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要出差的日子,到哪去?

嗯!高雄!

下午一點的課,原則上可以十點出門都不遲。不過因為還有其他的任務,所以

仍然起了一個大早。

早晨7:39,我到了板橋『三鐵』站.....看不明白嗎?呵呵!

你一定不是板橋人喔?

板橋有個特殊之處,高鐵、台鐵、捷運,三鐵合一,全部都在同一個建築物中,

這裡就是板橋人嘴裡的『板橋三鐵站』。因此,板橋車站附近地段價格狂飆也不

是沒有道理。


嗯!話題再拉回來,早晨7:39,我到了板橋『三鐵』站。當我一踏入大廳時,竟

然有不知名的隊伍在我面前不遠處。平常向來都是冷冷清清的車站,為何今天有隊

伍?而且是在『自動售票窗口』。

遠遠的,還以為是旅行團,但是走近仔細一看,卻發現這並非旅行團。排隊的個個

都是西裝畢挺的上班族......

嗯~~~應該是哪個公司辦『業務研討會』吧?

懷疑中,我下了電扶梯,準備要去地下室的售票窗口購買當日高鐵車票。


『哇靠!』心裡不禁讓眼前的景象嚇到譙了髒話。

滿滿是人....真的!不說謊話!真的滿滿是人,蔚為奇觀啊!

『是怎樣啊?』我在心底納悶著。

這隊伍....我....竟然找不到尾巴在哪裡.....

『服務人員呢?』心裡仍是納悶叨唸,眼睛則是四下搜尋高鐵的服務人員。

『哈!找到了!』

我快步走到一位被三個乘客纏住的高鐵服務人員身邊,等待著要詢問一番。


「呃!就是在這裡....嗄?不是,是那一邊....」

三位乘客並不是輪番上陣,而是一擁而上。我看了看這位服務人員,嗯!約

185公分高,腰嘛大概27吋,腿長應該有40吋。濃眉大眼、線條明顯的臉龐,

帥氣時髦的髮型.....喔喔!還真是帥呀!


其實,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高鐵裡的人員個個都是俊男美女。(但是,

車廂打掃人員除外......)任用俊男美女的用意很簡單:

一是『賞心悅目』;二是『減少客訴』。

(妳會對一位溫文有禮的帥哥『潑婦罵街』嗎? 嗯...除非妳有精神官能症...)

反正時間很充裕,我悠哉地欣賞著他的身影。五分鐘後,終於輪我詢問了。


「先生?」我在他身後開口叫了他一聲。

他倏地回身看我,嗯?臉上表情雖然很無奈,但還是勉強擠出笑容說:「是!」

我指指附近隊伍人潮,微笑問:「這....哪裡是尾巴?我該去哪排隊?」

「呃!妳要刷卡還是付現?」


啊咦?這是什麼回答?我排隊跟刷卡還是付現有啥關係?

我忍不住蹙起眉頭以表示我的不滿。

服務帥哥看我沒說話,再加上我臉色不好,立刻補充一句:「刷卡要排那邊。」

轉頭往他手指方向看過去,喔!還真遠哪.....

我轉回視線再問:「買票還分刷卡、付現啊?」


這是什麼道理?付現的乘客,是乘客!刷卡的乘客,就不算乘客嗎?我說台灣還

真不是普通的怪!銀行不斷鼓吹申辦信用卡,可是,民間商家卻完全不買銀行的帳。

話又說回來,民間商家為了讓信用卡帳款能儘快兌現,幾乎每天營業結束時都立刻

將刷卡機內的資料清帳,並且列出當日刷卡記錄報表向銀行進行請款動作。

既然如此,那刷卡的收入跟收現金的部分,又有何差?

若是沒什麼差別,而且還能減少收銀人員找錯錢的麻煩之下,刷卡交易對民間商家

來說不是比收現金更好嗎?

那,為啥歧視刷卡顧客?

嘿嘿!我告訴大家。因為,交易時間比較久、排隊機率比較高、沒有數錢的快感!

這樣懂了嗎?


帥哥服務員對我抱歉一笑說:「嗯!今天比較特殊,建議妳付現比較快!」

我又往他手指另一個方現看去,嗯!短多了。

「可是,這是公司報帳問題,所以我還是要刷卡。」我也抱歉一笑說。

他一副『隨你便』的表情,抬手往那條長到『蜿蜒連綿』的刷卡隊伍尾端比著說:

「那要麻煩妳到那邊排隊。」

我淡淡看他一眼後轉身離開。


說老實的,要不是他長得帥,我應該會投訴他服務態度不好。今年以來,我因公出差,

前後不知搭乘過多少次高鐵,往返在板橋、台中與左營之間。但是,從來都沒有一次是

像今天這樣的情況。以往高鐵的服務品質總是都能讓我為之感動,只有今天,讓我『瞠

目結舌』甚至於『火冒三丈』。


從一樓大廳下到地下室大廳,

第一、沒有任何高鐵服務人員站崗做引導服務;

第二、沒有任何告示牌告知乘客發生了什麼事;

第三、沒有任何廣播告知機制;

第四、高鐵向來注重的服務品質,為何在最緊要關頭都完全看不見?

第五、高鐵原訂班次全部延誤,電子看板上也完全看不到預計發車時間;

第六、對於一大清早被打亂行程的乘客,沒有高鐵站主管出面安撫。


7:45我站進刷卡購票隊伍之中,只能默默忍受這一大清早的莫名狀況。

還好,我時間充裕。不然,我應該會.....算了!我是淑女。

轉換心情,四下欣賞這難得一見的高鐵奇景,我聽到身邊此起彼落的討論內容。


「天哪!這是怎麼啦?」一個拖拉著航空行李箱的貴婦驚呼。

才剛到她面前的朋友苦笑回話:「厚!聽說是板橋到台北之間的鐵軌故障,所以台北那邊

的乘客全都跑到板橋來坐車了。」

「是喔?怎麼都沒人出來說明一下?高鐵是很久沒上頭版,想上一下嗎?」


呵呵...這貴婦話說得真毒!


我看著這一大廳的人,很好玩!可以區分為五種類型:

一、拿起手機、數位相機或V8,口中儘是讚嘆,並用力按著快門留下『奇觀』回憶。

二、抱著手機,『不知所措』用力講電話。其內容不外乎『怎麼辦?』、『好多人』等等等....

三、『非君不嫁』、非高鐵莫屬!就無奈...等唄!

四、氣急敗壞、破口大罵、拂袖離去.....嗯~~修養真是....

五、悠悠哉哉,還能談笑風生、樂看人生百態.....嘿嘿!我應該是這一類型。


當我觀察眾人時,轉頭突然發現,原本身前排了一位綠衣服老外,怎麼插進一位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似乎發現我的埋怨眼神,一直都不敢往回看。

算了!讓他插隊也無所謂,希望他『身體健康』、『萬事如意』,走路小心點,免得..被車..

嗯嗯!要留口德!


這時,一位台灣中年婦女走近綠衣老外旁邊用中文跟他說:「來!我排隊!你先去後面星巴

克坐著等我。我放了我們的行李在一張桌子上佔位子,你去那邊看報紙等我。」

老外點頭笑了笑,表情顯得十分樂意,離開這『曲折離奇』的高鐵隊伍。


話說,台灣女性真是『母儀天下』啊!

希望,在女人的貼心寵愛之下,能夠換來相對應的回報.....

如果是我,絕不會讓男人去一邊涼快!我找不出可以說服自己讓他不用排隊就可以有票上車的

理由。為何不是女人去等男人買票?為何男人不主動自願替女人服務?他連說句應付、客套的

話都沒有....那麼,女人啊!值得嗎?


想不透男女之間的同時,忽然發現身後站著一位離我十分近的阿公。

這....又是怎樣?

我跟我後方的年青人一起看著阿公。

「阿伯,你是要領預售票嗎?」那位有為青年先我一步發問。

阿公哆哆嗦嗦地將手中的白紙遞到有為青年面前,不知該說啥。看樣子,這阿公也有

六十好幾。

「啊!阿伯,你去排敬老隊伍啦!那一條、那一條比較快。」有為青年邊指著在最右邊

的隊伍邊說。

阿公仍然說不出話,行動緩慢地移動著他年邁的雙腿,往敬老售票窗口移動。

這.....阿公,你家裡都沒其他人啦?我餘光撇見那張預售單據,很明顯的那張絕不是阿公自己

運用家裡電腦上網訂票並列印出來的。

那麼,為何操作上網訂票的『罪魁禍首』不現身呢?

唉~~~因為阿公吃飽沒事幹嗎?還是要讓他多活動活動筋骨?然後美其名說是為了阿公好...


這時,敬老隊伍前端又上演著好戲。

高鐵的那一位帥哥對其中一位年輕小姐說:「不好意思!小姐,這裡是敬老隊伍,妳要去排其他

隊伍買票喔!」

那年輕小姐撇撇嘴回說:「我為什麼要排其他隊伍?」

喔喔~~還真是大言不慚啊!妳聽不懂中文嗎?

帥哥無奈繼續規勸:「敬老隊伍是給老人家還有殘障及孕婦專用的,所以妳不能排。」

「我是孕婦,你看不出來啊?」

哇勒......這..還真瞎!連我都看不出來耶~~妳既沒穿孕婦裝,肚皮也不大...

這....真的假的?

唉~~話說回來,我們還真沒辦法當場『驗明正身』,不是嗎?

嘿嘿!她說了就算吧....你能拿她怎樣?懷孕這種事又不是用聽就能判斷的,真是....

(頓時感覺自己臉上被畫了好幾條斜線,外加一滴冷汗.....)


「嘿~~~我在這兒!」

一聲分貝頗大的招呼聲,嚇我一大跳。

唉~~是我前面那一位插隊老兄。這會兒嬉皮笑臉跟走上前來的朋友熱情如火地打招呼。

「你到多久啦?」

「到半小時了,哈哈哈...今天是怎樣?真是糟糕啊!」

「是啊!我還從台北趕過來買票,台北那邊暫時不售票,叫所有要搭車的乘客都到板橋來。」

「喔?原來是這樣啊!難怪板橋滿成這樣.......」


我沒再多去聽,因為我對這插隊老兄十分感冒。不過卻從剛剛的對話中,獲得了情報。

今天的高鐵盛況,原來是這樣造成的。


8:30我終於進入售票窗口的鄰近範圍,終於可以買票了。心裡真是『欲哭無淚』啊!一個

小時的寶貴光陰,就這樣拱手讓給了台灣高鐵。

我觀察著端坐在售票服務台內的售票人員,一個個疲憊的神情、無奈的心情、漠然的表情,

又讓我不禁『百感交集』。


平常,『她們』是多麼溫柔宛約、『他們』是多麼溫文儒雅。可,現在...唉~~~

原來壓力,會讓人『轉性』啊!

誇張的手勢、皺眉、扁嘴,甚至晚娘面孔都出現啦?


「你們人都跑哪去啦?這麼多窗口,為什麼只有你們幾個?叫你們主管出來!」

厚!又嚇我一跳!隔壁現金售票處一陣喝斥聲傳出。

聲音是來自於一個三十出頭的年輕男性,他手上揚著三張一百元紙鈔,繼續叫罵:「叫你們主

管出來!知不知道你們耽誤我的時間?叫你們主管出來!」

售票處裡沒一個人敢答腔,只有...一片寂靜。


我說老兄啊!你罵得這麼大聲又如何?難道我們都不是人喔?我們的時間就不是時間嗎?罵得

這麼大聲就能買到票?我告訴你啦!即使買到票,也不代表立刻有發車啊!白痴!

「拿去!新竹一張!」他惡狠狠地將三百塊新台幣甩在櫃檯上,嘴裡很是不禮貌。


哇勒.....你...到新竹而已嘛~~吵啥啊?坐台鐵不是差沒多久嗎?

話說,這現代人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啊?


「小姐,妳在寫報導啊?」

靠!又嚇一跳!今天是怎樣啦?

我轉頭尋找著聲音來源,厚!是那位插隊老兄....

「小姐,妳在寫報導啊?」他又重複一次問。

其實,我在將高鐵全程觀察到的點點滴滴做個初步記錄倒是真的,不過,什麼寫

報導?

我冷冷看他回說假話:「是啊!有什麼事?」

「喔?妳是哪一家的?看妳的樣子就像!」他嬉皮笑臉的....真...讓我反胃!

你媽哩!什麼看我的樣子就像!像你老媽啦!

我對他皮笑肉不笑說:「我不方便說耶!」

他連忙陪小心:「喔!也是啦!記者都是很神祕的。」

神秘?我還『神經病便祕』哩!去你的......@#&%


俗諺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那麼我現在跟他的一席短暫對話,

是否代表著我跟他曾有一年的前世緣份呢?

厚!噁心!

(好奇自己為何對他如此反感,難不成前世跟他真有瓜葛?)


8:40終於輪到我買票了,眼前替我服務的小姐長得漂亮,還能笑得出來,嗯!厲害厲害。

「左營,來回!」我說。

「嗯......」她沒多問,直接就要操作電腦。

我忽然想到今天大家心情都不好,還是買對號座比較清淨。

「抱歉!我要對號座來回。」我改口說。

「嗯......」她仍然沒多問,仍然直接就要操作電腦。

我又想到回程的時間並不確定,所以應該無法買對號票。

「抱歉!回程可以買自由座嗎?」我提問。

「.........」她淡淡一笑點頭說:「要分開刷兩筆喔!可以嗎?」

「好!」阿不然哩?有拒絕的權利嗎?多此一問....

「.........」她從頭到尾都默默地操作著電腦。

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高鐵的另一種『熱誠服務』,真是『感慨萬千』、『熱淚盈眶』啊。


買了票後,我走進7-11選購飲料。在即將離開大廳前,忍不住再一次看著這難得一見的奇景。

附近是排在隊伍末端的人,而我的佇足,又引來他們一波波羨慕的眼神。

喔!這一次羨慕的眼神是因為我手中用3600秒外加2815元換來的高鐵車票。


台灣,有高鐵,真好!

但是,

高鐵,其實是,有生意,就好!

今日,高鐵高階主管的危機處理與服務團隊的態度,我們不難預測,高鐵的未來營運方針。


PS.晚間回程時,左營高鐵站的大廳與車廂內,響起接連不斷的美聲廣播:

   『各位乘客您好!由於板橋到台北間鐵軌故障,故該段目前暫不開放行駛。如需退票服務,

     請至XX窗口洽辦,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

    回到板橋時,每一個出站口都站著三位以上的服務人員,一位拿大聲公廣播、一位服務乘

    客出站、一位則是分發....讓乘客覺得窩心的...捷運票幣。

    『各位乘客您好!由於板橋到台北間鐵軌故障,故該段目前暫不開放行駛。如需轉乘捷運

      的乘客,請前來領取免費轉乘票幣.......』


嗯!高鐵啊~~~如果早上也是這樣的話,不就『天下太平』了嗎?

唉~~算啦!『亡羊補牢』,也不失為一種補償作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