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立刻喝道:『少囉嗦,一句話,O不OK?』

 


         這...還有不OK的嗎?盛情難卻啊...


 
        「好好好,你說了算,可以吧?班頭兒。」

        『嘿嘿。』他賊笑兩聲,滿足得意說:『很好,就賭你不會拒絕我。好吧,先這樣,我過兩天再跟你聯絡,到時候你可別藉口什麼手機丟了、忘了充電啊的不接我電話喔。』
 
        噢──這個傢伙,還真是了解我..........我的詭計完全難以施展。
 
        「我像那種人嗎?」我朗聲責備道,但心卻虛得很。

        『嗯.............據我印象中的你,百分百會耍小手段。反正我可是把話說在前頭了,你就千萬別往那去多費心思,不然................』

        「好好好。」我截斷班頭兒的話,不耐煩回嗆:「知道了,你怎麼還是這麼囉嗦?一點都沒變!」

        『哈哈哈哈...........你也是啊。』

        「對對對,等見了面,看我怎麼修理你,囂張!」

        『呦,我好怕喔──』他刻意假聲假氣說:『那你就非得下來南部一趟,才修理得到囉。沒問題,在下恭候大駕。』

        聽到久違的用詞,我不禁嘆口氣說:「你還真是玩不膩,好啦,見面再閒聊。」

        『呵呵..........說定囉!過兩天再聯絡。』

        「嗯。」
 
        掛了電話,過往的記憶悄悄浮出,那一段年少歲月的點點滴滴,讓我又發了二十分鐘的呆。
一陣飢餓感襲來,阻斷我的思緒,這基本的生理需求還是得優先滿足一下。

        我移動腳步準備外出覓食,一到客廳便看見許宛菁和紀虹筠都在。
 
        嗯?這空氣中瀰漫的香甜氣味是............


  
       「好香喔!」我忍不住開口稱讚。

        許宛菁向我招手說:「你來的正好,我自己做的餅乾,要不要嚐一嚐?」

        第一次被女孩子用花招手,我忍不住笑問:「妳們在聊花的話題嗎?好漂亮的花。」

        許宛菁一怔,看看自己手上的花,再瞪了對面紀虹筠一眼笑說:「這是一個超級有心人送小筠的花,才不是我的。」

        「超級有心人?」我往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問:「怎麼說?」

        「噓噓...」紀虹筠立刻出聲制止許宛菁往下解釋,隨手把花往身旁一拋,笑得尷尬對我說:「這不重要啦!來吃餅乾,小菁的餅乾很好吃喔!」
   

        看來是個不能說的女孩子之間的祕密,既然如此,我當然識趣,不再繼續往下問。順著她們兩人的視線,我低頭看見那盤發出香甜氣味、款式樸實的餅乾:「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小菁,先謝謝囉!」

        「別客氣,大家一起吃。」許宛菁喜孜孜的笑說,同時開始張羅茶具泡茶。

        不確定是許宛菁的餅乾好,還是自己真的餓了的緣故,手做餅乾入口即化的美味,讓我忍不住稱讚:「嗯,好吃,看不出來妳這麼厲害,比外面賣的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點,別客氣。」許宛菁靦腆一笑,在我面前遞上一組茶杯。
      

        這是聞香杯和品茗杯...我邊吃邊看許宛菁泡茶的熟練動作,還是好奇一問:「小菁,妳常泡茶?」

        她點點頭說:「我這裡常有很多房客或房客的朋友,所以泡茶是一種增進彼此聊天話題的消遣。」

        我指著她的茶壺說:「能把茶壺養到這麼亮,妳的消遣就不簡單了。」
      

        泡茶雖然是一種消遣,但其中的學問可不能小覷。無論是茶葉、茶具,甚至用水,都是藝術。

        茶壺的保養通稱為「養壺」,養壺的目的是希望使茶壺能蘊味育香,讓茶能散發更完美的口感,以茶養壺的同時,使茶壺本身產生光澤。一般來說,讓茶壺浸潤在茶水中的時間越多,茶壺養成越快,步驟偷工不得,只有靠經常泡茶、細心擦拭整理,才能養出面面具『光』的茶壺。

 

        許宛菁一聽,手中動作稍有停頓:「還好啦,經常泡茶而已。」

        「哪是啊!」紀虹筠直率接話:「這個茶壺可是小菁的寶貝,只有她在的時候才會出現。大家聊天聊得開心,她呀,是擦茶壺擦得起勁。」

        我觀察到許宛菁撇了紀虹筠一眼的表情,大概可以推測紀虹筠對茶道不很瞭解。我笑說:「茶壺要能顯現出光澤,還非得靠認真起勁的擦拭動作!小菁這個茶壺在同道人眼中,可真算得上是頂級寶貝了。」我轉對許宛菁問:「妳...應該捨不得出讓吧?」

        許宛菁笑而不答,默默以茶海斟茶。

        「唔...這可以賣?值錢嗎?」紀虹筠歪頭問。
     
        這回,輪我笑而不答了。

 

        寶貝在每個人心目中的份量、定義都不同,凡是自己用過心、盡了力去培養的寶貝,都是這輩子難以割捨的情愫,無關乎值不值錢。這世界上不是所有事物都能用金錢來衡量,甚至取得,有些東西,縱使家財萬貫也換不得...同時,我對用金錢衡量世界的人,無法苟同。

 

        「請喝茶。」許宛菁放下茶海,柔聲對我說。

        「喔,謝謝。」我低頭觀察在杯緣緩慢翻騰、代表好茶才會產生的茶霧,低聲說:「真的是好茶養好壺。」

        許宛菁甜美的笑了:「謝謝,快嚐嚐口味吧!」

        「咦?」紀虹筠嬌聲發問:「都還沒喝,怎麼知道茶好?你捧小菁的意圖太明顯了吧?」

        「......」

     
        當下的氣氛,我只能用『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來形容。這...我該回話嗎?

        該說些什麼?算了,此時無聲勝有聲,我品茗。
      

        許宛菁鐵著臉,把水壺遞到紀紅筠面前說:「幫忙添水!」

        「為什麼妳每次泡茶,都叫我添水啊?」紀虹筠一面接過水壺,一面出聲抗議。

        「好啦,就當活動一下唄,而且妳倒的水特別夠味。」許宛菁皮笑肉不笑說。

        「最好是!」紀虹筠翻翻眼,心不甘情不願拿著水壺往廚房走去。
      

        「我去透透氣,你要不要一起來?」甜美笑容退散,許宛菁一臉冰霜。

        我推推眼鏡,將杯中茶水喝完,點頭起身,走在她後面。
    

        許宛菁拿起放在陽台桌子上的菸,朝我一揚:「介意嗎?」

        我笑著搖搖頭。看樣子,剛剛紀虹筠的話,讓她很介意。

        她看看我,低頭抽出一根煙,闔上菸盒前猶豫了一下,眼睛裡終於浮出笑意,順手再將一根煙拉出一半,伸手遞上菸盒問:「一起嗎?」
    

        對於老爸老媽都會抽煙的我來說,其實並不排斥,況且我的朋友圈中,也不乏會抽煙的人,只是我在家中並沒有煙牌,所以...

        由於當時許宛菁用『一起嗎』而不是『你會嗎』的問話方式,讓我忍不住笑出來接過菸。
     

        「笑什麼?」許宛菁點起火,送到我面前問。

        含著菸往火苗上吸了一口,禮貌性輕點她的手背兩下,我吐出煙好奇反問她:「妳為什麼說『一起嗎』?這麼確定我也會?」

        許宛菁點著菸,揚起下顎,長長的吐出一口煙霧,撥了撥前額的瀏海說:「假設囉!」
     

        好一個大膽假設,有意思!!我還是頭一次成為別人假設中的對象。

     
        「天氣真好...」一陣清爽的風吹來,長髮飄動的許宛菁感嘆著。

        「是啊,好到讓人想開車兜兜風。」有好一陣子沒讓寶貝載著自己滿山滿野的到處馳騁了,當時看見清澈的天空,不禁讓自己有感而發。

        許宛菁一愣,直盯著我看。

        「怎麼了?」感覺不出自己哪裡不對。

        她甜甜一笑:「你是在暗示想約我出遊嗎?」

        「啊?!」一口煙差點岔氣,怎麼她會想到那兒去?我只是......

 

        許宛菁憋著笑,揮揮手說:「我開玩笑啦!」

        「不是、不是。」訝異她的反應,深怕自己的表現被誤解,我忙道:「一起出去玩當然好,只是要等我把車接回來台北。」

        許宛菁的唇角勾起令人心動的曲線,率性真誠的回了一句:「好啊!」
       

        當時的我,看呆了眼,連呼吸都慢上好幾拍,噗通噗通亂跳的心臟,我自以為是被她出奇不意的話語給嚇到的結果。

      

        我,還有再一次追逐的力量嗎?魂牽夢縈、割捨不下的殘破心緒,是不是還有復原再生的可能?

 

     

【調皮的風兒,總在人們不注意時,透露著未來的訊息】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8〉→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3547249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