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一千多個日子的戀情後,我帶著滿心的失落,將自己關進『網路世界』。希望藉由網路的虛幻,

讓自己能夠發洩一下。

當時的網路,正在流行一種叫做『聊天室』與『奇摩家族』的遊戲。我掛上『喵兒』的暱稱,加入名

為『星星』的家族,開始盡情揮灑心中的感情空缺。

我在現實世界,是一個拘謹、寡言的怪人。

(不用懷疑!水瓶座的人,都很怪!天馬行空、弔詭問題、洞悉人性、難以欺騙......這些都是水瓶座人

    的特質。如果要跟水瓶座人『深入』交往,那麼你必須有,隨時被『搞瘋』的心理準備)

(千萬要記得,一旦談起感情,水瓶座人的矜持與悶騷,絕對是你難以想像的。她會矜持到連跟長年相

    戀的枕邊人睡覺時,都化著妝。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讓人看到自己素顏的醜陋!)

(不過,我一再強調,這是深入交往下的水瓶座。當在一般平常時,水瓶座卻又博愛與活躍,完完全

    全是個『表裡不一』的人。)


哎呀!扯遠了!

回來吧!

我在現實世界,是一個拘謹、寡言的怪人。家人朋友都知道我情傷,一個個前來噓寒問暖的動作,讓

我更抬不起向來自視甚高的頭。

與其這樣,我乾脆選擇逃避。

是啊!當年我不夠成熟,更無法體會家人與朋友的溫情,我選擇躲開。

一個人打包簡單的行李,簡單到只有兩個中型提袋。留下一封家書給年邁的父母,我......離開住了二

十多年的家。


還好,找房子很順,我遇到不錯的房子。樓下有夜市,嘿嘿!這下,晚餐不愁沒著落了。

十坪大的套房,月租六千。位於頂樓的套房裡,有電視、電話、小冰箱、雙人床、化妝台,就這樣開

始了我的一個人的人生。

那一段一個人的歲月剛開始,我極盡努力地殘害自己。白天在期貨公司玩期貨交易,晚上跟著期貨公

司裡的狐群狗黨混夜店。喝酒、抽煙、飲食不正常、睡眠也不正常。

真正累到體力透支時,才會乖乖回租屋處躺平。


哈!再也沒有人管我醜不醜,再也不用擔心身邊躺著一個隨時會翻身上來的人,洗不洗澡,有何差別?

經常是喝到爛醉、渾身酒氣開門進屋,晨間宿醉的欲裂頭痛,是我盡職到淋漓盡致的鬧鐘。

雖說我如此糜爛,但當白晝到來時,我仍然將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為的是滿足自己幾近變態的心情,

吸引更多落在自己身上的眼光。

這些貪婪的男人,看我的眼神都一樣...............垂涎欲滴!跟夜店裡的男人沒什麼差別。

報復得不到他的情緒,轉變為變態的勾引。這是.........當年不成熟的我。


沒有狐群狗黨結伴去夜店,那麼在網咖就一定找得到我。

徹夜掛在奇摩聊天室,跟家族裡的網路好友喝咖啡、聊是非,訴說著自己的悲慘遭遇。

某一夜,家族中多了一位新成員,他暱稱『過客』!


嗯!取得好!我也是感情路上的過客。

就在這麼幾次聊得十分投緣、開心之下,我發現,過客很能抓我心思,這是起源於他剛剛離婚的

感情創傷。

我........又再一次........迷失..........深深掉入他的虛幻陷阱中,無法自拔。

金牛座的他,有一顆穩重、體貼的心,我在他身上得到了以往沒有嘗試過的寵愛,那只為我付出的...

寵愛。

能怪我迷失嗎?

這是否又是上天安排的另一場考驗?

考驗我,能不能全身而退,或是深陷險境?


當時,誰知道啊!我又不是神,我哪知道?

我只知道他是真的愛我、寵我、為我做任何事。

某天,我邀他到我的租屋處喝酒配乖乖...........嘿嘿!你沒看錯!就是零食的乖乖。

他說:「返老孩童,有何不可?大人也會心累,大人也需要吃乖乖。」

我反譏道:「你是老番顛啦!喝伏特加配乖乖?會被人笑啦!」

過客一臉委屈,嘟嘟囔囔小聲回嘴:「被誰笑?只有我們兩個人,不是嗎?喵兒,妳一定要這麼

拘謹嗎?跟我在一起,用不著這個。我希望,妳的臉上掛著.....笑容,因為妳的笑.....好漂亮。」


媽呀!以前的死男人,從來都沒說過類似的話。

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漂亮話總是吃得開。我........聽得飄飄然,當場回敬他一個羨煞週遭路人

的甜美笑容,點點頭說:「好!我們就喝伏特加配乖乖!阿.......你去買!」

一點都不以為意,他笑著握握我的手說:「妳等我,我進去買。」


以前,在感情路上,向來都是我跑腿,替我的男人張羅吃喝。如今,遇上一個處處為自己準備

好好的人,妳能不動容嗎?

學著小孩子,蹦蹦跳跳在路上走著,引來路人的詭異眼神,那眼神像是看到兩個神經病院裡逃

出來的神經病一樣。

過客說:「沒關係,他看他的,我們玩我們的。喵兒,妳跟我在一起,可以很自在、很輕鬆做

自己。」

嗚哇!我快哭了..........

做自己?如何做自己?

我自小就一直很在意旁人的眼光、旁人的批評,牢籠蹲久了,早已不知道該如何做自己。

沒想到,過客的一句話,讓我卸下壓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枷鎖。


我們在租屋處大聲放搖頭音樂,一個小時不到,我跟他一人灌完一瓶伏特加『純酒』,嗑完

兩包乖乖。

說老實的,我很能喝酒,可以說千杯不醉。當然啦!中樞神經畢竟是肉做的,它喝醉會讓我

腳步蹣跚。

但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像....喝到自己不知道怎麼回到家的那種人一樣的醉。

我的身體會醉,意識卻是清醒異常,甚至比沒喝酒時......更清醒。

(有時候是為了躲酒,才故意裝醉。)

(看吧!女人很會『裝』.............我更會!)


不過,我說過,我的身體是肉做的,它還是會有正常反應.............幹嘛?你們想哪去?我說的

正常反應,是嘔吐啦!

你們哪................愛看『黃』一點的嗎?

...........  @#︿*&

好啦!等一下會寫給你們看,本姑娘又不是沒............過。


當我開始反胃,一陣突如其來的噁心感湧上喉頭,我來不及跑去洗手間。

過客連忙起身,拉起T恤,接我的嘔吐物...............

畫面雖然噁心,但是你們能否想像一下,什麼人可以讓你願意替他接嘔吐物?

呵呵!感動了沒?

過客.........他是這樣,用心.....真意.....對待當年那個不成熟的我。


他的這個動作,讓我交付了真心,一顆死灰復燃的心。

這是幸福的開始嗎?

還是上天給我不幸未來的一個伏筆?

我依然不知道答案!

當晚,我在身體昏沉,意識清楚中,跟他發生了肉體關係。


以往,都是我服侍男人,男人的敏感處,我瞭若指掌。諸如,耳垂一路往下巴、親脖子時,

要一手輕輕觸摸他的胸肌或是後頸髮根、吸吮手指尖端、胸肌邊緣線條處、腰際要用啄親,

最好親這一側,指尖在另一側撩撥、肚臍周圍繞圈圈舔、一路往下時,手指要在大腿根畫

圈圈...........


喂!不能再寫了!我想能看到這裡的男性朋友,應該或多或少,都有感受吧?

啥?沒感覺?嘿嘿!你的意思是要我實地示範嗎?

你、作、夢!!讓你枕邊人看我的文,如果她願意,一定不是難事。

怕的是..........你沒服侍好她!你要小心啊!她會跟你『度小月』。

女人..........要多哄啦!別只顧著自己享樂。


唔?又扯遠了?

那一夜,是我生平第一次讓男性服務。

嗯............過客的吻,很溫柔,撫摸,更溫柔。像把我當成玻璃娃娃,生怕弄壞我。

嘖!前戲都很舒服,一旦進入重點後...........嗯!還是疼痛!

看在他如此奮力的情份上,我開始『裝』,假裝的『裝』。

不然呢?一把推開他,跟他罵說:「你是豬啊?長那麼大支是要幹嘛?」

是這樣嗎?

妳瘋啦?

嘿嘿!妳瘋......可不代表我也瘋!我做不到!我絕不在床上表現我的不滿。

這是應有的禮貌,同樣的,也是對等的對待。


跟過客交往之初,我開始有了發病前的徵兆。

經常頭暈到天旋地轉,總是發冷到夏天穿厚外套,頭的正中央,自眉心一路到後頸中

央,痛到不行。(感覺天靈蓋快要分開的那種痛)

全臉長滿痘瘡..............先聲明一下,我從來不長痘痘,就算是青春期,也沒長過。

唉!天生麗質啦!

(嘿!誰亂丟垃圾?)


還好,過客不在乎,這倒是讓我很放心。

身體已經難過到快要不支,哪還管得了美醜?


發病的那一天,終於還是到了...................

痛!!

滿腦子只有痛,這一個字!!

為何這一次,這麼痛?如果可以,我真會拿刀割開肚皮,徒手將腹內器官全部掏出。

我想,割腹..........也不過如此吧...........

第一天,勉強還能咬牙忍。

過客看我痛到自己去撞牆,

(沒騙你們啦!痛到意識不清,當然是撞牆讓腦子恢復意識最快啦!我不想痛暈過去。

他心疼說:「喵兒,我幫你買止痛藥,好嗎?」

唉!別讓我說話啦!此時開口說話,會讓自己憋在口中的那一口氣鬆掉,這樣做,

痛感會更加強烈。

我皺著眉,無力搖搖頭。

「可是妳...........這樣不是辦法啊!妳一天沒吃東西了。」

我仍然皺著眉,無力地大幅度搖搖頭,表示強烈不要的意願。

過客抱著我,幫我上下搓揉著背後,大概是希望我舒服一點。不過,抱歉啊!沒用!


經期疼痛的相關護理知識,我可以倒背如流!

一、吃巧克力、或喝熱可可。

二、熱敷或洗熱水澡,但不能盆浴,會細菌感染。

三、若要經期不痛,女孩子們一定要忌口,平常不能吃、喝冰、冷食物,連涼開水也不

         行!只能溫或熱。

四、屬性寒的食物、水果都不能吃。例如:蘿蔔、大白菜、橘子、西瓜、椰子等等等....

五、平常時作息正常、精神無壓力。

六、不能搬重物。女孩子先天構造跟男孩不同,搬重物會讓女孩子的骨盆腔內器官走位,

         造成子宮前傾或後傾,導致經期排血不順,因而疼痛。

(如何?厲害嗎?哈哈哈哈.........快!叫我女王!)


第二天,過客為了我,特地請一天假陪我。好在他的陪伴,我沒昏死在租屋處。

痛!還是痛!痛到我自己扯頭髮!

嚴重腹瀉,前一夜跑了九次洗手間。

我已經一天一夜滴水未沾,你說我還能瀉什麼?

脫水啦!

呵呵!真是離死不遠矣..............仍然不去醫院!不吃藥!

我說過,吃藥,就停!更不好,全倒灌回去體內。

 

該死!我跟你拼了..............什麼嘛!我到底招誰惹誰啦?為何這樣處罰我?

喔!或許吧!我詛咒過『他』跟『她』,而且,咒得很狠毒!

(不能寫出來!會再造一次『口業』........咦?不是!應該是『手業』)

(偷偷說一下,我的詛咒.......成真!)

(這......算不算是上天給的懲罰?你說呢?)

 

過客看到我扯自己的頭髮,他難得動怒說:「妳到底要不要自己走?不然,我扛也會將你扛到醫

院去。」

抬眼看了看他臉上的不捨,我......也難得點頭同意。

「架著我!」在過客耳邊低聲說。

「嗯!抱妳也可以!」

我苦笑搖搖頭說:「不要!很丟臉!」

「妳..........」他氣到說不出話,像提小雞一樣,輕鬆將我打橫抱起,一秒也沒耽誤,便往樓下衝

出去。


接下去的,我之前已經寫過嘍..............


【下集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