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菁家.jpg    

 

    
※※※※※※※※※※※※※※※※※※※※※※※※※※※※※※※※※※※※※※※※

                               吉屋招租

電梯大樓六樓,套房雅房分租。(管理費、水電分攤。)

網路、第四台、冷氣、小家電、廚房設備,全新裝潢。

套房一間約十二坪,月租11000元,押金兩個月。

雅房兩間約八坪,月租7000,押金兩個月,公共客廳空間大。

租屋者條件:欲租屋者必須向房東說明自己剛失去一樣極為重

要的人、事或物,但失去的東西是不能影響負擔房租的能力,

男女不拘。

意者請電洽:09XX-XXX-XXX

地址:台北市師大路XX弄XXX號6樓(近師大學區)


※※※※※※※※※※※※※※※※※※※※※※※※※※※※※※※※※※※※※※※※※


     
        炎夏的午後,師範大學外的馬路邊,四、五個人站在租屋啟事公佈欄前瀏覽租屋訊息,有的用手機直接聯繫房東;有的用紙筆抄寫重要資料。其中兩個身高約一百八十公分的男性,正互相交換著意見。
    
        「潘明輝,你來你來,這一間不錯!」

        開口說話的是一位擁有厚實背膀、黝黑膚色,穿著T恤、牛仔褲的男性。濃眉大眼的臉上,掛著開朗笑容的表情,帶給人溫柔、隨和的感受。俗話說得好:『笑容,是人類最好的語言』,其言不假。

        他嘆口氣,接著說:「但是,這房東有點怪,還設定什麼租屋者資格,頭一次看到這樣的招租啟事。」
   
        另外一個就是本人在下我,是的,先自我介紹一下好了。

        我,姓潘名明輝,很棒的名字吧?我爺爺取的。還記得在我小時候,他老人家跟我解釋過名字的含意:『潘家的明日光輝』。厲害厲害,含意多麼精深遠大!

        唉,但是,身為潘家第四代獨子,壓力實在不小.......

        目前剛退役,正跟朋友一起找房子,希望在台北有個落腳之處。
   
        我這位朋友從小就愛運動,體育系畢業的他,在體格上佔了絕大多數的上風。兩人走在一起時,雖然身高都是一百八,但我總覺得自己不夠壯。曾動過要健身的念頭,不過總與自己興趣不合而作罷。

        這有什麼關係?一樣米,本來就會養出百樣人,何必執著在這上面,況且從小愛看書的習慣,早已為我增添了鼻樑上的負擔。試問:有誰看過戴著書生眼鏡的健美先生?
    
        是吧?那畫面...怪怪的,對不對?
   
        有一句俗話是這樣說的:四十歲以前的外表,是父母給的;四十歲以後的外表,是自己塑造的。本人今年才二十五歲,還有十五年的光陰可以推托到父母身上。

        老實說,我對運動並不熱衷,有閒暇時間的話,寧可泡一整天圖書館或書店,再不然,也喜歡到郊外踏踏青、山道健走,來個大自然的森林浴。這樣的偏好,也算得上是正當、健康,何必非得把自己弄得跟『金剛』一樣?哦,對不起,話可不能這樣說,健美先生也是經過一番苦練,才能換得一副好身材。人各有志,大家都應該互相敬重才是。
   
        我聽到他的叫喚,將眼鏡往上推了推,也看著那張租屋啟事。

        「咦?這一間啊...阿豪,這裡不就是我們剛剛路過時看到不錯的那一棟大樓嗎?嗯...」我摸著下巴,思考了一下,繼續問:「不便宜耶,你租得起?」
   
        身邊的好友是跟我同梯入伍的軍中袍澤,第一次跟他見面,是在班長公布完寢室名單的各自行動後...
     


    ###########################

    
        當年我揹著裝滿家當的軍用大背包,來到自己未來不知會睡多久的床前,低頭確認床位號碼...『還好!我睡上鋪。』我正在暗自高興時,眼角餘光發現自己身邊近距離站著一個人。

 

        我轉頭看了看他的軍服肩頭與胸前標誌,微微點頭表示友善說:「你好!」

        他古銅膚色的臉上,擴散開親切笑容,向我點頭回禮後,又繼續關注手裡的小紙條與床頭號碼牌,他的注意力跟我剛剛相同─尋找自己的床位。

        「嘖!我睡下鋪。」他皺起濃眉,自言自語說。猛一抬頭,指著上鋪問:「這位帥哥,你知道誰睡這裡嗎?」

        我笑說:「我!」

        「你?哈哈!」他笑得有點不好意思,同時伸出右手說:「你好,我是江承豪,承先啟後、豪氣干雲的江承豪。」
   
        這...這...這招厲害,好個開場白。輸人不輸陣,我不能被比下去,要趕快想想該怎麼說才能聽起來比他更厲害。這時候,絕對不能拿我爺爺的解釋來作自我介紹,聽起來就像我是『種男』一樣,光彩不到哪去。

        我快速轉念並伸出右手跟他握著,笑說:「你好,我是潘明輝,大放光明、閃耀光輝的潘明輝。」

        江承豪一愣,隨即大笑出聲:「哈哈哈哈哈......」

        初次見面,他爽朗的笑聲,讓我記憶深刻。
    


     ###########################

     
        兩年軍旅生活的歲月裡,他向我說著不少段過往情史,聽起來多情又花心的個性,實在非我所能苟同。據他說在入伍前有兩個女友,彼此還都清楚對方的存在。有這麼好的事嗎?我對他的話存疑。

        天下沒有願意與人分享男友的女人,最起碼那時我是這麼認為。我猜想,四成是他對我說大話,六成是他劈腿技術高超,沒被拆穿罷了。當時我以為跟江承豪的相處只有軍中那一、兩年,不管他個性如何,對我而言,並無任何直接影響。沒想到,現在竟然和他一起看房子?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江承豪嬉皮笑臉說:「為什麼租不起?我們兩個合租這一間套房就一定租得起。」

        「合租?有沒有搞錯?」我老大不情願問。

        「合租比較省,你想想,我們才剛退伍,工作還沒著落,人生地不熟的......」

        我立刻插話:「是你不熟,我大學四年可是在台北混的。」

        「好好好,是我比較不熟,好吧?嘖!」他抓抓頭繼續說:「你就當是幫助朋友怎麼樣?合租負擔小。」
   
        話是沒錯,不過從小一個人習慣了,忽然要跟朋友合租同住,心裡是有點猶豫。我再次看了看租屋啟示,低聲說:「這個地段交通方便,坪數也很適當。」

        「是啊,十二坪,兩個人住,挺寬敞的。」

        我斜睨他一眼,沒好氣說:「你還真是不死心。」

        江承豪抬手搭上我的肩,笑說:「拜託你囉,讓我省一點開銷。」

        「真的要這麼省?」

        「當然,能省兩千,就是多兩千可以活用,你相信我,出門在外,錢是很重要的。」
   


        看樣子,江承豪很中意這房子。嗯,一個月五千五的房租,在台北市區,其實算便宜了,而且是電梯大樓,不是頂樓加蓋。不可否認,眼前這個招租啟示,很令人心動,甚至想去看一看屋況。只不過有一點,我很介意。

 

        「住在一起,你不會覺得不方便嗎?」我看著江承豪問。

        「為什麼會?」他一臉問號。

        「我很擔心哪一天我回家開門時,發現床上已經沒有我的位置。」

        江承豪一愣,隨即一拳揮過來:「拜託,你想真多,這種事......怎麼可能,我沒那麼傷風敗俗。」

        我抬手擋住他的拳頭,乾笑說:「最好是,除此之外,我對合租沒什麼意見。」

        「哈!」他高興擊掌:「那現在去看看?」

        「看是可以。」我朝啟示指了指說:「不過條件呢?」

        「我剛失去兩個女朋友的條件,絕對沒問題。」江承豪說得自信滿滿。

        「喔,好吧,沒問題了。」我上前一步撕下租屋啟事,轉身向後走。

        「等等!」江承豪沒有預警,突然一把拉住我。
   
        我整個人重心不穩往後倒,還好他即時扶住,不然可真會躺在馬路邊。忍不住皺眉咋舌:「嘖,又怎麼了?」

        「你條件符合嗎?你失去什麼?」

        「我?」

 
        嗯,江承豪問得真好。但...怎麼會是我呢?呵呵,看來,我的隱瞞功力很高深啊!

 

        我盯著他,微微笑說:「我不久前也失去青梅竹馬,這樣算不算符合條件?」

        江承豪瞪大眼睛,叫道:「你哪時多個青梅竹馬?我怎麼都不知道?」

        「你又沒問。」我懶懶的說。

        「喂!別搞神祕啦,說一下,好吧?」他嬉皮笑臉拜託。
 
        嘖,真是打破砂鍋問到底?又不是什麼光宗耀祖的事。

        我聳聳肩說:「退伍前,你不是拿了一封信給我?粉紅色的信封,記得嗎?那就是我青梅竹馬遠從高雄寄來,與我正式劃清界線的通知。」

        「哇,你也被兵變哪?」

        我將腳邊背包提起往背上一甩,苦笑說:「其實不算是。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表白,再加上她喜歡的人不是我。這兩年入伍當兵,距離更遠、更無法掌控。」我揮揮手:「無所謂,這封信正好讓我徹底死心,留在台北半工半讀。」

        「她要結婚了嗎?」

        我搖頭說:「應該還不是,信上說,她喜歡的那一位終於答應跟她正式交往,不過,兩個人都是適婚年齡,我想應該離婚期不遠。」

        江承豪露出納悶的表情追問:「只是交往,幹嘛特地寫信跟你說?」

        「我大她五歲,從認識起,她就大哥前、大哥後的叫我,在她眼中,我只是個能分享她生活點滴的哥哥罷了。」

        他拍拍我肩頭,安慰說:「總覺得你很悶,沒想到你還真的這麼內斂。其實這種事,當初就應該跟他表明心態,這麼矜持對你完全沒好處,只有眼看著心上人被搶走的份。」
 
        江承豪臉上寫著『原來是單相思』的表情,讓我有點光火。我使力打掉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翻翻眼,沒好氣說:「媽的,少說風涼話。」

        「Oh Baby......你沒聽過死會活標嗎?憑你的長相,除了我以外,應該不會輸才對!這麼沒自信,以後怎麼跟我到處混?」

        看到江承豪邊說邊搖頭、為之惋惜的樣子,我真想把他折一折丟到租屋啟事看板旁的垃圾車去。

        「我懶得跟你瞎扯淡,另外,我也不想跟你到處鬼混,以後少算我一份。」話一說完,我立刻轉身向後走開。

        「喂,我開玩笑啦,拜託別生氣,我的合租人──」江承豪連忙提起背包,刻意蹦蹦跳跳跟了上來。
 
 
        嘖,怎麼會有人這麼皮?以後跟他住在一起久了,會不會被他同化啊?真是......
 
 

 

【一緣已滅,一緣又生....緣緣相扣,環環牽動。】

 
《未完待續》
 
 
 前往〈Chapter 2〉→http://habit984.pixnet.net/blog/post/249701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