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九月初,是我離開自己一手打下江山的八個月後,

唱而優則演,經營優則退幕後!

我從門市第一線的戰場,轉進勾心鬥角的辦公室領域。

那天,經過五個小時的作育英才後,

拖著疲累且因久站而病發疼痛不已的軀體,

與地心引力抗衡,滿腦子想的就只有回家。

 

馬路對面迎面走來一位課堂上的學員,

他是來自於以前自己馳騁多年的那個戰場新生,

我知道,只是課堂上不方便當眾多說。

看他是朝著自己走來,心裡不禁忐忑不安,

是不是戰場中派來誅殺我的刺客?


因為他的逼近,我停下腳步定神看他,

或許自己有先發至人、免於罹難的機會。

「講師,請問您是XX店以前的經理嗎?」

嗯?果然是前來刺殺我的?快快快!小心應付。

「是!我是!」

「喔喔!我是XX店的新進員工!」這時,他才堆了一臉笑容對我說著。

呼~~天哪!差點以為今天是自己大限之日。

我陪著笑說:「嗯!我知道,剛剛名單上有寫。」

很年輕,一表人才的,不過感覺有點.....虛偽。

他伸出右手笑對我說:「您好!很高興上您的課,之前就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

名不虛傳。」

是喔?為了業績與獎金,當年在戰場上的集權鞭策作風,居然變成『大名』與『不

虛傳』啦?

那當我離開戰場時,那些在背後說我暴政必亡的,又都是誰?

我跟他握手虛偽回道:「哪裡哪裡!你在XX店還好嗎?」

「嗯!很好!現在的經理很照顧我。」

仍然是滿臉虛偽的笑、滿嘴浮華的話。如果我還在戰場,應該不會選擇留下他,他適合做公

關。

「喔!這樣就好。」我回的也很虛,看來我也沾染了辦公室的塵囂。

他放開我的手,半彎著腰以示謙卑樣說:「很高興上您的課,您的課講得真好!」

「哪裡哪裡!有機會再聊,回程小心。」

「OK!掰掰!」他直起身子跟我揮手。

我投以應付一笑,轉身跨步。

 

在我快要淡忘掉此人的一個月後,

與家人一同外出踏青時,

冷不防地又遇上他。

「不是啦!我說的是910路公車,不是307.......」

跟老妹正在爭論公車路線的當口,他自身側突然出現。

「經理!經理!妳今天要出去喔?」

靠!怎麼又是你?嚇死人不償命啊?這是大馬路,又不是我家客廳,不要像入無人之

境一樣大聲喧嘩吧?

「呃!是你啊,等上班哪?」

跟他遇到的地方正是我口中戰場所在,員工當然是等上班嘍!不然勒?沒仗打幹嘛到戰場?

「是啊!經理!」

又是那虛偽的笑,噁!讓我作噁。

我冷冷回道:「我不是經理很久了,而且也不是你的經理,你不需要這樣稱呼我。」

「喔!是是!」他收回令我作噁的笑容說:「那妳忙!」

去!真是!

我沒再搭理他,繼續跟家人一起往車站疾步走去。

 

「阿現在是怎樣?妳離開戰場這麼久了,沒想到居然有人會懷念妳呀?」老妹消遣我說。

我白了她一眼:「懷妳個頭!沒看到他一臉獐頭鼠目嗎?誰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嗯~~」老妹噘起嘴歪頭想著說:「也是!有需要這樣巴結嗎?」

「我哪知啊?妳去問他啊!」我沒好氣,一早的好心情都被攪混了。我哪知他要幹嘛!

「哈!」老妹也發神經啦?叫好大一聲:「他應該是希望妳回去戰場吧!」

哇哩勒........@%&什麼啊?我K了她一下說:「怎麼可能?好歹我也是大搖大擺地離開的,

回去像什麼話?」

「嘿嘿....」老妹摸摸頭笑說:「也對!那他是怎樣?這麼詭異。」

我看著公車站牌路線邊說:「我哪知道!不過,如果我還在戰場,這種人我肯定會先除去!」

「為什麼?」老妹一臉驚訝問。

我沈沈低聲解釋:「因為.....這種巧言令色、口蜜腹劍之人,寧可全殺,也不可暫留!」

老妹兩眼呆呆、嘴巴開開望著我,想不透,又轉問老媽:「什麼意思?」

老媽呵呵一笑回:「有這種人跟在身邊,總有被臨陣倒戈的一天。作事沒有、話說一堆!」

 

職場、情場通通是戰場,人生路上處處是廝殺。望君小心、謹慎,方能駛得萬年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bit 的頭像
Habit

【飄邈雲居】萬里情路不知遙,回首已是飄渺間

H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