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大門與房間的鑰匙,租賃期間大家可以自行更換房間門鎖。可是租賃期結束後未歸還鑰匙,我會依契約規定,扣除等值押金作為修繕費用。公共客廳、廚房、餐廳與廁所,請排定輪值表一起維持居住環境整潔。客廳後方那一間是我個人的住所,如果有事要找我,可以在門上夾字條。」

        許宛菁帶著十分親切的笑容,繼續慢慢說:「公共區在使用時請注意音量,大家彼此互相尊重。冰箱裡的食物請標註個人名字與放入日期,方便清理。這裡雖沒有門禁,但是請別讓這裡進出的人太過複雜。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還請大家不要客氣,我會盡力提供協助。」

 
        許宛菁的入住宣言說得條理分明,讓人不禁有身在『XX顧問企管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天報到上班的錯覺.......如果可能的話,許宛菁絕對有弄出一份『入住SOP』的能力。
 
(註: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標準作業程序,一家具備完善管理制度的公司,每一項業務都會制定合宜的事務流程及管理辦法,部屬在處理日常工作時,就不會因為人員的流動而有所停頓,或者是在遇到部門衝突事務時,有所依據。標準作業程序最大的目的就是希望能讓從業人員依循程序處理其所遇到的問題。)


  
        「那……房租有問題,也可以請妳幫忙嗎?」

        江承豪突然發言,讓在場人士都感覺到一陣冷風颳過...


        老實說,我剛剛也曾想過這個玩笑問題,不過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再拿出來問,似乎不太合適。

        假如大家都是熟識,提天兵問題倒是無可厚非,可今天的場合是真的不妥吧?江承豪大概是想搞笑來暖場,這下反效果了。


        許宛菁一聽,原本親切的笑容登時僵在臉上,雙唇掀動了一下,沒說出話。


        在許宛菁還能維持笑容前,我用手臂勒住江承豪的脖子,並在他頭上飽以老拳表示懲罰。

        我乾笑說:「哈哈…許小姐,他是開玩笑的,妳別理他。我找機會好好教育他,妳千萬別生氣。」

        「噢呵呵…」許宛菁一手掩嘴,笑聲奇怪,額頭上因為強忍情緒而突出的青筋,隱約可見。

        另外兩位房客見狀,也不禁笑了出來。

 

        我猜想,如果江承豪跟許宛菁很熟的話,她衝上前來狠揍猛踢的情況,肯定百分之百上演。


        她抬手揉揉太陽穴,無力說:「沒關係,我了解他又想表演了,以後叫我小菁就好。」她轉向所有人說:「你們互相認識一下,以後相處時間長,總是彼此有個照應。希望你們住得愉快!我有事要先行離開,你們忙吧!」

         「OK!妳忙妳的。」大家一起回應著。

  

        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不算矮小的身材玲瓏有緻,穿著剪裁合身的藍色套裝,很容易就讓人聯想到她的職業。刻意讓瀏海垂掛在額前,使原本不大的臉型,看起來更小。長髮在腦後盤成髻,顯露出那份楚楚可人、古典味十足的氣息。

        若在路上與她擦肩而過,實在很難令人不側目。以她的樣子生活在古代,應該八成會造成不小人間騷動。看過她的男性大概都要失魂;要不就是幾個男人為了贏得美人心,拼得頭破血流。


  
        王瑋婷,師大中文系二年級的學生,在我們之中年紀最小。一個人北上讀書,第一年住在北部親戚家,由於不善跟親戚相處同一個屋簷下的年紀與個性,讓她每天生活在一觸即發的水深火熱之中。經過幾番與父母爭論抗辯努力下,終於得到父母首肯,答應讓她獨立在外租屋。

        一臉的書卷氣,戴著金邊眼鏡,俏麗短髮、T恤牛仔褲像個小男生的打扮。短暫言談間,可以感覺出活撥外向的人格特質。
 
        嗯?奇怪了,如此開朗活潑的個性,為何跟親戚鬧到不可開交,甚至無法同住?莫非居人籬下,真如古人所言,難以取得平衡嗎?嗯!是個值得深究的議題。
 
        她非常熱衷歷史文物,是考古社團內的重要幹部,每當假期前夕,便是她安排社團活動最忙碌的時期,可能因為如此,她表示自己仍是單身......沒有男朋友。

 

        「哇,你是體育系的啊?難怪體格那麼好。」 

       「噢,謝謝誇獎啦,飯多吃了一點,所以就變成這樣了。」

       「那你呢?潘大哥。」

        我推推眼鏡,勉強笑回:「教科系。」

       「喔,也是出路不錯的科系。」

       「希望是囉。」
  
        王瑋婷點頭再向江承豪發問:「那以後你要當體育老師嗎?還是打算再進修?」

       「有機會的話,當然是再進修囉,萬一沒考上,就再說,大不了去做保全員也可以啊!」

       「太可惜了啦──」

       「是啊是啊,別鬧了,保全員不都是中年人在做的嗎?你還這麼年輕...」

       「噢,別一直都說我嘛,李小姐,說說妳好了,問妳有沒有男朋友會不會太冒昧啊?」

       「嗯...這個嘛...」

       「哦,江大哥──你這麼直接啊?今天大家才剛認識耶,怎麼可以這樣問李姊姊呢?」

       「就是因為剛認識,這些都是基本資訊啊,大家了解一下,或許日後可以互相幫忙,對不對?李小姐,妳不會介意吧?」

       「嗯...這個嘛...」


  
        看他們聊得好不熱鬧,我心裡總覺得提不起勁。心中缺了一角、隱隱作痛的感覺......

        難道,我還沒放棄嗎?


  
        江承豪看出我的沉默,支配我到廚房去幫大家準備一些冷飲。這是剛剛提行李上樓前,他特地先去便利商店補充的民生必需品。江承豪有時雖然漫不經心,但在照顧人飲食方面,倒算得上貼心。

        他的至理名言之一:『心靈上的空缺也許無法補充,但千萬不能委屈身體。讓身體活力充沛的不二法門就是吃得飽、睡得好。基本生理需求滿足後,腦筋靈活、思緒清楚,才不會犯更多的錯;才有能力從跌下去的坑裡爬出來。』

        嘻嘻哈哈的說話方式並非真的不正經,他的處世態度其實是不願凡事太多計較,合則來,不合則去,他總能一笑置之。
 
        有時我真羨慕他的一笑置之,說真的,我做不到!我總在事情開始之時就仔細盤算,預估我的勝算有多大、機率有多高。沒有八成把握,我決不輕易往核心地帶鑽。
 
        說穿了,我,害怕失敗。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5〉→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588078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