗎?警官大人。」

        班頭兒斜睨我一眼,沒好氣說:「這跟職業沒什麼關係吧?到底賣不賣?」

        「不賣!!」
  

        開玩笑,這是身邊唯一能夠真真實實屬於我的寶貝,怎麼可能拱手讓人?當兵前因為逼不得已,才將它暫時託給班頭兒代為照料。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自己來。我對車的感情,就跟對人一樣,希望所愛能留在自己身邊,只是差別在於...人有自由意識,不受箝制。
 
        班頭兒看我回答的乾脆,忽然朗聲大笑。

        「媽的,就知道你在鬼扯!」我朝他肚子上招呼一拳。

        他迅速往後跳開,笑說:「你的表情跟以前一樣有意思。」

        「哼!」我正坐回駕駛座,順手把車門關上,扭轉鑰匙發動引擎。

        「喂喂喂,阿潘,少來了你!」

        我把手肘掛在車窗邊,假裝沒好氣問:「幹嘛?」

        「等我到台北以後,再跟你聯絡。」
  

        對了,班頭兒下個月派任到台北,距離我這麼近,是應該要好好幫忙。

        我點頭說:「嗯,沒問題。不過,到時候你要住哪兒?需不需要我幫你物色房子?」

        「我吃的是國家薪俸你忘啦?有宿舍住。」他右手掌放在嘴邊,刻意做起講悄悄話的手勢繼續說:「聽說,警官住的環境還不錯!」

        「嘩,這就是官哪!!」我用誇張語氣消遣他。
  

        其實,我有點擔心這份職業頭銜,讓好朋友得了大頭症,染上官僚味。

 

        他輕鬆笑道:「官又如何?不過,這是我辛苦多年應得的回報,我當之無愧。」

        相信老友的本性,我朝他揮揮手,足尖使力,讓引擎發出動聽且令人血脈賁張的運轉聲:「希望你永遠記得今天此刻說的話,別忘了跟我聯絡。」

        「嗯。」他沉聲回應:「開慢點。」

        「幫我向伯母說聲謝謝,這兩天她辛苦了。」

        「我了,快滾!」跟高中時一樣的率性笑容。
  

        腳踩油門將車駛離,後照鏡裡反映著班頭兒舉起右手道別的身影,讓我想起高中那年、那時......
  

 

          ######          ######          ######
    

        「大哥!」

        一聲輕喚,我跟班頭兒兩人同時將視線從物理課本的課文上移開,映入眼中的是娪君亮麗可人的臉龐。

        「嗨!」娪君轉頭向班頭兒打了個笑容甜入心坎的招呼。

        班頭兒眨眨眼直瞅著娪君瞧,沒說話。

 

        「葉娪君。」我拿著筆,朝娪君站的方向指了指說:「跟你提過的。」我再反向介紹:「娪君,他是林子欽,我班上的班長。這個.........妳叫他.........嗯.........喂,要怎麼稱呼你?」

        班頭兒歪頭想了想,忽然賊兮兮笑說:「跟你一樣,就叫大哥囉!」
  

        嘖,林子欽你這小子,平常佔我便宜不說,現在還想從我的娪君身上撈好處?豈有此理.........不過,要是娪君不叫他『大哥』的話,那該叫什麼?直呼林子欽嗎?嗯,不太行!那叫名?

        媽的,怎麼可以?!

 

        我皺皺眉無奈說:「娪君,就叫林大哥好了。」

        「喔。」她眨眨眼,順著我的話說:「林大哥,你好。」

        班頭兒濃眉一揚,意有所指的看我一眼,再笑容可掬向娪君回禮說:「妳好,久聞大名,今日一見.........」
  

        靠!林子欽你又武俠毒癮上身?
  

        「喂!」我連忙出聲,蹙眉說:「別鬧!」

        他憋著笑,縮了縮頭,沒再說什麼。

        娪君眨動她的水靈大眼,一臉疑問來回看著我和班頭兒,小小聲問:「大哥,我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看起來你們也很忙的樣子.........」

        「沒.........」

        「沒有、沒有,我們一點都不忙。」班頭兒不等我說完,立刻插嘴搶話。嬉皮笑臉的鬼樣子,真讓我想扁他。

        給他一個白眼,我挪開椅子上的書包,抬頭對娪君傻笑說:「坐!」

        娪君咬著下唇,猶豫起來。
  

        「阿潘!」

        回頭看到班頭兒正托著下巴,笑得很怪。我瞇眼問:「什麼?」

        他朝桌面上弩弩嘴說:「我要你的筆記!」
  

        筆記?!跟我同班有一段日子了,他不可能不知道我的習慣,我的筆記向來不外借!

 

        我也托起下巴,皮笑肉不笑對他反問:「親愛的林大哥,你是第一天跟我當同學嗎?」

        「不是!」他扒搔下顎鬍渣,回答的乾乾脆脆。

        「那還開口跟我借筆記?課本行不行?」我闔上課本,推到他面前。

        「不行!」

        「嘖,為什麼?」

        他上身向前湊,低聲說:「要從此山過,請留買路財。」
   

        媽的!我狠狠瞪視他。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12〉→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588477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